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虽然大,但林遥这句话还是被第三者听到了,站立在后面的黄初平神色一动,心里暗叹:好聪明的孩子……

    端木琪处理此事有些惊魂未定,哪料到罗浮宗的人忽然出现扭转局势,能够斩杀孙舵主更是意外,没有心理准备再面临这样的情形,可真是焦头烂额晕乎乎的状态。

    耳朵里听到林遥的声音,端木琪顿时豁然开朗,又感应到钻进树林的罗浮宗门人,每位手上都提着两具尸体,迅速走了出来。端木琪心头苦笑,大家都清醒,只有自己稀里糊涂,傻乎乎的跟眼前这些七星教徒费尽口舌,瞎较劲……

    “你们的舵主已经被我斩杀了!”端木琪扬声,很轻巧地说道。

    “…七星闪耀。无灾无难、不衰……”众七星教徒的声音哑了,逐渐止歇。

    “看到了没有?一剑就斩成两截,什么无灾无难不衰……全都是蒙人的鬼话。”端木琪都不需要用法力提语气,这些七星教徒也老实在听了,真见效。

    “你们若执迷不悟,今夜就将跟他们同样的命运,一样的灾难一样的衰。”端木琪见有效镇住他们,便不失时机地用话敲打他们的心灵,继而揭露真相,“今晚,你们以为孙舵主是给你们传功,实际上是吸取了你们的真元…”

    “…”众七星教徒听到耳朵里,有过几次被传功经历的都面面相觑,有些头一回接受传功者,扑通便跪了下来,纷纷磕头:“司命救救我,救救我……”

    “…”端木琪的话被打断,热血冷却了。心下感慨:都是些昏庸愚昧,贪生怕死之辈。

    “司命救救我吧!我从今往后一定痛改前非,与七星教一刀两断…”

    “我今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

    “你们的舵主已死,真元自然就会回到你们身上,因此你们已经得救了。不过……今后可别再继续修炼……那什么吸星大法了,否则即时毙命,到时神仙也救不了你们。”黄初平见端木琪沉默,走上前来信口开河,“头磕够了,今天还早,就都回家去吧!”

    端木琪听见这番话,心里有点抓狂,真真确确实实的妖言惑众,但比起七星教的蛊惑之言,却是善恶分明,似乎没什么不妥。彻底的唤醒这些愚民,端木琪已经失去信心了,败得无话可说,眼见这些民众听了黄初平之妖言,都是神情一松,陆陆续续的散去……

    “黄道兄,你们今夜出现在这里,我想……应该不会是巧合吧?”端木琪直言相询。

    “当然不是。”黄初平回应,“我们半个月前在兴宁县盯上孙舵主,一直悄悄跟踪至此,想摸清‘摇光堂’巢穴所在,也想探听七星教总坛所在。”

    “噢…”端木琪顿时恍然,罗浮山在循州境内,而兴宁县是属于循州治下的县,随即又问道:“有发现么?”

    “唉!”黄初平摇头叹息一声,叙说道:“像这些凡人教徒,岭南各州县着实不少,再则就是弟子、执事……发现的都是小喽罗,我们没有打草惊蛇。七星教舵口与堂口之间的联系者,名为流星使者;而堂口跟总坛之间的联系者,名为五行使者。去年在佗城,我们抓获一名流星使者,但没有问到消息,便被他咬舌自尽了。这孙舵主,我们跟踪了半个多月来,可惜未见流星使者的出现,就碰到今夜的状况…”

    “这些凡人教徒确实是不小的麻烦,打杀也不是,放任自流也不是,疏忽他们说不定就会有什么乱子。”端木琪颇有些无奈地感慨,关于七星教舵口、堂口、总坛之间的联系者为流星使者、五行使者,也印证了破获的“天玑堂”情况,只是“五行使者”以及七星教总坛所在,仍然还是个极大的迷团,而迷团里七星教高层的实力,更是迷雾重重……少顷,只听端木琪又说道:“非常抱歉,是我今夜过于冒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害得众位道兄前功尽弃了…”

    “端木司命这是哪里话…”黄初平顿时脱口而出,语气旋即转为缓和,“使贫道深感歉然,先前还怕你怪我们没及早出手,后来又怕你怪我们冒失了……”

    “今夜遇险,得罗浮宗众位道兄出手相助,端木琪深感盛情,哪会怪你们。”端木琪展颜微笑,很诚挚地说道。

    “惭愧呀!”黄初平叹了声,脸上确实有些歉疚之色,“我们先前躲着没有出手,那是非常希望……端木司命能被他们俘虏了。”

    端木琪无语,当然此时心里也明白,若自己今夜被孙舵主俘虏,很可能会被送到堂口发落,甚至有可能被送到七星教总坛,罗浮宗的人暗地里跟踪,说不定就有所突破,可以理解黄初平的用心。然而,若落到七星教手里,自己跟遥儿的命运将会怎么样呢?往坏处预料的可能性,那就太多了,不堪设想。

    现在局势已定,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性。但无论如何,端木琪都不会愿意落到七星教手里、更不会舍得用怀抱里的孩子,去套狼。

    端木琪想想都后怕,虽然明白黄初平坦诚相告,是出于一片赤子之心,却感到有那么点不舒服、有种不愉快。做人呐!有时候太坦白,真的并非好性格,同为妖类,比起扮萌吃大虫不吐骨头又卖乖的林遥来,黄初平的道行显然还嫩了点。

    “他们这些尸首…”端木琪念头落到善后的事情,“还请……罗浮宗众位道兄,将之掩埋了…”

    “这点事情,无需端木司命费心、也无需那么麻烦。”黄初平说着,旋即双手挥洒,只见数十具尸体转眼间便灰飞烟灭,妖修的行事风格,就是爽快、干净、利落。

    “此间事了,那……我们就此别过…”端木琪没什么可说的了,望了一眼怀抱中的林遥,转身飘然而去。

    “哦……再会。”黄初平反应有点怪。

    “再会。”罗浮宗弟子众人,随之齐声回应。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