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展到此时,方菲掌握主动,挽着母亲坐到右首太师椅上,将尊堂侍奉到位,林毅拜见岳父、岳母是必不可少的,即使是方敬见到林毅后,脸色沉了下去,但还能怎么样呢?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方敬尽管看不上林毅,硬着头皮也只得接受这个女婿的敬茶。

    方冯氏的态度却大不一样,满脸微笑地接过林毅的敬茶,还仔细瞧了几下林毅,那是丈母娘看女婿的神情,越看越顺眼呀!

    方菲忽然间回来,与父母阔别了那么多年,自然有许多话要叙。换个角度,那就是方敬夫妇都很关心,想了解林毅拐跑女儿的这些年里,究竟日子过得怎么样?当然方敬更像是盘问,林毅肯定会毕恭毕敬的,不过大多的问题,都被方菲抢着回答了,无论如何子女在父母面前都有个共通的原则,那就是报喜不报忧……

    大人间谈话个没完,林遥听着听着差点就睡着了,忽然间听到另外的声音。

    “你小妹回来了。”

    “我小妹?现下在哪里?”

    “是呀!就在正堂,跟公公、婆婆叙话呢!还有你二弟也在…”

    “哦,那我们也过去坐坐。”

    “你说,你小妹私奔了八年,这次跟那个林毅一起回来,而且还生了个野种,恐怕是在外面无法生活下去,要在你家吃软饭了…”

    “闭上你的臭嘴,你怎么如此八婆?”

    “你小妹随便跟个男人,做出如此事来,难道还不给人说么?”

    “那也轮不到你说!”

    “你不觉得丢脸,我在你家都觉得蒙羞呢!”

    “闭嘴!再聒噪闲话,信不信我休了你…”

    “好了,我不说、我不说……”

    耳听八方的林遥气极了,眼观六路见这对男女走出房间,显然是要到这正堂来,但林遥非常厌恶之,不仅厌恶女的连带男的也没好感,顿时神念动了动。

    “啊……”女人仿佛走路大意了一下,惊呼出声。

    “哟…”男人连忙去拉,于是就连带在了一起。

    旋即,听见“叭”地一声响,两人都摔到天井里去了,男人结实地压在女人身上。男人晕头转向爬将起来,能稳当站立应该没什么事,再看女人时,摔得是喘不过气来,哪里爬得起来,而且已经是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外面怎么了?”方菲听到动静,站起身来,“好像是大嫂和大哥的叫声…”

    “菲儿,别管他们,你大嫂还是那样子,嫁入我们方家这么多年,一点都不稳重。”方冯氏的语气,显然不喜欢这个大媳妇。

    “小妹,遥儿今年是多大?”方楠顿时问了句,显然也不想让方菲出去管外面的闲事。

    “哦,大楚皇历二六二年出生,已满七岁了,看样子……”方菲落坐望了望侄女,“应该和颖儿差不多吧!”

    “嗯。”方楠点点头,又道:“颖儿也是二六二年出生的,遥儿是几月几?”

    “九月初二。”方菲回答。

    “呀!”方冯氏不禁惊讶出声,喜形于色道:“这么巧,竟然跟颖儿是同一天出生。”

    “呵呵,同年同月同日生,这确实太巧了。”方敬也忍不住开腔,没有摆架子,浑然不见外了。

    “颖儿也是这一天呀?”方菲哪里意想的到,自己的儿子与二哥的女儿,不仅仅年纪相仿,而且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那么巧合。呆坐在一旁的林毅暗暗诧异,却没有插嘴发言。只听方菲又道:“遥儿是子时生的,颖儿呢?”

