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遥仿佛悟到了什么,然而在姑姑面前,却不敢去细细思量。

    其实,端木琪运用“预思法诀”,并没有林遥想象的那么轻巧,只是林遥身上隐藏着关系重大的秘密,即便是很亲近之人,也惟恐被察觉。

    若非准备将“预思法诀”传授林遥,端木琪哪会随意运用,平时也不能任意运用,“预思法诀”必须心神合一,要在极其宁静的状态下,才会见到效果。当然,端木琪的天赋是相当不错的,起初修习“预思法诀”脑海里有微妙的景象,但分不出具体来,修习一年之后才算清楚,哪里料想到林遥刚掌握“预思法诀”的窍门,就能够有清晰的画面。

    对于巫修而言,在入门激活七个脉轮之后,通常都不会错过尝试修习“预思法诀”,如果到十六岁还没有预感能力的话,那么就不必再浪费精力了,再努力也不会有奇迹。就是在整个巫山,能够修得“预思法诀”的弟子,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位。

    在巫修惯常的认识里,只有童真年龄,心灵纯净方可修得“预思法诀”,而与法力的深浅关系不大。因此,当夏王朝巫法逐渐没落后,还真的有人修到“预思法诀”一点皮毛,尽管仅仅只是皮毛却非常了不起,发展到后来,用于军事能掐会算、料敌先机,夏王朝结束了神话时代,光是这门法诀,便成就了许多神机妙算的能人。然则,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些神机妙算的能人,通常都命运多舛,因为无论是运用“预思法诀”或是用“八卦”占卜,窥测的都是天机,窥测天机消耗的不仅仅是心神,还会折损气运。

    因而,“预思法诀”终究还是跟修为的深浅,脱不了干系,没有法力自然难以承载。对于修真之士那就另当别论,通“预思法诀”绝对称得上是难能可贵,随着“预思法诀”的精进,意念比同等修为者要强大许多。

    但是,只修习这门法诀,问题同样会随之而来,必须用基本功法提升修为,相辅相成才会相得益彰,若修为足够深厚当然也就游刃有余,完全可以驾驭……

    “遥儿,姑姑教你的‘顺逆真元诀’,你要天天修炼,至于‘预思法诀’么…”端木琪只是在传说中知晓,现今神殿里的那尊镇国宝器九州鼎,从周王朝战国时期遗失,八百年里整个秦皇朝都没人见过,后来师祖运用“预思法诀”才找到。当世也只有师祖,“预思法诀”达到极精通之境,到底是怎样的无穷奥妙,除了师祖本人谁也不清楚,端木琪不敢想象,遥儿怎么可能有师祖的境界呢?心里难免有些担忧,沉吟半晌道,“…每天……每天只修炼一次,平时不要随意运用,见到了什么,也不要说出来。”

    “噢…”林遥木然应了一声,有点发愣。

    “记住姑姑的话。”端木琪望着林遥,强调了一句。

    “嗯!”林遥点头,又抬起头来。

    “好了。”端木琪展颜微笑,修长的纤纤玉手,怜爱地摸摸林遥的脸蛋。还从来没有那么的牵挂,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端木琪心里生怕“预思法诀”会给林遥的成长带来挫折,而天才总是比庸才多灾多难,更需要呵护。

    端木琪又哪里能够想到,眼前的林遥并非天才类型,而是脚踏实地的淳厚类型,漫漫修真路途走过一万年,成了绝世妖孽、真正的古灵精怪,精得不能再精了。

    此时,房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踱来踱去。

    “刘刺史,进来吧!”端木琪发话道。

    “端木司命…”刘安胜小心翼翼推门,就站立在门口躬身行礼。

    “有事请讲…”端木琪答礼。

    “法坛……在前天已经修建好…”刘安胜恭敬、谨慎道,“是否符合规格,还需要怎么布置?请端木司命……示下。”

    “是城东那座么?”

