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打喷嚏呢?难道真是因为吃炒栗子引起的么?林遥心里嘀咕,又摇了摇头,觉得没这样的可能,随手捏破一颗栗子,将果仁丢进嘴里,津津有味咀嚼了几下。

    “哈嚏…”

    忽然之间,林遥又打了一个喷嚏,嚼碎了的果仁也随着唾沫星子,出去了一大半。

    林遥神色一动,被这样的怪现象弄得哭笑不得,无奈何地正要下定论的时候,耳朵里却出现了声音…

    “老头,我跟你说话,你能听见么?”

    如此清脆悦耳的声音,还会是谁?自然是水仙花儿那丫头。林遥不禁莞尔,顿时恍然:原来是她在念叨我,难怪我直打喷嚏……

    “五年了,你真的仙去了么?”水仙花儿自言自语。

    “当然没有。”林遥不由得咕哝了一句。

    “啊!老头……老头…”水仙花儿惊叫起来,声音变得非常激动,“…是你么?是你在跟我说话么?你能听见我说话?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是么……”

    嗯?林遥心里大吃一惊:她居然听见了我的咕哝声…

    林遥沉思片刻,心下澄明:并非她能听见我在这里说话,而是我用意念对她说话,使她能够听得见…

    “老头,你就现身出来吧……”水仙花儿满洞天飞跃寻找,甚至迎风站立在洞口高处四下观望,又哪里找得到人影。林遥琢磨着,要不要回答她,要不要去见见她,半晌之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出现,目前自己还需要成长,默默的关注这一切或许会好些。

    “老头…”水仙花儿飘落到,洞天当年被雷轰塌的那片废墟上,流下了眼泪。

    “老头,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愿意同你一起被埋葬。”水仙花儿蹲了下来,双手环抱膝盖,身子蜷缩着自言自语,轻轻哭泣。

    “傻丫头…”林遥又喃喃了一句,意念没有放出去,观察水仙花儿,果然未见她反应。

    “没有你的岁月,你知道我有多孤独么?就像你说的那样,寂寞如雪…”

    “我会想你说的每一句话,想象洞天里满是你的影子,想着你躺在岩石上的姿势,想着你的神情,想着你潇洒吞噬那些飞来吃我的妖物,想着你的大嘴巴,想着你骨溜溜转动的大眼睛,想着你扁平的鼻子,想着你的头发、胡须、眉毛从灰白到雪白,想着你现出原形,我不讨厌你那副模样了…”

    “我真的、真的不讨厌了,呜呜……”

    真是言者伤心,听者也想落泪,更何况这些话都是对他说的。林遥眼眶湿润了,心里说道:丫头、丫头,别哭、别哭了,我还活着……

    “我总是想着你,就躺在那里懒洋洋的观天…”水仙花儿站起身来,抬头仰望,“你说天上的浮云,时而会蒙蔽我的双眼,要穿过云层,才会发现深远、看到深邃。可是我一个小妖精孤零零的,看那么远、看那么深又有什么意思呢?宁静,宁静就是品味寂寞么……”

    唉,可能是吧!林遥心里感叹。

    水仙花儿仰望着,良久、良久……天穹中的浮云飘过,又是蔚蓝的深邃。蓦然间,洞口却出现了一张网,向水仙花儿顶头罩了下来。林遥当然看见了这一幕,并且看到那是十只蜘蛛精,共同结成的一张毒丝网。

    只见,水仙花儿俏生生站立在那儿,竟是不闪不避,待毒丝网落近之时,才挥动手臂向上一托,强劲的法力激荡开去,瞬间将那张毒丝网化得灰飞烟灭。

    “你们来呀!你们不是都想吃了我么?来呀,来呀!”水仙花儿神情大变,冲着上空娇声怒吼道。

    十只沿着洞壁往下溜的蜘蛛精,不禁都停顿住。然而,水仙花儿却在此时飘身而起,琥珀色的绸带已在手,四面挥击。

    啪啪!啪!啪啪!啪!

    霎时命中了六只,随着六声响跌落下去,又听见嗒嗒嗒嗒嗒嗒六声响。

    另四只,迅即也动了,不过不是反击,也不是继续往下溜,而是往上溜去。来时容易去时难,水仙花儿哪能就这么放过它们,半空中旋即飞跃追击,那凌空翩翩的美妙姿势,有九分像仙女,却还有一分像魔女。

    “仙子饶命,是我们有眼无珠……”

    “仙子饶命,是我们不开眼……”

    “仙子饶……”

    “仙……”

    四只蜘蛛精,见水仙花儿已经追至头顶上,赶紧开口求饶。

    啪!啪!啪!啪!水仙花儿哪听它们废话,爽利的四下分击,将它们全都一一击毙!

    “呃呃呃呃……”

    惨叫之声还在回响,四只蜘蛛精从泂壁掉落下去,又是嗒嗒嗒嗒的四声脆响。

    旋即,水仙花儿飘然而下,身影立定在那块岩石上,娇俏的容颜异常冷峻。琥珀色的绸带迅速收回腰间,只见她身子旋转、拂动着手腕,将那十只趴在地面上动弹不得的蜘蛛精的精魄一并吸取了出来,一起飘落到手掌上,旋即被吸入口中。

    干净利落,好纯熟的手法!林遥被惊着了。

    “老头,你说这个世道很残酷,为什么还要把我独自留下?我不快乐…”水仙花儿向着虚空扣问,双臂一挥洒,劲气飘荡而去,将那十只蜘蛛精的躯体,刹那间化为齑粉。

    林遥呆住了,心里有万般感慨,却也郁闷非常,很是无语……

    此时,林遥见到一只螃蟹爬上了岩石,是那只有百多岁的螃蟹,若干年过去,它的身子比海碗略大一点了,但离成精还有那么长的一段岁月。

    “小家伙,你快乐么?”水仙花儿盘膝坐了下来,面对着螃蟹爬近。螃蟹如望哨般的眼睛探出来,似懂非懂的样子,却哪里能够开口说话。

    “唉!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能回答我…”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时常过来陪伴我。”水仙花儿说着,用手指摁在螃蟹厚厚的背壳上,望着它横着左移几步,又横着右移几步,却脱离不了水仙花儿春葱般的玉指,便只好停止下来,两只望哨般的眼睛转动了几下,缩回去又探出来,表情有些无奈。

    “其实,有时候我好羡慕你,没有成精、没有开窍,便没有那么多忧愁,不知道快乐、也就不知道痛苦…”水仙花儿手指放开了螃蟹,那只螃蟹却也呆在那里没有动,一副认真听话的样子。

    “你还记得老头么?我很想念他…”听到水仙花儿这句话,螃蟹躯壳晃动了几下,仿佛是点头的意思。

    “唉!不跟你说了,我要立即消化精魄,否则老头会当心我……”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