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里,枇杷逐渐成熟,林遥有鲜果吃了。

    每天少不了,到枇杷树下遛一圈,顺手来那么几颗。自从林遥那次在地窖喝醉酒,害得全庄上下寻找了半夜,方菲便特别吩咐苏落,少爷出门要跟着。

    林遥修巫之后,使用小巧的法术,已无须避忌。苏落每次跟在后面,见少爷跑到枇杷树下,便有枇杷从树上掉落,少爷随手潇洒地接住,边吃着、边晃晃悠悠又回去了。

    苏落十五岁,少年人的心性,见有鲜果自然也爱吃。等少爷进了书房,得空闲便独自走到枇杷树下,期盼有果子掉下来。然而,苏落在十几棵枇杷树底转悠半天,都没有一颗枇杷掉落,于是心里奇怪地背靠着枇杷树坐下,抬着头傻愣愣地仰望,想不明白啊!想着想着都流口水了,树上的枇杷又哪会落呢?

    相映成趣的是,枇杷树前面的两棵柿子树下,落了满地的果子,并且能够望见与枇杷差不多大的幼柿子,伴随着花朵落下来。这个时节,正逢柿子树花开又花落,落花又落果,树梢枝头仿佛是华丽的竞赛场,一部分果子相继被淘汰,腾出生长空间。

    可惜,这些掉落下来的幼柿子,又哪里能吃呢?苏落心头空落落,郁闷不已。

    咕咕咕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分散在果树底下的鸡群,忽然掀起了一阵惊慌的叫声,无论是大公鸡、大母鸡、大大小小的鸡仔,全都急迫地展动翅膀,从四面八方奔窜进梨树林,汇集在纤瘦母鸡的身旁。

    而纤瘦母鸡,也是如临大敌的样子,扯着脖子咕咕咕咕地叫。突如其来的景象,使呆在枇杷树下的苏落讶然,又抬头仰望,只见天穹中飞翔着好大的一头鹰,这就怪不得了。鹰扬长空,直飞向林家宅院,缓缓降落下去。

    “姑姑…”林遥在书房里望见,不禁叫了一声。大鹰背上的端木琪,在林荫庄正门前飘落而下,那只大鹰低旋回翔,停落到屋顶,昂首傲立。

    “夫人在家里么?”端木琪随口问了声。

    “在、在家里,端木司命请进。”门口的家丁回应着,又仰头去看那只大鹰,却是看不见了。

    “好。”端木琪迈步,径自进门。

    “夫人、夫人……端木司命来了…”念伊连忙禀告。

    “琪儿…”方菲迎将出来,欢喜叫唤道。

    “菲儿姐姐…”端木琪加快脚步,走上前。离别差不多有两个月,姐妹再次相见,免不了说些贴心话。

    此时临近正午,林毅忙活收工回来,午餐也准备好了,随即摆上客厅的桌子。

    家丁们、还有苏落,都没有急着进庄吃饭,而是个个兴奋地抬着头,仰望屋顶上那只大鹰,边指指点点、边惊叹。外行人凑热闹,林遥坐在书房里,也用天眼观察着这只大鹰,自然是内行人看门道。

    这只鹰并非妖,而是一只灵兽,绝对可与成精的家伙比拼,孰强孰弱说不定,总之很有些本领。比如,现今的那只纤瘦母鸡,可以称其为灵畜,对付那些平常的老鹰,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跟眼前这只大鹰相较,实力当然就差远了。

    “念伊,去书房叫下少爷。”方菲见摆好了菜,便吩咐道。

    “遥儿……整天都在书房读书呀!”端木琪有些讶异道。

    “也不知怎么的?以前林毅教他读书,老是喜欢逃学,现在却反而喜欢钻进书房。”方菲无奈笑道,上首的林毅笑而不语。

    “喜欢读书,是好事情。”端木琪微笑道。

    “爹、娘,姑姑…”林遥走进来,念伊跟在后面。

    “遥儿,过来让姑姑看看。”端木琪招了招手。

    “姑姑,你那只大鹰,会不会吃我们养的鸡?”林遥走到端木琪跟前,却萌萌地问了这样一句。还真有些当心,怕大鹰饿了飞下去,将纤瘦母鸡吃了,它们可是天敌呀!

    “嘻嘻……你看到姑姑的鹫儿了?”端木琪被逗乐了。

    “嗯。”林遥点头,怎样看到不解释,又问道:“会吃我们的鸡么?”

    “放心啦!”端木琪抱起林遥,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姑姑不让它吃,它就不吃。”

    “你那只大鸟,需不需要喂食?”林毅随口问了一声,在外面做事肯定会看见了,又说道:“若需要喂食的话,可以让它吃几只鸡…”

    “不!不让它吃鸡…”林遥叫道。心里明白的很:若让大鹰去吃鸡,那纤瘦母鸡绝对就没了,都是具有灵性的禽类,天差地别弱肉强食,没有任何侥幸。

    “不让,姑姑已经跟它说了,不许吃遥儿家养的鸡。”端木琪满脸认真的表情,转而对林毅道:“不需要喂食,一早一晚,它会自己去觅食。”

    “琪儿,此次来了,若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多住些日子。”方菲开口道。

    “我此番也是有公务,顺便来看看你们、看看遥儿。”端木琪直言道。

    “哦,那先吃饭。”方菲只好道。

    “遥儿,姑姑带你去玩,好不好?”端木琪满脸开心的笑容,语气明显是哄小孩子。察探到林遥的修行情况,状态正常,七个脉轮里的能量,已经相当不弱,也就放心了。

    “好。”林遥轻轻点了一下头,回应。

    “啊?”端木琪惊讶,旋即望向方菲、林毅,三人顿时都有些愕然。林遥答应,真是谁也意想不到,之前不肯跟端木琪上巫山,都泪眼汪汪的,没想到此次会点头。端木琪此行的公事,虽然没有多艰巨,却怎么可能会真想带着林遥去执行任务?在大人眼里,小孩子再聪慧也还是小孩子,带着总会有牵累。

    “遥儿,等姑姑回头,接你去玩,好不好?”端木琪试探着问。

    “不好。”林遥摇了摇头,回答的很干脆。

    “为什么?”端木琪捉摸不透。

    “姑姑骗人。”林遥回答的非常利落,呛得端木琪啼笑皆非。

    “遥儿,跟姑姑说话,不能这样。”方菲哭笑不得。

    “那、吃了饭,姑姑就带你去,好么?”端木琪只得妥协,哄骗绝非好办法。

    “嗯。”林遥点头,应了声。

    “琪儿,你真带上遥儿,不会影响你的公务?”方菲问。

    “无妨,并非危险的任务。”端木琪回答,又说道:“我原本是打算,回程时在这里停留几天,传授遥儿一些术法,遥儿既然愿意跟随我去,那也很好。”

    “既然如此……那好吧!”方菲便同意了,旋即嘱咐儿子道:“你要跟姑姑去玩,就要听姑姑的话,不要独自乱跑……”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