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儿。”方菲怜爱地轻轻唤了一声,想要劝导儿子。

    “娘。”林遥跳下椅子,跑到娘亲跟前,“我不要、不要跟姑姑上巫山,我今后听娘亲的话,好好读书。”

    “遥儿乖……”方菲将儿子抱到怀里,展颜一笑却含着眼泪,“遥儿听娘亲的话,娘要你明天跟姑姑去,好好学本领。”

    “我不!”林遥满脸坚毅地望着娘亲,心里有话难开口,憋屈了一下,眼泪竟簌簌流了出来。娘儿俩面对着面,林遥望见娘亲眼睛里也含有眼泪,似乎懂得娘亲是因为欢喜,泪花非常的亮晶晶,可是望着却有点莫名其妙的心酸……

    “遥儿…”方菲轻轻叫唤,却又无语。伸手为儿子擦拭眼角的泪水,毕竟是独生子,这样承欢膝下的快乐,确实难以割舍。林毅也默然无语,心里有点蒙,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

    “菲儿姐姐,既然遥儿离不开你们,现在还只有六岁,可以不急着送上巫山,等长大一点再说吧!”端木琪很受感动,于是建议道。

    “琪儿…”方菲纠结的心里一时失去了主意,不知说什么好。

    “今夜,已经不早了。”端木琪站起身来,望了望天色。

    “哦。”方菲心神定了定,转而吩咐:“念伊,去收拾一下西厢房。”

    “不用去。”端木琪却说道,“菲儿姐姐,我想趁今晚先传授遥儿的入门功法,让遥儿从明天起便可以自行修炼。”

    “那……就在遥儿房间,行么?”方菲随即问。

    “可以。”端木琪肯定地点头,那是看出了这个地方,灵气虽然比不上巫山,却也相当适合修炼,特别是地灵之气,非常浓郁。这里的瓜豆果木树,生长异于别处,便是因为地气出奇的强劲之故。

    “遥儿,今晚要听姑姑的话。”方菲郑重嘱咐道。

    “嗯。”林遥温顺了,乖巧地点头。不用离家,就能够了解一下巫修,林遥当然乐意。

    “你带姑姑去。”方菲说着,将儿子放了下来。

    林遥走在前面,领着端木琪进了东厢房,两人都没有提灯笼,也不去点灯盏。深夜房间里黑漆漆,林遥看得见,也知道姑姑看得见。端木琪能够看见,却有些奇怪林遥不用灯,转念想:遥儿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又哪里会点灯?

    当即,端木琪在床沿坐下,也不用去管黑灯瞎火,伸手将林遥抱上来,并排坐在身边。

    “遥儿,姑姑现在教你口诀,你用心记住。”端木琪毫不耽搁,直接说道。

    黑暗中,见到林遥点头,一副很乖的样子,端木琪便不再二话,开始念诵口诀。念诵了十来句,端木琪停顿下来,望着林遥十分用心记的神情,便让他背诵一遍。

    林遥依言背诵,不多的十来句,确实是一字无误的记住了。端木琪倾听之下,心里免不了有些惊讶,却不动声色,又接着念诵口诀,直到把整个口诀一起念诵完了,才让林遥再次背诵。林遥随即背诵,总共两百多句,仍然句句准确,没有误差。

    “姑姑,这是什么口诀呀?”林遥背诵完随即问道。

    “虾蟆脉气诀。”端木琪随口回答,心里吃惊不小,欣喜地想:遥儿竟能过耳不忘。

    “虾……蟆……脉气诀?”林遥诧然。

    “是‘虾蟆脉气诀’,怎么了?”端木琪疑问。

    “好、好奇怪的名称。”林遥期期艾艾,心里实在觉得有点糊涂,怎么会叫“虾蟆脉气诀”?不像巫法,倒像是……想不明白呀!

