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少了地魂,以后性子冷漠、孤僻,甚至会不近人情;男孩伤了天魂,以后…”徐世谦顿了顿,续道:“…头脑会有点不灵光……”

    “性子……冷漠…孤僻…不近人情…”戴兴顺女婿喃喃…

    “头脑……不灵光…”戴兴顺女儿喃喃…

    “就是说…我外孙儿已经傻了…”戴兴顺嘀咕了一句。

    “所幸两个孩子的命魂都在,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无大碍。”徐世谦对戴兴顺女儿、女婿说着,却是没有理会戴兴顺,连瞥都没有瞥一眼。

    “外孙女少了地魂…没有了地魂,那不就成妖了么…”戴兴顺嘴里嘀咕着,心里无法接受,活过来的是一妖娥子一傻子,那是比夭折了还难受,不禁责问道:“…徐巫师,怎么会这样呢?你是怎么救的人?怎么把人救成这样?”

    “戴兴顺…”徐世谦直呼其名,目光凌厉瞪视之。

    “岳父…”戴兴顺女婿见两人神色大变,连忙要劝解,“…徐巫师……”

    “徐世…徐巫师,你不能这样对我…”戴兴顺没给女婿说下去的机会,也直呼徐世谦之名讳,却是没敢呼下去,可怜巴巴泄气了。

    “你怪我?直至今日……你都不知道反省,心里总想着怎样去陷害人,反受其害时,就怪这怪那怪罪所有人。许多事情无法挽回,却是可以避免的,而你从来就不扪心自问,这些祸事为什么会接二连三落到你头上,造孽的人是谁?”徐世谦十分愤怒地说着,忽然大喝了一声,斥责道:“是你!是你自己在造孽!怨天怨地又怨得了谁?”

    “徐巫师,我…我…”戴兴顺被当头棒喝,老脸终于羞愧了。

    “这十年来,你所做的卑劣行径,我虽然看不过去,但从来不会干涉,也不想干涉;你请我相助的事情,只要没有违背我的原则,我也都没有推却;你向我请教的问题,我也都一一为你解答,并且指点到关窍,可是你从来没有认真思考,执迷不悟…”徐世谦数落着,语气加快又加重,“…你的眼里除了自己,就会利用人、害别人,容不下戴垟任何人过得比你好。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所拥有的一切身份地位,都不是你自己修得而来……”

    “…”戴兴顺听着,浑身真发冷汗,其他人又哪敢插口多言。

    “还记不记得?你我初次碰面,我到府上来是为什么…”徐世谦语气恢复如常,平静地问道。

    “………”戴兴顺心头赶紧回想,努力地回想着,忽然想起:“…为了,找家父……”

    “你虽然没有放在心上,总算还没有忘记。”徐世谦点了点头,继而说道:“令尊当年于我有恩,十年前我到府上便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可惜他已故去……好人不长命。在戴垟逗留了十年,我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徐巫师…”戴兴顺恍然了,想挽留却实在不好找理由。这十年来家人逢难关头,都得他出手相助,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的面子,却原来是老子留下的余荫。

    “今后,你好自为之吧…”徐世谦振衣就要出门而去。

    “徐巫师…”戴兴顺一急,当即跪了下来,“…请你看在家父的份上,再……再留下来救救我的外孙儿、外孙女……”

    “徐巫师,求求你了…”戴兴顺都跪下了,其他人便跪了一地。却还有两人站立着,那是戴兴顺的女儿、女婿,手里都抱着个孩子,神色有失落,望向徐世谦的目光,也有期盼。

    “徐巫师,谢谢你…我会好好抚养孩子…”戴兴顺女婿说道。

    “任何情况,都不是绝对的,女孩缺失了地魂,性情虽然更接近于妖,并不等于说她就不是人,你们夫妇若善待于她,总有一天会发现,残缺之美也很动人。”徐世谦望着这对夫妇,随和的语气像长者。确实也是长者,虽然看起来四十来岁,其实已年过六十,要不怎么和戴兴顺父亲有交往,“世人皆道妖无情,那是偏颇之见,有情有义无情无义,人与妖没有多大区别,人类生来便有地魂,若无情比妖更甚,妖类生来缺失地魂,若受感化却会比人更有情义……好好善待这孩子。”

    “是。”戴兴顺女婿神色舒缓,应声道。

    “男孩伤了天魂,即便是灵智有损,并不等于说他的人生,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孩子傻点同样有福气,缺失一部分灵慧,同样也就少了许多烦恼。”徐世谦之言,对于屋子里这一干人,可以说是前所未闻,“岂不闻天道酬勤、地道酬善,却与智慧无关。况且,这孩子天魂还在,并非木头人,若有造化、得善缘,很开窍也不是没有可能……好好珍重这孩子。”

    “徐巫师的话,在下铭记于心…”戴兴顺女婿已是满脸感激之色。

    “戴兴顺…”徐世谦这才转向跪在面前之人,冷声叫道。

    “在…”戴兴顺听得痴了,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回应。

    “最后赠你一言:少做些有损阴德之事,给子孙留点福气…”徐世谦面无表情,说完飘然离去。

    “徐巫师…徐巫师…”戴兴顺爬起来、追出去,哪还有人影。

    “我们也走吧…”戴兴顺女儿,对丈夫道。

    “走?”戴兴顺女婿愕然,见妻子瞅着岳父背影的神色,自然便懂得了。

    “回去,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戴兴顺女儿丢下一句,抱着男孩径自出了房间。戴兴顺女婿随即便跟上,自然也有回自己家的想法,只是不太好提出。

    “女儿、女儿…”戴兴顺见女儿擦肩而过,便即叫了她两声,竟是没有回头,显然是不爱理会了,于是又叫跟在她身后的女婿,“…贤婿……”

    “岳父,你保重…”戴兴顺女婿转头,匆匆说了一句。

    “小妹、小妹,你这是…”不受父亲待见,没有参与捉鬼的憨厚青年,从另一间房里跑出来,在大门口追上她。

    “我们要回去……”

    “这大半夜里的,即使要回去,明早再走不迟……”

    “我等不得,一刻也呆不下去了,现在已经是凌晨,离天亮也没有多久……”

    “这……”

    “二哥,你好好保重…”

    “二哥保重…”亦步亦趋的戴兴顺女婿,跟着也说道。

    “保重…”憨厚青年喃喃,望着小妹、小妹夫、以及两个外甥,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感谢“天下贼手”的打赏,“冬の廿一”投的评价票6分,我很伤心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