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之后,林遥迎来了妖孽人生的第五个春天,梨花盛开了。

    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用来形容如今的荫冈,最为恰当不过。林遥此刻的心境,也如眼前盛开的梨花,意气殊高洁。

    林毅、方菲为此壮观的景象,心灵震憾了。一夜之间,蓦然见到这些梨树一起开花,竞相绽放,花香袭人,景致撩人。视觉、嗅觉、感觉都受到强烈的冲击,仿佛梦幻之中:千树堆雪吟浅笑,带雨含香,独领风姿俏。

    去年,林毅曾经数过,然而一棵一棵地数了两遍,却没有数清楚确切有多少株,只能够确定在一千株以上,将近一千一百株的样子。大前年的春天,林毅看到那遍地发出芽来的幼苗,还以为是眼花了,待落实的确是梨树幼苗后,很有点想不通妻儿是怎么种出来的。方菲也想不通,若不是看见大片的树苗,都已经忘却曾经陪儿子瞎忙活的播种,而且半途而废了。

    然而,幼苗逐渐长成梨树,如今梨花开满了枝头。

    那年,林毅在茅庐前面埋下的十多颗枣核,也有发芽了六棵,并且成活了。三年里,林毅还陆续种活了八棵桃树、五棵李树、六棵橙树、十三棵橘树、三棵柚树、三棵杏树、十一棵栗树、两棵柿子树、五棵石榴树、十四棵枇杷树、九棵葡萄树,成绩也相当斐然。

    当然,气势上没法跟这片梨树相比,一千余株挺拔而立,约摸占地三十亩。

    即便是种了这么多,在这五百余亩的荫冈,空间还很大。

    在荫冈这里,能与梨花盛开的壮观景象一较高下的就数咕咕叽叽了,如今可不是一大十二小的十三只,而是数百只的大公鸡、大母鸡,以及数千只的小鸡仔,一起张开翅膀奔跑的情形,场面也是壮观无比。而小鸡仔又喜欢跑进梨树底下,密密麻麻的一大群叽叽叽叽个不停,与梨花枝头的蜜蜂嗡嗡嗡嗡,相映成趣。

    当年的十二只小鸡仔长大,八只雌的在年底开始下蛋,次年春天纤瘦母鸡开始赖抱,接连赖抱,孵了一窝又一窝,又一年春天,上百只新晋母鸡下蛋,九只母鸡赖抱,鸡生蛋、蛋生鸡到如今,便成了如此壮观的家族。

    荫冈的草坪上,纤瘦母鸡依然是那么的纤瘦,不见长肉却似乎长高了些,大摇大摆的混在鸡群中,一眼便能望见它,很有鹤立鸡群的派头。

    三年来,荫冈这块地方发生着变化,也发生了许多事,林毅、方菲只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蒸蒸日上。

    方菲悉心哺育儿子,一直到儿子三岁,才断奶。这个时间点,林遥的元神完全恢复,并且感觉到了修为的增进,却是非常的微妙,琢磨不透。

    林毅已经开始教儿子识字,对儿子的过目不忘、聪慧好学、机灵异常,真是万分欣喜、十分欣慰。仓颉造字的时候,林遥的本尊正呆在虾蟆洞底观天,因此对方块字新奇,饶有兴趣地跟着父亲学,不过没有什么难度。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千余株梨树上,已是吊满了梨子,谚语有云:“桃三杏四梨五年”,这些梨树虽然开花结果早了点,却也不算太离谱。

    三年以来,封黎常年在林毅这里贩货,从最初的贩瓜,到贩蛋、贩鸡,再到今年夏秋季的瓜果全系列。封黎看到了形势的发展,明白凭一个人的力量,拿的货终究有限,竟然豁出了血本,购置了五辆马车,雇了十余人组成了一支商队,贩瓜果运往县城开拓市场。

    如今的荫冈,已经形成了全年不间断的供货链,财源滚滚。

    戴垟,也终于开始有人醒悟了,最先是娄今生找上来,贩卖起了瓜果。谷梁奋发、戴仲强随之也找了上来,戴垟陆续有人找上来,林毅自然是来者不拒。

    由于,林毅一个人处理这些事情,所以对来贩水果的人,要求是各自到果树上去摘,然后过秤交易。瓜多了、果多了、鸡多了、鸡蛋自然也多了,林毅哪顾得了那么多,钱多了、银子多了,儿子逐渐地成长,茅庐越来越显得小了。

    转眼,梨子也到了采摘的时候,林毅首先尝了一个,感觉与四年前封黎送的那半箩筐,滋味不太一样,至于怎么个不一样法说不清楚,总之是好吃多了。总之,在荫冈种出来的无论是瓜、是豆,还是果,都格外的可口。无怪乎,这么多人来贩卖,因为好吃自然就好卖,酒香不怕巷子深,瓜果美味也不怕种在偏僻的地方。

    天刚蒙蒙亮,封黎就带领着五辆马车来贩梨了,戴垟的人也陆续地赶过来,清晨成了一天里最忙碌的时候,上午就少一些,下午也还有个别的一些。直到夕阳西下,荫冈没有了人来人往,归复了宁静。

    “毅哥哥,遥儿的衣裤是你收了么?”方菲收衣服时,独独没见儿子的,不禁问了句。

    “我没收呀!”林毅答道,随口问:“你记得是洗了么?”

    “我们三口人家,今天洗的衣服也不多,怎么会忘记…”方菲奇怪,又道:“…就是忘记洗你的,也不可能忘记帮遥儿洗,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晒在这里……”

    “有没有被风吹走…”林毅说着,四下望了望。

    “三个人的衣服,晒在一条竹竿上,单单就吹走了遥儿的?”方菲也四周眺望,地面上哪里有衣服,连布料都没一块。

    “那就是…被毛手毛脚的人,顺手拿走了…”

    “什么拿走,偷走就偷走,毛贼…”方菲有点气愤,倒不全是因为偷的是儿子的衣裤、有多么的珍贵,而是曾经被伤的很深,当初私奔携带的细软,几乎都是珍贵、心爱之物,全都失窃于毛贼之手。

    “以后…注意点就是…”林毅说道。

    “注意什么,晒个衣服还要时时刻刻盯着?丢了就丢了…”方菲有些懊恼,毕竟儿子的衣裤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出来,丢了哪能不可惜,只是没办法。

    “娘,吃个梨,开心。”林遥走了过来,小手举着梨,抬起脑袋。

    “看见梨,娘就已经很开心了,但是娘想吃李。”方菲望着儿子,笑了。

    “我去拿…”林遥旋即噌噌噌,跑向茅庐。

    心里内疚与惭愧,多谢各位仍然支持,是我渡过此瓶颈的最大动力,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成长,情节有些纠结。过度三年了,码了删了码了删了,稍微顺了点,下章预告开天眼、开天耳,凝神还虚有突破的眉目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