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杀伐,林荫庄依然平静,在新年氛围里,灰蒙蒙的正月悄然过去。

    二月的春风化雨,吹嫩了柳丝绦,吹绿了小草,吹醒了果园,吹亮了视野。转眼到了月底,一个春雨初歇的午后,方菲带着婢女念伊,信步来到茶树林。碧空如洗,澄澈明净,艳阳辉映之下,柔风轻拂着脸庞,望眼那一片片嫩绿的新叶,倍觉神清气爽。

    “夫人,这些茶树生长得真好!”念伊不禁感叹道。

    “才一年…却不知能否制茶…”方菲语气幽幽。

    “才种下一年么?”念伊问。

    “是呀!早些年没想到种。”方菲道。

    “看样子,却像是有两三年的,可以采些回去试试。”念伊说道。

    “我也如此想,却也没有制茶师傅。”方菲说道。

    “夫人……制茶么,婢子会。”念伊说得有点期期艾艾。

    “噢?”方菲有点讶然,望向这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确实不太信,问道:“你真的会?”

    林遥正在书房里,抱着一本论语打瞌睡,按照父母的要求,如今每天必须的功课就是读书,对方块字的新鲜劲儿过了,难怪如此懒洋洋……

    忽然,林遥激灵了一下,睁开眼睛。神识感应到,一个有小巫境修为之人,正往林荫庄而来,旋即用天眼往东南方向一扫:只见一个……直观上约摸二九年华的女子,身穿一袭缁色袍服,模样儿俏生生,额头间一条靛蓝色的绳带箍在头发里面,青丝自然随风飘散着,背上负着一柄墨沉沉的宝剑,整个形象乌漆抹黑的,却是有股掩饰不住的英姿飒爽。

    只见她正要踏上荫冈范围,却陡然停顿下来,望着地面踱步徘徊沉思,位置正是那晚灭杀沈皓杰带来的十五个蒙面人之处,林遥判断她是为此事而来,推测她似乎嗅觉灵敏。片刻之后,令林遥意想不到的是,此女子竟然凌空飞跃,明目张胆的上了自家屋顶。

    只见她环顾四周,旋即飘然而下,直奔那片梨树林而去。

    林遥心底明白,她并非要去梨树林,而是察觉了赵家那些鬼,要到那块凹地去。林遥沉吟了一下,便即跑出书房,直接跑出宅院、跑向那块凹地。

    “出来吧!”女子站立凹地边缘,晏然叫唤道。林遥心里糊涂了,觉得奇怪,只见赵添祥从地窟飘了出来,魂影微微一愣,随即竟然毕恭毕敬上前…

    “司命……赵添祥参见。”肃然行礼,比面对林遥时还要恭敬。紧接着,赵家群鬼纷纷从地窟里飘出来,也不用赵添祥吩咐,便全都恭敬地上前参见。

    “乐清县令,以及那些人都是你们杀的?”女司命直言相询。赵添祥愕然,顿时环顾了一下,见到站在一棵梨树旁的林遥。林遥还是稀里糊涂,弄不清此时的状况,不知道如何应对,又如何暗示呢?

    “是、是我们杀的。”赵添祥自己应对,却是应承了下来。

    “因何缘故?”女司命冷峻的脸色波澜不惊,声音很悦耳动听。赵添祥随即从九年前的灭门述说起,赵家七十多口人被灭杀,两个女儿被虏去,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直到去年底,林家遇到与我赵家当年相似的情况,我觉察到就是当年杀害我赵家的同伙,便派了四个机灵鬼跟踪,结果发现乐清县令居然也是他们一伙…”说到这些事时,赵添祥又瞧了瞧林遥的神色,跟着这位小爷五年多,自然明白这位小爷虽然神通广大,却不想将自己的惊天修为暴露出来,知晓的人全都已经死了,“…等到今年正月初七,有十六个蒙面人夜袭林荫庄,于是我们就将他们杀了,又去到县城杀了县令……”

    “那个小孩能看见你们?”女司命忽然问。林遥隐匿起修为,以一个小孩子的正常方式跑过来,女司命小巫境的修为自然早就发现,又察觉赵添祥往那边留意,便怀疑这小孩子可能有阴阳眼。

    “他是……我还有件重要之事,要禀告司命。”赵添祥不知如何回答,连忙逃避了这个问题,直接说道:“在这十六个蒙面人临死前,齐声念诵了四句话,我清楚记得是:‘奉献凡躯,入我圣教,闪耀七星,飞升成仙!’。而且,我派去跟踪的四鬼,探听到他们都自称是圣教弟子,县令蔡茂全还是舵主。”

    “果然是七星教!”女司命关注到重点上,忽略了那小孩子是否阴阳眼,“你们能够瓦解他们一个分舵,倒是令我很惊讶。这就全都跟我走吧!你们也应该去‘酆都’报到了,你的两个女儿若还活着,神殿会拯救她们…”

    “遥儿,你在看什么?”方菲从茶树林回去,与念伊经过梨树林。

    “她。”林遥指向那位女司命,吐出了一个字。方菲见之,神色微微愣怔了一下,然后缓步走了过去。对于大楚皇朝的子民而言,除了皇帝陛下的龙袍,还有一个特殊样式的服饰,那就是神殿的司命袍服,不仅仅是威严的存在,更多的是信赖。

    “司命驾临,请到庄上奉茶…”方菲落落大方地相邀,然而尚未说完,便听见女司命的欢叫声……

    “菲儿姐姐…”女司命撇下赵家一窟鬼,快步迎上来。

    “你是……琪儿?”方菲没敢确认。

    “是呀!”女司命点头回应,旋即挽住方菲的手臂,喜不自禁道:“菲儿姐姐,想不到在这里见着你。”

    “琪儿…”方菲近距离端详,当年那个小女孩的影子,就越来越清晰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

    女司命复姓“端木”,单名一个“琪”字,端木家与方家是世交,方菲比端木琪年长三岁,在端木琪十岁时,荆山神殿的司命发现她有修行资质,便将她送上了巫山。至今已有十一年多,女大十八变,方菲乍见之下,确实没认出来。

    况且,巫山钟灵毓秀,通过修炼会变得越发清丽脱俗,神女之名可不只是传说。端木琪以小巫境修为,法眼识故人,自然清晰准确。

    “我就是这个月下山的,回到京城却得知,你在七年前和林毅哥哥私奔了。”端木琪说着,忽然嘻嘻笑起来,笑得非常欢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