    “午时。”方楠回应,继而笑道,“小妹,看来是天注定,咱们要亲上加亲了。”

    “是,真巧!”方菲微笑感慨,望望侄女、又望望儿子。林遥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没有明白天注定要亲上加亲之含意,实在想不到这么说着说着,就被长辈们差不多订下终生。

    “颖儿,这是表哥…”方楠手指林遥,眼望女儿,“叫遥哥哥。”

    “遥哥哥…”髫年的方颖自然真是,比林遥还懵懂。

    “嗯。”林遥随意应了声,觉得这小女孩老是盯着自己看,怪不自在。

    “遥儿,叫颖儿妹妹。”方菲也吩咐儿子。两孩子的年纪相仿,分出了大小来,当然要表兄妹相称。

    “颖儿。”林遥叫了,却没称呼妹妹。

    “哎。”方颖认真地应了声,露出明丽的微笑。

    “小妹,你不在家时,咱娘常说颖儿长得像你小时候。”方楠说着莞尔而笑。

    “我先前初见颖儿,就有种特别的亲切感。”方菲说着望了望侄女,又望向母亲。

    “确实是,跟你小时候一个模样。”方冯氏肯定地应和,侄女貌似姑姑很正常,当然在方菲离家的日子里,看着孙女的模样像女儿,难免带有许多思念的成份。忽而,只听方冯氏又说道,“我看遥儿,模样挺像楠儿小时候…”

    “像我小时候么?”方楠顿时又乐了,对林遥说道,“过舅舅这里来,让舅舅看看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陶伯看林遥非常像林毅小时候,方冯氏看林遥模样像方楠小时候,难道方楠与林毅小时候长得像,当然并非如此,此时林毅、方楠都坐在正堂里,完全就是两个样。此刻,林遥并没有听舅舅的话走过去,但众人还是往这边瞅瞅、又往那边瞅瞅,比较了下两人的脸型,还确实有几分相似,都会心微笑了。

    端木琪初见林遥那天,就曾说过林遥的模样有三分像方菲、有两分像林毅,当然林遥在陶伯与方冯氏眼中,由于情感因素的倾向,脑海里会有各自偏颇的印象。有血缘关系,貌似就不出奇,但怎么样个貌似法,其实也有讲究。

    在民间,貌似谁可不能乱说的,若说人家外甥貌似舅舅,这是正当的好话,若说人家侄儿貌似叔叔,那你不是太蠢、就是别有用心太坏了。

    “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林遥忽然说道。

    “回家?”方菲奇怪地望着儿子。

    “我肚子饿了。”林遥说道。

    “肚子饿,马上就开饭了。”方敬眼望外孙笑容可掬。

    “你在外公、外婆、舅舅这里……”方楠笑呵呵道,“还怕没饭吃么?”

    “就是!笨笨的。”方菲也是满面笑容,习惯性地伸食指过去刮儿子的鼻头…

    “我要回家!”林遥躲过娘亲的手指,显然是闹情绪了。

    “怎么了?”方菲很少见到儿子如此神情。

    “我想回家吃陶爷爷做的菜。”林遥满脸认真地说道。其实,当然不是为了吃的那么点事,而是刚才林遥昏昏欲睡时,天耳偶然听到方菲的大嫂那番话,心里还有点怄气。

    ................................

    这段时间的更新,真有种无以为续的感觉,书友“鉴湖游子”发帖指出这样会流失读者越加恶性循环,建议存些稿连续更,我明白我很感谢,只是我心里也明白,存稿更需要激情支撑,若存着存着久不上线,更容易想放弃,放下易再拿起会很难。因此,我仍然断断续续更着,使自己不放弃。

    这段时间,舒宸的评价票、jiff的更新票、宫长笑以及夜之魑书友的打赏,还有众位书友或留言、或默默投着推荐票,让我很惭愧也让我很感激,因为是你们没有抛弃让我坚持,因为你们还在。

    我对小说的兴趣,是因为读金庸小说,应该来说是比较偏爱打斗戏的,也自认为打斗戏会比生活戏写得好看些,但也因为中金毒太深,写打斗总得有个合理的缘由,避免打斗起来是因为无聊。所以目前的情节,我写之时也觉得闷了点,觉得需要来个小高潮了,只是技巧真的不高明吧,总想情节应该按照心里的构思走,达到高潮了自然就会高潮。但应该不远了,第一卷大约三十一万字翻篇,更新不给力,等更真的很痛苦,连续看会舒服很多,我也明白,对大家说声抱歉。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