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看了眼上章,发现我在关键的字眼上写错了,已更正。就是神殿的玉像伏羲执“矩”、女娲执“规”,这不是虚构的,伏羲女娲手持“规矩”图出自汉代,发现自己的笔误,忽然想到“天方地圆”与“天圆地方”若非认真分析,便容易颠倒,“规矩”一词划圆的规在前面而伏羲女娲分别拿的是“矩规”,总之伏羲女娲传达的信息,准确为“天方地圆”,可以先理解为“天乃方正之道、地乃圆融之道”,当然以后还会有非常震撼的解释。

    端木琪带着方颖、林遥下山时,没有走上山时那条路,而是沿着石阶从东面转过南边去了。山脚树林间有楼台轩阁,显得格外清静,林遥经过时向大门匾额上瞥了眼,望见“凤鸣书院”的字样。

    林遥虽然已经读过不少书,却不知眼前的凤鸣书院,那是与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齐名的四大书院之一。

    当前是年关时节,凤鸣书院里的人影,寥寥无几。

    转眼到了除夕,林毅自然免不了,要带妻儿到父母坟头拜祭。千万年来,尽管几经改朝换代,无论如何也没有改变的是,祭天地祭祖先的传统习俗,依然如故。林遥跪在爷爷奶奶的墓碑前,焚香作揖,在如此情形之下,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体里流着的血脉,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虾蟆妖,而是龙的传人。

    跨入新的一年,元宵节过后,林毅收拾行装准备回林荫庄了。

    “陶伯,你也收拾一下,跟我同去。”林毅对老管家说道。

    “林家老宅,总得有个人留守。”陶伯道。

    “就是一所老宅子,谁又能够搬走不成?”林毅干脆道,“你为我们林家操劳了大半辈子,如今上了年纪,我也放心不下你一个人,还是跟我回林荫庄去,享享清福吧!”

    “老奴这辈子,碰上林老爷就是天赐的福分,如今虽然年纪大了,但老奴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估计还有好些年头可活的。”陶伯耿直地唠叨起来,“我留守在老宅,若少爷不得空回来,逢清明、除夕,也有个人去给老爷、夫人扫墓、年祭,初一、十五便给老爷、夫人的灵位上炷香,保佑少爷、少夫人、小少爷平平安安,若少爷哪天回京城来,多少也方便。”

    “陶伯…”林毅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少爷,你就放心去吧!”陶伯苍迈的声音,却透着祥和。

    林毅无法说动这位老管家,只能拿了三十两银子,交到陶伯手里,请他好好保重身体,别舍不得生活开销。

    收拾停当,林毅带着妻儿特地去了趟外家,跟岳父、岳母辞行。方菲又要远离双亲自然是依依不舍,临别时方冯氏将贴身丫鬟茗香送给女儿,显然是陪嫁的意味。

    “茗香,今年多大了?”方菲走在路上随口问了声,娘家人感觉亲切。

    “婢子有十四岁了。”茗香回应。

    “嗯,与念伊年龄相仿。”方菲随口说着。

    “二小姐,让我抱着小少爷走吧!”茗香很开心的样子。

    “我自己会走路。”林遥被娘亲拉着,嘴里嘟囔道。

    茗香腼腆着脸吐了吐舌头,却愣是盯着小少爷,林遥走自己的路,毫不理睬于她。到了老林家,带上念伊,阿忆仍然挑着担子。

    陶伯送他们到码头,林毅等六人上了客船,回头却望见方楠带着方颖,正往码头赶过来。

    “二哥。”方菲随即走下船,要跟方楠道别。

    “小妹,船要开了,快上去。”方楠远远招呼着。方菲于是转身,又上了客船,却见方楠抱着方颖快步也上到客船来,客船顿时便起航开走了,林毅向陶伯挥了挥手。

    “二哥,你这是去哪?”方菲问。

    “去你家作客呀!不欢迎么?”方楠回答得有些调侃。

    “欢迎、当然欢迎。”方菲不禁笑了。

    “反正,我也是闲人一个。”方楠说道,“生于官家不入仕途,难得可以借此机会,去趟江南游玩。”

