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城的街道很热闹,林遥默然的神情,却让端木琪觉得有些纠心。

    “遥儿…”端木琪蹲下身来,伸手轻抚林遥脸蛋上的巴掌印,怜爱之情溢于言表,“很疼么?”

    “不疼。”林遥轻轻摇头。

    “是姑姑不好…”端木琪轻抚着,眼睛里有泪花闪烁,真想哭。

    “姑姑……已经不疼了。”林遥目光明净如水,相望片刻,随之伸出小手,也是含有怜爱的神情,触摸端木琪漂亮的脸颊。

    “哧…”端木琪望着林遥脸蛋上的巴掌印逐渐消逝,望见林遥那副无邪的神态,没有哭出来,反而忍不住展颜笑出声。旋即抓住林遥那只仿佛挠痒痒的小手,问道:“肚子饿么?”

    “不饿……”林遥缓缓摇了摇头,“姑姑,我们回家吧!”

    “想爹娘了?”端木琪随口问。

    “嗯。”林遥点头。

    “好…”端木琪也点点头,抱起林遥道,“我们回家。”

    闹腾了一个晌午,什么都没吃上,林遥说不饿,端木琪可当真不得。在经过一间包子铺之时,闻到飘出来的香味,端木琪于是顺便买了四个。

    走出潮州城,包子已经被林遥细嚼慢咽消灭掉了三个,虽然平常很贪嘴,此回却是食不知味。心里面无法畅快,有疑惑:姑姑说“预思法诀”可以预测到事情发展的后果,甚至可以预感吉凶、预知福祸、预见未来……然而改变预见的局面,却终归世事无常,事情发展的变数又岂能预料到?

    天意,终究难测!林遥望着苍穹愣神,心里暗叹不已,思绪万千复杂难言,又有个疙瘩浮上脑海:在田野间,蛙族与人类相存相依,人类竟然还是那么喜欢吃我们,为什么?

    太阳公公照旧那么的酷,留给林遥的是满脸迷惑,神情还有点天真纯朴。林遥六年多来的山村生活,人类与蛙族是一幅和谐的画面,虽然有像戴小黑这样爱好捉青蛙的顽童,秋收时节也有农民伯伯会顺手抓几只大青蛙回去作下酒菜,这些偶然现象只要不过分就好。可是,城里的景象却让林遥看到了另一幅画面,心里感到凉飕飕的,矛盾、怨念、茫然交错,很不是滋味。

    没有人知道,这只万年虾蟆老妖此刻非常纠结的情感,其实简单来说,林遥真正的人生才六岁半,总而言之就是成长的烦恼。林遥对当世的人生百态,仅仅是看到村庄与城池,若大的天下间两个角落而已。

    自然,林遥从乡下而来,看到城里人吃田鸡的那副贪婪嘴脸,震惊之余没来得及去细细思量,蛙肉味美不必言、营养丰富不必言,而通常价格是猪肉的好几倍,打六折那可是确确实实的特惠,有这么好的机会一饱口福,也难怪他们趋之若鹜。

    当然,若这些城里人到了乡下,看到村民在红薯地里摘梗叶回去做菜,却忽略了满地里头蹦跳而唾手可得的青蛙,肯定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心里还会嘲笑乡下人愚蠢。

    世事便是这样,充满了矛盾、充满了怨念、也充满了滑稽的嘲笑。

    随着端木琪一声长啸,鹫儿从树林子里飞翔出来,径直降落到端木琪跟前。

    “姑姑…”林遥轻轻叫唤一声,却没有下文。

    “嗯?”端木琪瞅向林遥,应道。

    “姑姑吃。”林遥为掩饰复杂的心思,得表现单纯些,小手将包子递到端木琪唇边。

    “好。”端木琪微微一笑,张口便咬住。林遥发觉,拿着这个包子一直在走神,其实早已经凉了,但见姑姑吃得津津有味,浑然没有在意。

    端木琪将林遥放到鹫儿背上,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绿色小瓶,倒出两颗绿色的丹丸。林遥觉察座下的鹫儿见之,仿佛精神抖擞起来,然后昂首张开了尖嘴,端木琪手指连弹,两颗丹丸落入鹫儿的尖嘴,咕噜一下便咽进了肚里。

    旋即,鹫儿展动翅膀,扑闪扑闪。林遥能够感觉到,在这瞬息之间,鹫儿的灵力竟然明显增长不少。

    “姑姑,我想要这个绿瓶。”林遥说道。

    “你要来做什么?”端木琪不禁问。

    “我也养鸟。”林遥当然看明白了这绿色小瓶里丹丸的功用,想要来回去喂那只纤瘦母鸡,看是否也能翱翔长空。

    “你若是喜欢,姑姑的鹫儿可以送给你,但这瓶‘归元丹’不能给你。”端木琪说得十分坚决,将绿瓶放进了储物袋。

    “为什么?”林遥愣怔地问,自然清楚端木琪储物袋里不止一个绿色小瓶。

    “姑姑怕你贪吃呀!”端木琪笑道。

    林遥此刻的神情,确实像似自己想吃的样子,还一个劲地在那里傻愣着。端木琪抿嘴一笑,迅速伸右手食指刮了下林遥的鼻头,旋即骑到鹫儿后背,鹫儿翅膀扑闪冲天而去。

    即使是懂得‘预思法诀’,林遥也想不明白其中道理,当然更不能明言,自己讨要这瓶绿色丹丸,是为了回去养鸡。其实,服食‘归元丹’增进灵力,对人对禽对兽对畜对有生命的万物同样有功效,端木琪没有开玩笑,那为什么当心林遥贪吃呢?

    至于原因,那就是当世许多修真者盲目寻求灵丹来增进法力,然则却是稀里糊涂进入了一个误区。天下的灵丹秘方,哪个宗门能够及得上巫山,就是闻名遐迩的终南山药王谷也远远不及,更何况天下的灵丹没有比巫山上那尊“神农鼎”出炉的灵丹更具妙效,而巫山弟子无论修为处于哪个阶段,却都忌服灵丹辅助修炼。修真界的三件神器,神农鼎、轩辕剑、九黎壶体现了当年三方巫修的偏向,一重炼丹、一重炼气、一重炼妖,天下共主的炎帝神农部落巫修,由于过度依赖丹药从最强盛逐渐衰弱。惨败之后,隐居巫山才醒悟,认清了误区。

    端木琪是巫山正宗传人,晓得其中的利害关系,特别以林遥这样的天纵之才,服食灵丹绝对要禁忌,否则再好的资质也可能被毁了。

    好比一个正常成长会有七尺高的男儿,若小时候盲目的服食补药,在那段时期会有非常明显的增长感觉,然而成年后却绝对达不到七尺,若是过度服食大补之药,那么成年后可能连六尺都达不到。修真者服食灵丹,道理其实也是相通的,在端木琪眼中林遥的资质,绝对是前途无量的奇葩天才,若受误服丹药的影响,她真心不愿在将来愧疚。

    因此,当今巫山弟子,领取到像“归元丹”这样的灵丹,几乎都用于饲养珍禽异兽,使之进化成灵兽,再通过调教,十余岁灵兽的战斗力,就可以堪比千年妖修。

    当然,依赖丹药进化的灵兽肯定有极限,法力难以达到“凝神还虚境”的程度,除非是千古绝伦的稀世品种,可以从灵兽进化到神兽。比如,传说中伏羲大神饲养的那对火鸟,凤凰涅槃。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