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天里又归复了平静,岩石上的水仙花儿运气调息,那只螃蟹安宁地趴在旁边,看到这副画面,林遥也不禁舒坦下来,露出了微笑。

    林遥也慢慢摸透了,运用天耳、天眼的神通,其实也就是在神识的凝聚之下,穿破一切阻隔的物体,进入还虚之境。天上的浮云已经蒙蔽不了双眼,地上的峰峦也遮不住双眼,真正的看到了深邃,听到了深远……

    收回神识,林遥捏破一颗栗子,悠然地吃起来。

    林遥心里认为,栗子所蕴藏的能量,应该是目前所能见到的诸果之冠了。却未料到就在这一年的冬月,林遥又见了一种果子,蕴藏的能量竟然在栗子之上。

    冬月二十六这天,封黎带过来两个布袋,装的是茶树、茶子树的籽粒。林遥便发现,油茶籽蕴藏的能量,竟是大大超过了栗子,不禁拿起了一颗细看:深褐色的坚果,倒是与棕褐色的栗子,样儿很有几分相似。

    林遥非常好奇,将这枚坚果放进嘴里,咬破壳咀嚼了几下,顿时满嘴的苦涩味儿,那是比苦瓜更苦更涩的味儿,当即皱着眉头呸了出去。

    “遥儿,那不是栗子,吃不得…”林毅见了儿子的举动,连忙出言提醒…

    “吃不得么?”林遥愁眉苦脸,此刻懵懂的神情倒是假不了。

    “笨笨的,不管什么果子,都往嘴里塞…”方菲见之,是啼笑皆非,随即倒了一碗清水过来,“…这下好啦!终于吃到苦果了……”

    “这是油茶籽,要榨出油来好煮菜吃的…”林毅解释了一句。

    “那……煮出的菜不苦么?”林遥漱口之后,便又问。

    “当然不苦,很香…”林毅微笑道。

    “比花生油还香?”林遥打破沙锅问到底。

    “香。”林毅点头,确认。

    “娘,比花生油还香?”林遥转而望着娘亲问。

    “肯定啦!”方菲回答也很干脆,然后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头。

    “娘……你可不可以,不刮我的鼻子…”

    “噢…”方菲似笑非笑地,伸出双手捧着儿子的脸蛋,对视了半晌,忽然又利落地刮了一下,晏然自若道:“…当然……不可以。”

    “……”林遥无奈何地,无语。

    “怕娘把你的小鼻头刮掉?”方菲随即笑问了一句。

    “……”林遥摇头,仍然无语。

    “你想不想知道?娘在什么情况下,会刮你鼻子…”方菲收起笑容问道。

    “嗯…”林遥点点头。

    “在你笨笨的时候……比如贪嘴、玩水、吃饭前不记得洗手,娘就会刮你鼻子…”方菲一本正经说着,忽然噗哧一笑,瞬息间又是满脸认真,“…在你聪明的时候,娘自然就不会刮你鼻子了,知道了么?”

    “哦…”林遥总算是明白了,但娘亲眼里笨笨的时候,还拿捏不准。

    林毅站立在一旁,兴味盎然地望着妻儿,儿子是够古灵精怪的,此时眼见妻子比儿子更加的古怪,也只能是微笑不语了。

    方菲望着儿子愣神的表情,纤纤素手便伸了过去。娘亲的一举一动,又哪里逃得过林遥犀利的眼睛,然而娘亲毕竟是娘亲,也只有在爹娘面前,林遥才会感觉自己是五岁,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而不是活了万余年的老妖,思维自然而然显得幼稚,时常不经意的就出现娘亲眼里所谓的笨笨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下……

    林遥瞬息间,拿捏准了,掌握好了分寸,没等娘亲的纤纤素手刮落,顿时机灵地转身跑开了,躲到父亲的身后,探着小脑袋,露出满脸灿烂的笑容。

    “遥儿……终于跟爹爹站在一边了…”林毅高兴地抱起儿子。

    “好吧!算你过关了…”方菲春风满面,拍了拍手,继而问丈夫:“…毅哥哥,这两个布袋……茶叶籽、油茶籽都有这么多,你准备什么时候种?”

    “年后,春天吧!”林毅回答道。

    “春天那么多事情,孵鸡、种瓜、种豆、种玉米……种各种各样的,再种茶树、茶子树,你忙得过来么?”方菲稍微数落了一下,实在数不过来,“还有……你不是也在准备,春天梨花开时还要养蜜蜂,事情都能凑成一堆了……”

    “一年中,也就冬月、腊月稍微有点空闲,今年的冬月…”林毅顿了一下,续道:“…也没空闲,整天忙着编织蜂箱……”

    “没空闲,却算清闲的。”方菲笑道,“建筑的、修路的都忙得如火如荼,你也就是坐在竹林里,编编箱子……”

    “冬月没几天了,寒冬腊月事情虽然没那么多,但气温太冷,这个时节就把茶叶籽、油茶籽种下去,成活率恐怕会大大降低,不可取呀!”林毅道。

    “你就不应该今年准备种子,宅院都开始建了,明年下半年便可以入住,到时雇佣些人手,若后年春天再种的话,哪用得着这么紧张。”现在生活无忧,对于没有必要如此急迫的事情,方菲自有一番看法,“明年春天的事情,别说忙过来,我想想都替你头疼…”

    “封大哥今年就帮我寻来茶树、茶子树的种子,是有道理的。”林毅随即解释着,“茶树成活了之后,要三年才可以采收;茶子树更久,需要七年才结果,早一年种下,便提前了一年收获…”

    “我当然知道,但你也要拈量拈量自己,是否种得了那么多才行,现在整天忙碌得昏头昏脑,还不够?”方菲如刀子般的语气,也是出于心疼丈夫,“这两布袋茶叶籽、油茶籽全都种下去,可不是两三亩地的问题,起码得数十亩吧?看你怎么去种……”

    “种不了,就雇些人帮忙,到时再说…”

    “爹爹,我跟娘去种…”身在父亲臂弯里的林遥,突然说道。

    林毅、方菲浑然没想到,顿时哑然面面相觑。夫妇俩的心里都非常复杂,也不知是惊是喜?总之是难以言喻。

    如今,夫妇俩哪还会认为,儿子是信口雌黄?那将近三十亩,一千余株挺拔的梨树,可是明摆在那里,别人不知道都误认为是林毅的劳动成果,林毅在见到的现象面前,以为是妻儿合力的壮举。然而即便是这样,林毅有做不完的活,也不会想到要分派给妻子。在种梨那件事上,方菲再心灵剔透,仍然稀里糊涂,又如何能够明白呢?总之是儿子的奇迹,儿子给她的惊喜太多了,她已经很知足,过得很快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