    “闲云野鹤不好么?就是没见你离开过京城几次。”方菲说道。

    “在咱爹、咱娘眼里,我是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方楠莞尔而笑。

    “爹爹……料想是交待你什么了吧?”方菲笑问道。

    “就你最机灵!”方楠回应,“还不是,爹爹放心不下你么?说我整天没事干,闲着也是闲着,因此派我去你那看看,看看你的生活到底如何,了解下真实情况。”

    “爹,我难受。”方颖忽然开口道。

    “怎么了?”方楠转眼望向怀抱中的女儿。

    “颖儿脸色有些难看。”方菲站在对面瞧见,不禁当心道。

    “估计是晕船。”方楠说道。

    “呃…”方颖忍耐不住,反应出来了。

    “那怎么办?”方菲只能干着急,却是没办法。

    “只能,尽快哄她睡下。”方楠道。

    “呃……哕…”方颖吐了,吐得一塌糊涂。

    林遥瞧着有些不忍,终于动了动念,让方颖睡了过去。客船行进,从运河驶入汉水,在郊郢石城歇宿一夜,往前的行程一路顺流而下,航速比来时要快上一倍多。

    方颖醒来又吐得不成样子,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气色明显憔悴下去,哪里还有往时的活泼劲儿。林遥瞧在眼里,只有再次动了动神念,让方颖一路沉睡。过竟陵、过沔阳,过武昌、过鄂州,过蕲州、这晚在九江城歇宿,林毅算算水路前方,望江、宜城、池州、铜陵、繁昌、当涂、金陵、润州、常州、苏州、嘉兴、到达杭州还要六天的行程,觉得如此下去恐怕七岁的方颖会挨不住,于是建议弃船上岸,换乘马车走陆路。

    方菲、方楠自然也觉得,改走陆路最好。从九江过了鄱阳湖口,林毅一行八人便在一个小镇上岸,寻到两辆马车,直接买下。

    换乘了马车,去林荫庄的路线却变得曲折,在小镇上没有找到地图,只得先到景德镇再行计较。方颖乘坐在马车上,气色逐渐好转,到了下午精神也恢复如常了。傍晚时分,顺利抵达景德镇,买到了地图,便即找了一家客栈打尖。

    林毅在睡觉前,要上一次茅房,已经习惯了。

    林遥忽然觉察到,此间客栈里有阴灵,天眼环顾之下,却发现一个鬼影,正躲在父亲走进去的茅房黑暗角落里。

    那还得了,林遥便要动用神念,赶紧消灭这只鬼。嗯?林遥陡然觉得有点奇怪,此鬼见父亲走进去,怎么哆哆嗦嗦的感到害怕,是什么原因?林遥好奇心起,顿时按捺住灭杀的念头,注意力当然毫不放松,仔细观察着。

    此鬼害怕的神情,确实假不了,林遥见父亲好整以暇解手完毕,顿时注意到父亲命魂的微光、以及天魂的毫光,并非如平常人那般。特别是天魂的毫光,跟黑暗角落里的鬼影相形之下便会闪动,明显有股凛然的气势。

    林遥瞧得明白,一个人的天魂在与阴魂相形之时,自然便会有反映。而眼前此鬼,不过是魂影新嫩,见了父亲天魂散发的毫光,自然就会感到害怕。

    仍然让林遥惊异的是,父亲天魂的毫光,尽管无法跟修真者相比,但也不似平常人那般微弱,却不知因何缘故。

    当然,林遥感到由衷的高兴,心情爽朗之下,也不会有灭杀阴灵的念头了,暗忖道:你这孤魂野鬼呀,小爷今个儿就放过你,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祝你好运了。

    “遥儿,你在乐什么?”方菲注意到被窝里傻笑的儿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