    “这套口诀的名称,是有点奇怪。”端木琪却没有想到,因为林遥的本尊是虾蟆才会如此诧异,“巫修入门的功法不止一套,但姑姑是以这套功法入门的,在这里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好教你这一套了。”

    “我喜欢这套功法,就学这一套!”林遥很畅快地说道。

    “那好啊!”端木琪明快回应。

    当即,端木琪讲解这套功法如何运行,如何掌握诀窍。林遥很认真的虚心受教,八、九千年来,身为妖修的他对巫修那可是非常钦佩,直到如今总算得窥门径。

    在洪荒时期,巫修是人类的守护着,主要的敌手无疑就是妖修,巫妖之间的大战,那是无法算清也无法讲明。据说,上古以前巫妖的修真法门并没有区别,自从伏羲、女娲执掌天下之后,巫法便与妖法不同了。

    也是从此之后,巫修的大神辈出,许多妖王相继殒落,幸免于难的不是被降服、便是退隐深山古洞。妖修都非常郁闷,巫法究竟是怎么变得如此之厉害,却始终没有弄明白。

    终于,见识到巫修法门,让林遥茅塞顿开,真是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巫法将吸收到的灵气,化为能量存放在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生殖轮、海底轮,就是七个能量场!

    从前有些妖魔硬拼斗不过巫修,以为巫修只炼肉身,而不炼神魂,因此肉身比妖魔还要强横,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林遥也是直到如今,才发现这个真相,因为控制这七个能量场的是七魄,而控制七魄的是命魂,那是扎扎实实彻底在修元神呀!

    只不过,由于巫法直接修炼七魄,而七魄密切关系着躯体,体魄体魄,肉身不强才怪。

    “遥儿……你…”端木琪观察到林遥的修炼状况,顿时惊住了。

    “姑姑,怎么了?”林遥萌萌地问。

    “你运行一遍功法给姑姑看。”端木琪定了定神说道。

    “哦。”林遥应了一声,依言运行一遍。

    “我的天哪!”端木琪惊叹,心里兴奋得想大笑,更想哭。

    “姑姑,我炼得不对么?”林遥满脸的无辜。

    “对!”端木琪非常肯定地点头,然后说道:“知道姑姑当年修炼这套功法,花了多少时间么?”

    “…”林遥明白为什么了,却愣愣摇头。

    “姑姑花了整整五个月,才将这套‘虾蟆脉气诀’修成,全部激活七个脉轮。”端木琪激动不已,因为她只用五个月时间那是资质相当不错了,据说师祖何叹涯是用了差不多三个月修成入门功法,而林遥竟然连三个时辰都不到,若还除去背诵口诀、讲解花去的时间,这简直超乎想象呀!

    做梦都不会想到的情况,传说中的天纵之才都望尘莫及,太奇葩了。

    *************

    感谢故协白邪魔、冬廿一,感谢追读的书友,深感惭愧的我从老鼠洞里爬出来了。感谢荒未寒、感谢蘇尕落,我差不多挂了,听到大家的召唤声,我的魂归舍、魄归位了。

    不能保证每天更新,真的很尴尬。我不是情节卡壳,成竹在胸的情节百来万字也描述不完,小说的重头戏肯定是主角青年时期的故事,而我们的妖孽才六岁多。六岁,二十多万字,我回首翻阅了一下,不敢仔细看,因为太仔细就会想停留,有部分读者觉得老妖时的情节耐读而不太喜欢夺舍后的人生、也有部分读者却觉得田园家庭的故事很温馨,无论如何因为你们的喜欢与支持,我都很感动……我是描述卡壳,金毒呀!妖修、鬼修、巫修……以至尚未写到的道修、佛修,虚幻飘渺的东西,我却想写得有说服力……

    还有点尴尬的是成绩,但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拖拉机速度裸奔能有你们的支持,为我加油,我已经非常感激,要感谢、感恩的太多,不抛弃、不放弃。前面有一段时间,我为了想每天有一更,就在更不了的一天留下空挡,争取新的一天能够补上,以如此笨拙的方式来鞭策自己,继续前进的脚步。我明白拖拉机要不断地加油,停下来可能启动不了,所以有时候,我很希望换上脚踏车,轻轻松松地驶向终点……

    生活中有很多无奈,比小说的情节更艰难曲折,惟有平心静气的面对,因此我码字的时候,总希望自己能有老妖的那份淡然,一切都云淡风轻……

    虽然淡定不了,我还活着……

    囧呀!感谢书友们建议,抽出五个章节,觉得心情轻松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