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方菲面对着火海,被烤得脸上红扑扑的、身上热烘烘的,至于这场大火到底是怎么来的,只道是夜风把篝火吹了过去,而引起的燃烧。

    这一烧,也把心里的郁闷,烤去了一大半。

    戴垟的方向,影影绰绰的出现了一些人,却是没有一个人走近,全都远远地观望着这片火光。夜晚,戴垟的人没谁敢来此乱葬冈,也只有像林毅这样的外乡人,愣头青似的拖家带口到这个鬼地方过夜。林毅一家三口,此时在戴垟人的心目中,已经是在劫难逃。

    林毅也不在乎众人的目光,就在篝火边燃烧不到的空地上,打了个地铺,一家三口相依相偎和衣而眠。

    火借风势、风助火势,乱葬冈依然在继续燃烧……

    次晨醒来的时候,乱葬冈已经是一片灰烬,那间茅草屋的地方,也被烧得焦黑。只有若干棵大树,被烧成了光秃秃的木头,却仍然挺拔地立在那儿。

    林毅望眼过去,没有了昨天的阴气沉沉,灰烬焦土余温,散发着丝丝热量,空间却是大大的开阔了。

    此时,林毅见到戴垟的方向,有七八个人走了过来。距离近了,渐渐看清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人是戴喜贵,另外四人在农忙时与戴喜贵家互相帮活,林毅曾与他们碰过几次面,另三人却是陌生面孔,八人手上都拿着家伙,不一会儿便来到近前。

    “林毅兄弟…”戴喜贵微笑地招呼一声,将肩膀上的锄头放了下来,用双手拄着。后面跟上来的七人,随之分开站定,只见他们或扛着铁锹、斧头、锤子,或拿着镰刀、锯子……都是一脸春风般的笑容、一身庄稼汉的装束,摆着最自然的造型。

    “喜贵哥,你们这是…”林毅也不禁微微一笑,哪会认为戴喜贵这是带人来落井下石。

    “昨夜好一场大火,我便知兄弟与弟妹、遥仔吉人天相,定会安然无恙。寻思着,兄弟匆匆忙忙乔迁于此,总得有个新居吧!这不,叫上了几个伙伴一起过来,准备给兄弟搭盖一间茅庐…”戴喜贵非常实在,危难时刻相当靠得住。

    “喜贵哥…我这是…求之不得……”林毅激动了,流落到戴垟这个地方,不幸中之万幸是碰到了好邻居,很多事情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那就不说客气话了,兄弟想怎么搭盖,便请直言…”戴喜贵很豪爽地说道。

    “盖茅庐这事,我哪儿懂,还是请喜贵哥看着办。”

    “那好,那你就选一块地方,我们帮你盖就是…”

    林毅四周环顾了一下,五百亩的荫冈一片灰烬,最干净之处就是脚下站着这里,地铺还没有收拾。

    “就在这里吧…”林毅说着,随即将地铺卷起来。

    “伙伴们,看我们的了,行动”戴喜贵吆喝了一声。

    “好嘞……”七条汉子齐齐应答,便三三两两分头行事。

    “各位大哥,那就辛苦你们了,多谢多谢了。”林毅连忙作揖,表示万分感激之情。

    “别跟他们客气,他们有的是力气。”戴喜贵笑道。

    “林毅兄弟是喜贵哥的兄弟,也就是我们的兄弟,客气就见外了哟…”一个瘦高汉子经过林毅身旁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高粱秆子说得一点没错…”左边一个长相精悍,中等身材的汉子附和道。

    戴喜贵用镰刀,砍了几根拇指大小的木棒过来,一头削尖了,在林毅指定的地方,估摸着位置先在地上钉了一根进去,再将带来的一捆绳索抖开。然后叫林毅过来拉住,戴喜贵在直线的另一边,又用削尖的木棒钉进去,绳索绑定成直角拉开,如此这般两人协作划出了一个长方形,便是茅庐的面积了。虽然只是一间,一家三口住,看来也不算狭窄。

    那七条汉子,从被火烧掉枝叶的秃树里,选择些尚可用作木材的,一棵一棵锯倒了,用斧头削去了焦树皮,陆陆续续抬过来。然后截取,做成了木桩取代了小木棒,用锤子将之一一钉进去,基脚打稳之后,接下来便是搭建的事情了。

    “那四位你都认识的…”众人边忙活边说着话,戴喜贵扬头跟林毅示意了一下,然后介绍起另三位来,“…那个腰长黑瘦的叫谷梁奋发,外号高粱秆子;上面那个不爱说话的闷葫芦,大名叫娄今生,外号哑子;里边这个手脚麻利、一脸精悍的小子,名叫仲强,我们都叫他小强子。”

    “林毅哥…”小强子随即打了声招呼,没有介绍姓自然是姓戴。

    “强子哥辛苦了…”林毅面带笑容回应,看对方模样年龄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大。

    “腰长黑瘦…嘿嘿……喜贵哥这一形容,高粱秆子的外号恐怕就要改了…”那四位其中一人笑道。

    “嘿嘿……改成什么呢?”旋即听见其中一人笑问。

    “改成什么?不能改得太离谱,你们说以后叫他黑高粱秆子,怎么样?”

    “甚好…甚好…嘿嘿……”

    “你们几个的外号,我也要帮你们改改。”谷梁奋发忙里抽空回了一句。

    “随你便,总之我们今后就叫你黑高粱秆子了…”

    “太对了…”

    “对头……”

    “是的,不错……”

    “林毅兄弟,你知道喜贵哥的外号叫什么么?”谷梁奋发一人说不过四个,于是转移了目标。

    “喜贵哥也有外号呀!那叫什么?”林毅心情舒展了,自然要凑合。

    “我们几个中间最好听的一个外号,就数喜贵哥的喜得贵子。”谷梁奋发得意洋洋地说了出来。

    “喜贵哥……喜得贵子,果然不错,喜气。”林毅笑容可掬地赞道。

    “黑高粱秆子,我们几个一大半的外号,都是你给整出来的,以后我们要多给你取几个…”戴喜贵笑容满面地,向谷梁奋发回敬过去。

    “喜贵哥,要说腰长我认了,林毅兄弟也没我高。要说到黑瘦么,我就得谦虚一点,你家小黑现在就比我黑瘦,等你家小黑长大了,铁定比我更黑瘦…”谷梁奋发随口举了两个实例,却是恰如其分。

    “唉,咱家小黑,还确实比你黑…”戴喜贵也承认这一点。

    “黑不好么?我就喜欢你家小黑,居然长得比我还黑,哈哈…”谷梁奋发说着,张开了嘴不禁大笑。

    码着码着眼睛眯了一下,昏头昏脑睡着了……被机器轰鸣声雷醒了,烦死了……突突大爷的,唉……大家收藏支持下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