    “对…”

    “我昨天经过,见到了,没有问题。”端木琪说道,“我准备在今夜亥时登坛作法,不要声张出去,城里的次序按部就班,一切照常便是。至于布置的事情,无需你们费心。”

    “是!”刘安胜应道。

    “还有事情么?”端木琪问。

    “没有……下官告辞。”刘安胜说着,小心翼翼将门关好。

    “姑姑,你是要作法灭虫么?”林遥随口问道。刚才的当儿,林遥用“预思法诀”见到今夜的景象,姑姑面临的状况非常糟糕,甚至万分的凶险、窘迫之极,最后还是那些“罗浮宗”的“妖修”出手相助,才得以解除困境……

    “是呀!姑姑专程来这里,就是要消灭害虫。”端木琪回答,继而道:“到时候姑姑去灭虫,你跟刘姐姐玩一会儿,等姑姑回来。”

    “我要跟姑姑去灭虫。”林遥说道。

    “遥儿乖,听姑姑的话,姑姑现在就陪遥儿去玩…”端木琪昨晚着实惊了一场,今夜是此行真正的任务,哪敢再将林遥带在身边,有顾虑也生怕有疏忽,出点什么差池都不妙,于是柔声哄道:“…晚上只跟刘姐姐呆一会儿,姑姑很快就会回来……”

    “不!”林遥撅嘴,犟起来。既然预测到了,姑姑今夜将会狼狈不堪,林遥又哪会让脑海中的景象在现实里发生,逆天的妖孽人生,就是要让家人、亲人幸福,绝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坚决不。

    “你不听话,姑姑生气了。”端木琪板起脸来。

    “我不……我不怕虫。”林遥念头转动,花言巧语顺口就来了,“娘说虫子都怕我,姑姑去灭虫,我要去帮姑姑……”

    “噗嗤…”端木琪喷笑出声,瞧着林遥昂首说话的神态好萌,听着很舒心,顿时忍俊不禁。笑容旋即收敛起来,满脸严肃的样子,神态却依然可掬,“…你真的?要帮姑姑?”

    “嗯!我要给姑姑护法。”林遥回答很肯定。

    “那,姑姑现在教你‘除虫术’…”端木琪说着,忽然又觉得对遥儿而言,单凭此术难度好像不够大,“还有‘御物诀’,这半天工夫,你若是能够学会,才可以给姑姑护法,否则就乖乖听话,老老实实跟刘姐姐在一起,在刘府等姑姑。”

    “嗯,姑姑不许反悔。”林遥点头道。

    “好…”端木琪哭笑不得,又道:“谁反悔,谁是小狗。”

    无比歉意地更新了,很惭愧,越来越落泊、潦倒……

    断断续续,仍然会继续,因为我也放不下叙述妖孽的故事,后续故事若不抖出来,会烂在肚子里,我愿意与喜欢林遥的亲们分享。有无奈也有内疚,更多的是感激,请大家平常心吧……

    事故算不上离奇,也就是问题叠着问题,犹如现实生活。当然,小说中再大的问题解决起来,也不过就是挥挥手之间,多少梦中渴望的洒脱。在七年前,我怀揣着许多梦想来到深圳,陆陆续续的一一幻灭了,转眼青春流逝、未老却感觉到衰败的征兆。锐气消磨,棱棱角角都耗光了,我固执地留着那么一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问自己,还有梦想么?于是,我重拾梦想,构筑心底的故事……

    这么多年,没有一天离开过电脑,去年眼睛几乎崩溃。但今年我还是开了本书,然而遇到更多的纷纷扰扰、郁闷,连我自己都不信人生的低谷,到底会落到什么地步……

    混不下去了,在断粮与断更上,憋屈极了也没得选择,总是要解决前者,才能够顾及后者。或许,有朝一日,顾及后者能够解决前者,我挥挥衣袖告别深圳,不带走一粒灰尘,去到一个清静的小地方,继续追寻我的梦……

    或许,月底我就将告别深圳,七年来不曾去看过海,只是悄悄地来,又悄然离开。七年来宅在这座不会下雪的城市里,品味着冷漠的点点滴滴,我明白了想要的是什么,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温情,妖魅记起初萌发的是林遥诞生,因此凡是觉得林毅、方菲是林遥的便宜父母,那么请你点右上角的叉,有多远滚多远……

    无论如何,妖孽的故事依然继续,因为这是心底的梦想,或快或慢都希望有明天……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