晌午后,端木琪带着林遥骑上大鹰,飞向蓝天。

    林毅、方菲站在家门口,目送两人远去,望着黑影逐渐消逝在白云间,儿子还是初次离开身边,心里难免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天空之中,浮云从身旁飘过,林遥是仰头往上望望、偏头左瞧瞧、侧头右瞅瞅,又探头向下瞄瞄,一点都不安分。坐在后面,轻轻扶着林遥的端木琪无奈微笑,双手拦腰将他环抱着,暗暗感叹才六岁多的小孩子,胆儿却忒大了。

    “鹫儿,飞得太高了。”端木琪腾出一只手来,拍拍大鹰的翅膀,要它低空飞行,好让林遥能够更真切的俯瞰大地。

    “姑姑,鹫儿只听你的话么?”林遥问道。

    “当然啦!”端木琪回答道,“姑姑在巫山上,十年前捡到的它,那时它还在蛋壳里。”

    “它才十岁呀!”林遥不禁叹道。

    “什么它才…”端木琪哑然失笑,继而道:“…遥儿现今尚未满七岁,它比你还大三岁多呢!”

    “噢…”林遥应了一声,心道:天下的万物生灵,比我年纪更大的,恐怕是难找了。

    此刻,乐清县城、温州城已经从眼底过去,鹫儿继续向南飞行。林遥俯视着大地,忽然发现眼下的情景,有些不对劲。在林遥的记忆里,底下应该还是雁荡山脉,然而看到的却并非山脉,而是平原地带。

    林遥用天眼扫视,心里感到非常奇怪:几千年时间,这景象变化真是大呀!连雁荡山脉都少了一截,南雁荡山的影子都没有了。

    旋即,林遥看到一座城池,瞄见城门上的三个字:南雁县。

    “姑姑,我们到了什么地方?”林遥探问道。

    “这里……”端木琪探头仔细望了望,半晌才回答道:“哦,这里是南雁县城,还没有出温州地界。”

    “姑姑,我想进城去玩。”林遥说道。

    “好,姑姑带你进城里玩。”端木琪回应着,却没有让鹫儿降落下去。

    “县城过去了,怎么还在飞呢?”林遥问了声。

    “姑姑带你去一座,比这座城更大的城。”端木琪回答道。

    “姑姑骗人。”林遥嘟囔道。

    “不骗人,姑姑若是骗了遥儿,就是小狗。”端木琪信誓旦旦。又哪里知道,林遥是觉得眼下的现象古怪,好奇心起,才想进这座城看看。

    端木琪不停留,林遥倒也没有坚持,鹫儿沿着海岸线,一直往南飞。

    黄昏时刻,鹫儿终于降落了下去。踏上了实地,端木琪拉着林遥的小手,来到一座城池门前。

    “遥儿,姑姑没骗你吧!这座城是不是,比先前那座城大。”端木琪说道。

    “嗯。”林遥只得应了一声,抬头望着城门上的两个字:潮州。

    这里是岭南,林遥此行开阔视野,心里的波澜已经无法用言语描述了。放眼天下,林遥本尊八千年之前的印象,全都模糊了,哪里还是蛮荒呀!林遥不禁想象:岭南如此,南岭又会变化成什么样子呢?蛤蟆老兄还活着么……

    岭南百越之地,自秦始皇发兵五十万开拓,再到秦武皇扶苏发客娘十五万婚配士兵,宁远侯赵佗“和辑百越”治理,从此这些勇敢的华夏儿女便扎根岭南,又经过大秦皇朝六百多年的发展,林遥哪里还找得到八千年前的印象?而秦末群雄逐鹿,偏远的岭南却没有受到战乱波及,大楚皇朝接手之后,这里的城池规模,已然不在中原的大城之下。

    如今,大楚皇朝人口规模两百万以上,最繁华的六座城池,依次是长安、郢都、洛阳、武昌、金陵、广州,其中就有一座在岭南。

    走进潮州城,虽然已经是傍晚,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仍有不少。

    林遥这回,算是第二次进城,上次进乐清县城是在深夜,匆匆忙忙又并非抱着去游玩的心态,此次才算真正的领略,整个一副乡下小孩进到城里的样子,骨碌碌的眼睛是那里瞅瞅、这里也瞅瞅,满脸稀奇之色。

    来到一个摊位前,见摆摊人手里摇晃着一个东西,发出丁丁冬冬的悦耳响声,林遥便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观看、倾听着。

    “遥儿,喜欢这个么?”端木琪蹲下身来,望着林遥问道。

    “这是什么?”林遥随口问。

    “小朋友,这个叫拨浪鼓,要不要玩?”摆摊人手上不停地摇晃,微笑着接话引逗。

    “遥儿喜欢的话,姑姑帮你买。”端木琪便即说道。

    “我不喜欢!这个一点都不好玩,叮叮咚咚、叮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我也会。”林遥小脑袋瓜子摇得像个拨浪鼓回应,模仿的声音更是清脆悦耳,相当有节奏感。

    拨浪鼓的声音只是好听,而林遥的声音是非常动听,那售卖拨浪鼓的摆摊人,顿时愣怔住了,手里也不摇晃了,笑容也傻了、僵化了。

    端木琪想笑,但在此大街上要矜持,只得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姑姑,我们走吧!”林遥明亮的眼睛望过来。端木琪轻轻地点头,站起身来拉着林遥默然离开,不敢张口回话,生怕嘴巴一张就喷笑出声,忍得好痛苦。

    “遥儿,饿了么?”端木琪心境平复,望着前方的一间饭馆,开口问道。

    “不饿。”林遥回答。

    继续逛了一段路,大街两旁的摊位逐渐少了,都收拾回家了,行人也散得差不多了。

    晚霞深沉,夜色笼罩下来,却听着有大队的脚步声,在街道上兜兜转转,望见端木琪的身影,便直接走向这边。领先的一位绯色袍服很威风,边走边扶了扶头顶的乌纱帽,后面紧跟着的众位绿色袍服,随之全都将头上的乌纱帽扶正点,凌乱的步伐也渐渐整齐……

    “下官潮州刺史刘安胜,刚得知司命已驾临潮州城的消息,迎接来迟,还望恕罪。”迎面来到端木琪近前,身穿绯色袍服的这位当先恭敬行礼道,紧跟其后的众位全都躬身行礼。

    “神殿司命端木琪,见过刘刺史,正准备寻找你的官署。”端木琪答礼道。

    “敬请端木司命,尊驾移步到下官府邸,让下官略备薄宴,为你…们接风洗尘。”刘安胜差点忽略了眼前的这位端木司命还牵着一个小孩,紧张地加了一个“们”字,额头上已冒出汗来。

    “请引路。”端木琪回应,简洁明快。

    “端木司命请、小…公子请!”刘安胜神情一松,还是紧张不已。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