“玉衡堂堂主?”洛明非却叫不出对方的大名。

    “正是!”对方应答很干脆。

    “看来,我们中圈套了。”洛明非低声咕哝了一句,心底想当然便认为:这家子人果真是七星教的邪徒,以此资质绝佳的小孩作诱饵,将我们四人引致此地来。

    林毅见到眼下的阵势,自然想避之为吉,前路却被这伙蓦地里冒出来的人挡住了,于是勒着马准备绕道离开。眼前这伙人,其中两位横跨几步,仍然挡在林毅的马车前,分明是不让溜走,迫使林毅只得强行将马勒住。

    “怎么回事?”马车里的方楠忽而问,刚刚颠簸的厉害。

    “爹爹,有坏人挡道。”方颖年龄虽幼,却也心灵剔透。

    “或许,不关我们的事吧!”方菲希望路途能够平安。

    洛明非注意到这微妙的情形,心头顿时一喜一忧,喜的是方才之判断乃误会,这家子竟然并非七星教同伙,忧的是此刻自身难保,又如何能够使这家子脱离险境呢?若无法相救这家子,那资质绝佳的小孩,终归还是要落入七星教手里。

    林遥在马车里悠然坐着,现下的状况哪能逃得过他的天眼,连先前武夷宗这四人的那番谈论,天耳也听了个完整。七星教拦截在此地的共十人,修为最高者是那位首先发话自称“本堂主”的达到了小巫境后期巅峰,还有一位小巫境后期跟随在他左侧,另外有三位小巫境中期,其余的五位也有小巫境初期修为,相比武夷宗的四位“妖修”,那是形成了压倒性优势。

    “本堂主亲自出马,对付你们四人,还用得着设圈套么?”对方满脸不屑的神色,瞪着洛明非凛然道:“那就让你死个明白、让你们死而无怨,也让邓某领教一下你们武夷宗的绝学,赶紧亮剑吧!”

    “且慢!”洛明非不卑不亢,伸出的手旋即指向前面两辆马车,神色自若道:“让这些闲杂人等滚蛋,洛某今日除魔卫道,可不想伤及无辜。”

    “这两位大哥,请让下。”林毅趁机便和气地讨路。

    “将小男孩留下来,你们便可以离开。”挡在右边的那位爽快回答。

    林毅愣住,后面武夷宗那四人想收遥儿为徒,前面这伙人也点明要把遥儿留下,如此看来是遇上大麻烦了。

    洛明非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下却是相当吃惊,情势比估计的要坏多了。

    “哈哈,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装腔作势满嘴的假仁假义,然则满肚子装的全是坏水,言行举止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阴谋圈套。”这位邓姓堂主,大笑着讥讽,“若这些人果真是闲杂人等,你们会巴巴地跟踪至此么?”

    “你意欲为何?”洛明非脸色深沉下去。

    “如此千载难逢的苗子,况且已经修炼了巫法,七个脉轮已然激活,那不是更适合我们玉衡堂么?”邓堂主面有得意之色,继而道:“若拜入你们武夷宗,别说误人子弟,简直就是浪费了如此好苗子,待我送你们四位归天,这小孩自然归我来调教。”

    话音甫落,只见邓堂主的身影纵然向前,随之法诀使出,一道青焰激射而去。面对这道青焰,洛明非闪避自是不难,但恐怕站在后边的三位师侄躲不开,再则身为师叔在关键时刻又哪能退缩,无论如何都必须接招。

    霎时,洛明非迈步迎将而上,青袖挥洒以强劲的法力抗衡,劲道与青焰凭空相碰撞,激荡着两旁树林摇晃。

    三方人马,都感受到强烈的威压,只有林遥觉得不过尔尔,却还是留意着局势。林遥起初认为,这武夷宗的四个人,面对目前这十位七星教的好手,实力明显悬殊,应该设法脱身才对。眼下,双方的领头人交上了手,林遥便又想,这洛明非倒有些担当,在此节骨眼是得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缺乏这份魄力那肯定只剩下绝路。

    洛明非自然想到,在如此敌强我弱的局面下,跟对方领头人对诀,将之击败是惟一的翻盘机会,否则连带师侄三人,都无疑要葬身于此。

    邓堂主的攻势挥洒自如,激射而去的青焰一道比一道强劲,洛明非神色凝重,全力以赴接招,虽然得以一一化解,却显而易见落于下风。林遥瞧在眼里,对局势丝毫不意外,妖修与巫修同等修为,哪能占得了上风,况且这洛明非的修为要逊于邓堂主三分。邓堂主露出冷笑之色,手上法诀一变,同时弹出五道青焰,去势更加迅疾,洛明非识得厉害,纵身后跃随之念动剑诀,背上长剑刹那间出鞘,旋即迎上青焰。

    剑光闪动,伴随着激激激激激的五声响,青焰消逝,长剑犹在。

    洛明非顿时反守为攻,毫不停息催动长剑,只见半空中的长剑带着呜鸣之声,散发着寒光射向对方。

    “来得好!传闻武夷宗的天游剑典如何之神妙,今日正想要见识一下,看是否浪得虚名。”邓堂主嘴里说着,双手运起功法竟是迎住了长剑。

    “哼。”洛明非沉住气,剑诀变化。

    只见两人间的长剑,骤然如锥子般旋转起来,逐渐地向邓堂主逼近过去,速度却是不断递增。邓堂主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却是眼睁睁看着抵挡不住,顿时只得身子凌空,避过了这长剑的来势。

    长剑冲射过去,瞬间倒转方向,飞回到洛明非手上。洛明非长剑在手,变化剑诀,只见剑气纵横,攻向邓堂主。

    邓堂主收起狂傲姿态,双臂挥动间,一团赤焰激射而去,瞬息间赤焰与剑气相碰撞,光芒激烈辉映,场面变得惊心动魄……

    暗地里观察的林遥也随之来了劲头,真没料到这武夷宗的洛明非亮出剑后,居然能够跟邓堂主拼个旗鼓相当。此举,打破了林遥心底固有的认知,一直以来都认为妖修与巫修同等修为,妖修必然会斗不过巫修,原来并非如此。林遥顿时恍然大悟:世事无常,凡事又哪有绝对呢?

    林遥在读书之余,心里时常暗笑人类越活越糊涂,此刻忽然发现自己囿于成见,看事情其实也稀里糊涂。

    的确,林遥在洞天里宅居七千年岁月,对当今之世的许多事情,要么看得非常透彻、要么囿于成见太深,比如武夷宗这四人在林遥眼里,理所当然的被认定为妖修。即便,林遥偷听到他们在谈话间,自称为道修,仍然认定他们修的是妖法。

    当然,林遥此刻对洛明非使出的神妙剑诀,心里很有些惊奇。

    林遥哪里知道,武夷宗成为修真大派,凭的就是在剑上的造诣,因此武夷宗其实还可称之为剑修宗派。

    武夷山脉,得名于彭祖的两个儿子彭武彭夷,武夷宗的创派祖师彭抗真人虽然也是彭氏后裔,却是师承于“灵剑子”许逊,彭抗与师弟施岑以天游剑典创立武夷宗,天游剑典可以说是集剑法之大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