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两刻钟,速度的去势忽然放缓,赵添祥望见了前方的城门,须臾便至。赵添祥只觉得就要撞在城门上,破门而入之时,却陡然腾空而起,两具躯体仿佛浮光掠影般,从城门楼顶划过,瞬间落到了县城里的街道上。

    此时,两位停止下来,沈仙使放开了抓在曹执事臂膀上的手,迅即环顾,观察城里面的情形。赵添祥惊魂未定,感受太刺激,心里对眼前这位小爷除了感激,那就是很服气。

    此刻三更半夜,更鼓已经敲过,整座县城万籁俱寂,静悄悄的非常安宁,连看守城门的门吏都进入梦乡,街道上更是没有人影。夜色里,沈仙使驻足片刻,身影向前而去,曹执事自然跟随其后,穿过了几条街道,径往县衙的方向。

    “赵展云…”沈仙使在两座宅第的墙角,停步唤了一声。角落阴暗中的一只幽灵,愣怔了一下,却没敢回应,反而飘然后退。

    “展云,这是小爷…”曹执事随即发话道。见那幽灵顿了一下,仍然犹豫不定,赵添祥魂影便脱离曹执事的躯体,然后再重合。

    “伯父……小爷…”恍然明白了情势,幽灵赵展云飘了过来。

    “就你狡猾,我们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么?”赵添祥说道。

    “听是听出来了,只是一时没敢确定。”赵展云回道。

    “谨慎小心一点没有错。”林遥说了一句,便问:“有没有什么发现?那县令蔡茂全,有什么动作?”

    “这两天,每天升堂审案,没有发现什么…”赵展云回答。

    “现在何处?”林遥问。

    “就在县衙内宅里,应该歇了吧!”赵展云回答道。

    “你去知会江磊他们,然后继续隐伏。”林遥吩咐赵展云,见它应命而去,随即又吩咐赵添祥道:“你去敲门。”

    “敲……敲县衙的门?”赵添祥要确认一下。

    “对!”林遥肯定的声音,又说道:“记清楚现在的身份,我是沈仙使,你是曹执事。”

    赵添祥虽然尚未明白所以,还是云里雾里地去了,行至县衙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嗵嗵嗵的敲击。鬼敲门并不鲜见,鲜见的是鬼敲衙门,深更半夜打搅县令清梦,不过都没去敲击衙鼓,已经不错了。

    嗵嗵嗵…嗵嗵嗵…接连敲击了几通,终于惊醒了三个值守的衙役,此刻县衙之内哪里有人,有多少人,自然逃不过林遥的耳目。

    “哪来的刁民,你们好大的胆子!”三个衙役怒气冲冲打开门,没好脸色地呵斥。

    “三位不认识我们么?看清楚点,我们有急事找县令大人。”林遥模仿沈仙使的声音,真是有模有样有声有色,派头也是十足。

    “每天都有那么多的老百姓找我们大人,谁认识你们两个狗东西,半夜三更的准是狗盗鼠窃之辈,差爷今个儿懒得抓你们,若再不快滚的话,砍断你们的狗腿子。”其中一个提着灯笼照了照,反而拔出了腰刀,不假颜色地发狠道。

    “我们是县令大人的朋友,请通传一声。”沈仙使神色自若道。

    “糊弄谁呀!鬼鬼祟祟的…”这名衙役瞎猫撞到耗子,竟然猜对了一半。

    “真的是朋友…”沈仙使和颜悦色,丝毫看不出耐着性子。

    “你说是……那就进来…”这名衙役语气转变,明显是按捺不住性子。

    两名衙役将门敞开,沈仙使、曹执事跨步走进去,这名衙役转身之际,便踢向沈仙使的膝弯。顿时踢中了,感觉……仿佛踢到了铁板,脚尖剧痛传至膝关节,才听到咔嚓声响…

    “啊…”这名衙役好半晌反应过来,发出了惨呼声。

    “狗屎堆里的东西,狗胆包天了,狗腿子断了吧!”沈仙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径直进入二堂向内宅走去,还悠然地骂上两句,“尽放狗屁,瞎了狗眼…”

    “啊……唷…”这名衙役如独脚公鸡,蹬蹬了两下,仰天栽倒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另两名衙役顾不得腿断了的同僚,慌忙拔出了腰刀,抢身拦截在沈仙使、曹执事前面,却是一步一步不住后退。

    “是县令大人的朋友…”沈仙使淡淡回应,不停地漫步向前。见这三个衙役并不认识沈仙使、曹执事,林遥本没有灭杀他们的动机,腿残了的那个,也只能怪他自己脚臭、嘴贱。

    “朱师爷……这两个人…”从内宅不声不响走出一位老者,其中一名衙役见了唤道。

    “你们下去吧!”朱师爷向两名衙役,吩咐道。

    然后,也不向沈仙使、曹执事说话,掌着灯笼,转身默默走进内宅。沈仙使也不开口、静静跟着走进去,曹执事紧随其后。

    朱师爷引领两位,来到一间书房,里面一位三十来岁儒生打扮的人在等着,正是乐清县令蔡茂全。

    “沈仙使、曹执事,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知道这样已经违反教规了么?”蔡茂全劈头盖脸,开口便质问道。

    “事有急迫,顾不得了…”沈仙使连忙分解。

    “今夜的行动不顺利?情况怎么样?”蔡茂全直言相询。

    “尚未到达目的地,反被人截杀。”沈仙使应该是能说会道。

    “那……那你们怎么回来的?”蔡茂全问。

    “当然是,我们杀出重围,侥幸逃脱…”沈仙使简略地回答。

    “那……你们也不应该往我这里来,你想让我分舵,由此暴露么?”蔡茂全责问,仔细瞄了几眼,见沈仙使、曹执事身上,确实有斑斑血迹。

    “难道跟我同去的其他弟子,就这样白白的死掉不成?”沈仙使反问道,“我们应该立即召集教众,去替他们报仇!”

    “沈仙使,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糊涂?”蔡茂全怪声道,直觉得眼前这位沈仙使,太有些反常了,“这并非你份内之事,我分舵的弟子为教捐躯,怎么办无需你来多言。”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沈仙使即便是糊涂,也面不改色糊涂到底。

    “那你觉得,此次截杀你们的,还会是什么人?”蔡茂全问道。

    “全是修真者,何方来历却是不清楚…”沈仙使认真回答。

    “你认为,他们不是武夷宗的人?”蔡茂全又问道。

    “猜测之下……也难以确定。”沈仙使回答道。

    “从这两年开始,与我教有冲突的修真大派,就数罗浮宗、武夷宗、齐云宗,而武夷宗门人就在前不久,便与‘玉衡堂’弟子遭遇了一场恶战,各有死伤。”蔡茂全叙说着,忽而指责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但你不要忘记我堂的性质,与修真门派直面冲突,该由‘玉衡堂’、‘开阳堂’、‘摇光堂’的弟子来行动,而不是我们‘天玑堂’,更何况以我一个分舵的力量。你今夜的行动,不仅失败还违反教规,我会将你……还有曹执事,一起交由堂主发落。”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