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遥儿满周岁,却是什么都没有准备。”林毅忽然叹道。

    “需要准备什么?虚礼则免了吧!我看遥儿今天吃到梨就很开心。”方菲淡淡地笑道。

    “试儿的物品倒可以简单点,只是连长寿面都没有。”林毅说着望向妻儿,脸上颇有些惭愧之色。满周岁有个“试儿”礼,也就是后世所谓的“抓周”,是从楚国兴之,至江南盛行,而流传神州大地。

    “哦…”方菲怔了一下,顿时便也在意了,“…还真是的,我怎么都没想到呢?遥儿今天满周岁是大日子,别的就算了,长寿面可不能缺……”

    “那我……也去卖几个瓜,买点长寿面回来。”林毅即刻说道。

    “应该早想到这事,今日天色已不早了…”方菲心里也愧疚起来。方菲、林毅之前都没有想到,是因为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下,自己种出东西来,饿不着肚子就已经很满足了,而需要花钱的事,却是谁都不愿意去想。

    “林毅兄弟、弟妹、遥仔……”

    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不用回头看,便知道是戴喜贵来了。

    “喜贵大哥…”林毅真是不亦乐乎,笑脸相迎了出去。

    “今天是遥仔满周岁,我上午不得空,所以现在才过来…”戴喜贵跨步而至,后面还跟着个小尾巴。

    “遥仔…”戴小黑右手抓着父亲的衣角,望着林遥笑嘻嘻地叫了一声。

    “小黑哥哥叫你了…”方菲对怀抱中的儿子说道。

    “小黑…”林遥也满脸笑嘻嘻地,叫了一声。

    “要叫小黑哥哥,叫哥哥…”方菲见儿子口气好大,不由得教导。

    “小黑…哥哥…”林遥顿时口气弱了,自然是叫得不情不愿,一万零一岁的灵魂呀!

    “遥仔真聪明,才满周岁口齿就那么清晰了…”戴喜贵走了过来,夸赞道。

    “叫伯伯…”方菲接着教导儿子。

    “伯伯…”林遥声若蚊蝇,心里郁闷焉。

    “遥仔真乖,还有点害羞呢…”戴喜贵笑道。

    “喜贵大哥,请坐!”方菲旋即站起身来,让出位置。

    “帮遥仔带来点粽叶糕,还有长寿面。”戴喜贵说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随口又问了一句:“你们准备了长寿面没有?”

    “没有…”方菲不禁脸上一红。

    “多谢喜贵哥和嫂子,我们还真是什么都没准备…”林毅神态间不免有些讪讪,本来正为没有准备长寿面的事情纠结,都急着要去卖瓜再买面,恰在这时戴喜贵就到了,真是缺什么送什么,很令人感动。

    “行了,这不有了…”戴喜贵便即说道。

    “哦,喜贵哥先坐,我去给你们拿些梨来吃。”林毅说着匆匆走去了储物室,一会儿提了一篮子梨出来,见戴小黑跑到瓜地里去了,便扬声叫道:“小黑,吃梨……”

    “小黑…捉咕咕…”林遥嘟囔了一句,在娘亲怀抱里挣扎着,是要下来。方菲便放下儿子,见儿子立即向戴小黑跑了过去,也进入瓜地里。

    “遥仔,看”戴小黑扬了扬手上抓着的青蛙,得意洋洋道:“我捉到了一只田鸡。”

    “给我。”林遥走近前,伸出了小手。

    “好,你拿着。”戴小黑将青蛙放在林遥的小手上,又道:“我再去捉……”

    瓜地里的各种瓜几乎都摘了,只是瓜藤没有拔除,开始枯黄的藤蔓里还零落地挂着几个尾瓜,却仍然有许多的青蛙出没其间,而且秋天时候的青蛙,都不会很小。戴小黑很带劲地去捉青蛙,却不知林遥转眼间,便将手上的青蛙放掉了。

    戴小黑三岁多,手脚却也灵活,不大一会儿,又捉到了一只青蛙。主要还是青蛙都有点天然呆,人蹲着不动声色去捉它,它居然视而不见地趴在那里,戴小黑虽然是小屁孩,却显然习惯了钻地里头捉青蛙,捉起青蛙来有模有样,老有经验了。

    “这只大一点…”戴小黑笑嘻嘻地站起来,手里握着的青蛙挣扎不停。

    “给。”林遥又伸出小手,去要。

    “拿着……那只呢?”戴小黑也将这只青蛙,放在林遥的小手上,发现先前给的那只没了,便问了一句。见林遥摇头不语,便道:“你拿好了,我去捉……”

    转眼,林遥便又将手上的青蛙放了,见戴小黑瞅准了一只青蛙,蹲下了身子。

    “咕咕…”

    戴小黑正要扑过去的时候,林遥抢先叫了一声,那只趴着的青蛙立即便跳开了。戴小黑被林遥的声音分散了心神,不仅没有扑到青蛙,还栽了一跟头下去,顿时那颗小脑袋瓜子顶在了泥土上。

    戴小黑慢慢爬起来,真是灰头土脸,呸呸了几声,吐出了进到嘴里的泥巴,然后冲着林遥笑得无比灿烂。

    林遥哪能不回敬一下,旋即也是冲着戴小黑眉开眼笑,把笑容绽放得更灿烂。

    戴小黑还准备去捉青蛙,听着噗噗噗噗噗,只见无数的青蛙跳动起来,从瓜地跳到了红薯地里去了。红薯只是挖了一部分,剩下的部分仍然是绿叶叠着绿叶,有大片的红薯藤蔓掩盖,青蛙没入其中便不见了踪影。

    “遥儿,别玩了,请小黑哥哥过来吃梨…”方菲叫了声。

    “小黑…吃梨…”林遥就是不叫哥哥。

    “好吧…以后再给你捉青蛙…”戴小黑说着,满是泥巴的小手拉住了林遥的小手,便向茅庐走去。

    林遥翻了翻白眼,又皱了皱眉头,却是任由戴小黑拉着走,嘴上也不吱声,心里有点郁闷哪!

    方菲准备了一脸盆清水,给戴小黑、林遥两小孩洗净了小手。戴小黑跑到桌子旁,拿起一个梨,双手捧着便咬上了一口。林毅削好了一个梨,切分成了四块,等着两个小孩子过来吃,见戴小黑拿了一个没削皮的整梨,而戴喜贵没有说话,愣了一下的林毅便也不好说什么,再说戴喜贵吃的也没有削皮,还真是父子俩。

    林遥见了,颇为赞同戴喜贵、戴小黑父子俩,吃梨就应该如此,连皮还要带核一起吃才够豪爽,削皮去核不营养。于是,林遥走过去,也想抓一个整梨。

    “遥儿,给”

    林毅见到,立即拿了一块,递过来。

    林遥没有戴小黑高,站在地上够不到桌面,想想还是罢了,只得接过父亲手上的梨块,不禁撇了撇小嘴。

    求收藏、求包养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