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洞天里的漫长岁月,便又想起水仙花儿那丫头来,如今开了天眼,不知能否看穿雁荡山?一念至此,林遥当即凝神,目光向虾蟆洞方位探去……

    旋即,眼里浮现出一个俏丽的身影,崩塌了半边的虾蟆洞底,水仙花儿坐在岩石上,正打坐用功呢!那是当年,林遥本尊睡大觉、发呆、观天的那块岩石,脑袋里顿时浮现了自己的身影,却是有些模糊不清,身子骨都已埋葬在崩塌的废墟中,想起当时的情景,心内波澜起,唏嘘不已。

    林遥静静地望着,想着这几百年来,洞天里的点点滴滴……

    回过神来,长吐一口气,又用天眼、天耳察探戴家的情形。

    事发的房间里,已不见戴兴顺等人,尹巫师暴毙的尸体,以及那个像自己的木偶,倒还在原地。林遥目光移动,搜索他们的去向,旋即见到大多数人都聚在另一间房里,有惊惶失措的、有手忙脚乱的、更多的是拿着法符如瞎猫捉耗子般,紧张地如临大敌。

    而那四只小鬼,确实在这间房里,飘忽闪动躲避着法符,好像比刚从木罐里出来时,要灵活得多。

    如此看来,戴兴顺等人手上虽有法符,却也奈何它们的不得。先前,四只小鬼还有点怕众人身上的阳气,此时与众人周旋了一番,见众人天魂、命魂散发的毫光、微光伤不了它们,穿梭其间更是游刃有余。

    林遥也看出来,这四只小鬼居然不是魂影新嫩,而是幽灵。

    确实是幽灵,尹巫师到四处乱葬冈,寻找的小孩魂魄,也哪会是普通资质,这四只也饲养了有些年月,当然都已经进化。

    只不过,四只小鬼向来听从尹巫师的指挥,此时没有了主人,便像是从笼子里跑出来的小兽。尽管还有些天性,但饲养的小鬼,可不是小孩,也不比其它小动物。谁养小鬼,是为了好玩呢?就像修真者养灵兽,都是要用来对敌出奇制胜,因此饲养的小鬼,远远要比孤魂野鬼残忍嗜杀,甚至许多饲养小鬼之人,没有足够的修为控制逐渐变强的小鬼,而被自己饲养的小鬼反噬掉。

    当然,养鬼只能是养小鬼,越小夭折的越好,最好小到没有出娘胎,地魂越没有开化,才越容易掌控,惟命是从。

    四只小鬼听惯了指挥,此刻没有了约束,反而不知道要干什么。见戴兴顺的女儿、女婿抱着各抱着一个昏迷的小孩,不停地叫唤,叫不醒、急得快要哭的样子,可能四只小鬼已经干下事来。

    徐巫师留下的法符,也是非同小可,有专门克制鬼物的禁咒,四只小鬼周旋一会儿,感觉到了威力,看样子是知道怕了,想要溜走。

    门边却站着两人拿符之人,看样子在这间房里,是一定要捉住它们了。

    嗞!终于有一只小鬼,碰到了符上,显露出影子来。

    旁边的两人,顿时也将法符拍向小鬼,却不料那小鬼还能够动弹,只见一抹灰影迅疾飘忽向上,瞬间没入了戴兴顺女儿手上抱着的小女孩身体里。有几个拿法符正要拍过去,见到如此情况,顿时便住了手,一时不知所措。

    “小鬼附身…”戴兴顺嘴里惊呼,手上却没有迟疑,法符拍到了小女孩额头上。

    又是发出嗞的一声,一抹灰影从小女孩身体脱离出来,旋即又窜到了戴兴顺女婿手上抱着的小男孩身体里,旁边的人有了先例可以效仿,便也将法符拍向小男孩。就在这一瞬间,没等此人手上的法符拍到,小男孩仿佛活过来似的,身子忽然脱离了戴兴顺女婿的双手,凌空而起一个腾翻,轻轻巧巧竟然落在了戴兴顺女儿的脑袋顶上。

    如此一来,众人就更加难办了,戴兴顺顿时也手足无措,戴兴顺女婿更是手足无措,怔忡得不知怎么办才好,而最抓狂是戴兴顺的女儿,手里抱着一个女孩,头顶站着一个男孩,还都不知是死是活。

    另三只小鬼,也都没有闲着,把房间里的众人,搅得是昏头转向。

    嘎吱,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门口出现一个人。林遥在举家搬迁到荫冈那一天,在人群中见过此人一面,当时觉得此人法力不容忽视,因此有印象。先前听到尹巫师与戴兴顺的谈话,不用猜测,此人应该就是徐姓巫师,徐世谦终于到了。

    嗞!嗞!嗞!

    徐世谦手捏法诀,向不同的方位连指三下,众人瞬息间听见三处声响,霎时便看见三缕乌烟袅袅,旋即飘散无影。

    嗞…

    而此刻,徐世谦已然飘身向前,一指点在小男孩眉心,小鬼附在小男孩身上,压根躲闪不及,便即被迫出了小男孩体外,鬼影从背面出去了。徐世谦左手一把抱住将要倒下的小男孩,右手旋即一挥洒,小鬼顿时被化为乌有。

    四只小鬼,把戴兴顺一干人等,弄得是焦头烂额团团转。徐世谦一到,三招两式,就全部消灭掉了。

    “徐巫师…”戴兴顺叫了一声,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

    徐世谦摆了摆手,抱着小男孩放在床上,戴兴顺哪还敢废话,众人虽然都刚刚被四只小鬼折腾得够呛,此时却连大气也不敢喘。

    只见,徐世谦嘴里念动,双手向小男孩,推动法力。

    片刻之后,罩在法力中的小男孩,从昏迷醒转。

    “哇…”

    小男孩哭出声来,戴兴顺一干人等不禁露出了喜色,但没见徐世谦收功,全都不敢作声。

    收功之时,徐世谦眉头紧锁了一下,默然转身望向小女孩。

    戴兴顺的女儿,赶紧将手里的小女孩递送过来。徐世谦接住,放到床上,将哭泣的小男孩抱起来,交到她手上。

    然后,徐世谦嘴里念动,施法救女孩。

    片刻之后,罩在法力中的小女孩,也醒转。

    “呜……呜…呜哇…”

    小女孩哭出声来,众人欣喜,徐世谦收功之时,仍然眉头紧锁了一下。

    “徐巫师…”戴兴顺喜不自禁,说道:“…多亏有你,救我外孙儿、外孙女……”

    “兴顺老弟,事情没有如此乐观…”徐世谦沉声道。

    “怎么…”戴兴顺的笑脸,一下子僵住了。

    “男孩、女孩的性命……都无碍…”徐世谦说道。

    “徐巫师…”戴兴顺女儿脸上有点当心,自然是听出了徐世谦言之未尽。

    “徐巫师…”戴兴顺女婿自然也看出来了,诚恳道,“…还请直言,无论怎么样,相救小儿小女的大恩大德,我们夫妇永世不忘……”

    “唉……造孽呀!多么可爱的一对龙凤胎,可怜的孩子…”徐世谦叹息道,满脸惋惜之色,“…我虽然及时将两个孩子救醒了过来,然而……女孩少了一魂,男孩伤了一魂,我却是无法补救。”

    “小女…少了一魂?小儿…伤了一魂?”戴兴顺女婿惊骇疑惑,颤声问:“那、那会怎么样?”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