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途穷,一家三口面对着一间已经衰败得不成样子的茅草屋,愣愣地发呆。

    林毅走上前去,轻轻推敲了一下,只见整个茅草屋倾斜晃动,忽然哗啦啦应声而倒。随之而起的是,不知沉积了多少年的灰尘,有着一股刺鼻的腐朽味儿。林毅用衣袖在脸前挥了几下,摒住呼吸四处察看,估计今晚还是露天过夜比较好,一切都得等明天再作打算了。

    随手捡起几根朽掉的木桩,信步走到一处空地上,搭起了一个架子,又就近找了一些干柴过来,点燃了便是一堆篝火。

    荫冈这块荒僻的地方,丛生的杂草足有一人多高,其间零零散散的有一些树木,不知道有多少幽灵存在,夜色逐渐笼罩下来,越发显得阴气沉沉。

    夫妇两整天都没有吃东西,林毅烧烤了些食物,饥肠辘辘的他见一家落到如此地步,竟是食不下咽,方菲也哪有味口呢?

    林毅深深地自责,但还得生活下去,硬是把食物啃进肚子里去了。方菲也是如此,不吃东西,恐怕会饿着儿子,想到儿子想到如此境地,又不禁心疼不已。

    昏暗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月光,朦朦胧胧的洒下来。此时,林毅发现一个白衣飘飘的人影,向他们走近。

    “戴有利?”林毅、方菲看见了白衣人的面容,心里都不禁咯噔了一下。

    “你们……一家人为何在这里?”白衣人停止了脚步,开口说道。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林毅看清了此人只是与戴有利有几分相像,身段要小一些,并不是戴有利,篝火的光亮映照之下也有影子,看来也不是鬼,但这种环境里还是透着一股蹊跷,于是壮着胆子问。

    “萍水相逢,贱名不足挂齿。”白衣人淡淡回应。

    “阁下从哪里来?”林毅又问道。毕竟此人样貌与戴有利相似,又没有脱离戴垟的范围,八成还是戴兴顺的近亲晚辈。

    “我就住在这附近,见到这里有火光,特意过来看看。”白衣人随意地说道。

    “附近?”林毅疑惑了一下,这儿与戴垟最近的住户是谷梁坡几家,却也有两里路程左右,便问了一句:“是谷梁家的么?”

    “戴家的。”

    “附近哪有住着戴家人…”

    “有,很多哟!”

    “很多?”

    “我好久没吃了,你们来得正好…”白衣人说着,走向前来。

    “哦,还有一条腊鱼,刚刚烤热了的。”林毅随手拿起鱼叉,将叉尖上的那条腊鱼递了过去,方菲却感到不对劲,就在此瞬息之间,夫妇俩忽然同时失去了知觉。

    “好粉嫩的小娃娃……”白衣人也没有去想为什么两个大人会晕过去,被他吓晕过去的人太多了,嘴里感叹了一句,面容骤然一变,咧开了血口露出了森森的獠牙。毫不提防,眼前的小娃娃忽然窜将上来,直接穿腰而过

    怎么回事?白衣人…应该是白衣鬼张口尚未吃到人,一时之间合不拢来,还没想明白,身躯就慢慢瘫倒下去,瞬间化作一滩血水,顿时魄散魂飞。

    此时粉嫩的小娃娃,林遥手里正握着一颗鸡蛋大小、散发着微光的墨色鬼丹。

    方才关键时刻,林遥双手悄悄一捏,使父母暂时昏睡过去。要对付眼面的白衣鬼,林遥婴儿脸蛋虽然面不改色,心里却也不敢怠慢,元神尚未恢复到凝神还虚境,眼前的白衣鬼可不是魂影新嫩,而是结成了鬼丹,能够重塑肉身的鬼。尽管仍然缺失命魂、天魂,却是可以有形有体、光照有影子,看起来跟活人没什么两样,其修为绝不容小觑。

    林遥的法眼能够看出白衣人是鬼,白衣鬼的法眼却是分辨不出林遥是妖孽,看见有三魂七魄的血肉之躯,自然以为就是个粉嫩的婴儿了,结果猝不及防便着了道儿。

    杂草丛中,无数幽灵的眼睛,都盯着林遥以及昏睡的林毅与方菲,忽然飕飕飕飕飕……

    无数的厉鬼钻了出来,向林毅、方菲扑闪过去,向林遥侵袭而来。林遥守护在爹娘身边,将白衣鬼的鬼丹扔入怀中,一双小手臂一张,两股劲风激荡开去。

    嗤嗤嗤嗤……

    无数的魂影消散于无形,又是无数厉鬼飘忽出现……

    飕飕飕飕飕飕飕嗤嗤嗤嗤嗤嗤……

    这些虽然都是厉鬼,却是还都没有结成鬼丹。千百只厉鬼没有约束、不分次序,仿佛发疯了一般,纷纷扬扬冒了出来、扑了过来,顿时被林遥挥洒的劲风激荡得,魂影飞的飞、散的散,乱成了一团乌烟瘴气。

    不断地有魂影消散、陆续地消失在夜色中,厉鬼逐渐少了下去,终于没见出来的了。

    然而,杂草丛里仍有若干鬼魅的眼睛,注视着林遥的一举一动。

    林遥单手一挥洒,无数火苗从篝火堆中激射而出,落向了杂草丛,点点星火燃了起来、烧了开来。火势借着一股股春风,迅速地蔓延开去,变成了熊熊的烈焰,滚滚燎原……

    躲在杂草丛里的鬼魅望火而散、望风而逃,整个荫冈燃烧了起来,形成了一片火海,冲天的火光,染红了半边夜色。

    林遥随手一拂,化去了白衣鬼留下的一滩血水,然后轻轻一蹦达,躺在了娘亲的怀抱里。

    “着火了,着火了……”

    方菲醒转过来,睁眼便见到如此大火,惊慌地叫道。

    “咦,怎么烧起来的?”

    林毅摸不着头脑,却想烧得好,把这片杂草丛烧光了,春雨落下来,开垦种上花生、玉米、瓜果……便是一番新景象。

    “那个人呢?”方菲突然想起来,环顾四周问。

    “对呀!那个白衣人呢?”林毅随即也想到。

    “毅哥哥,我方才感觉那白衣人不对劲时,忽然就晕了。”方菲说着哆嗦了一下。

    “我一直有疑惑,反正是弄不明白,就不去想了,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晕了。”林遥随口说着,倒是很淡然。前天被戴有利装鬼吓了个半死,今晚跟一个真鬼说了半晌话,却是相当镇定自若。

    “即便他不是戴有利,我也觉得他是鬼…”方菲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是人也好、是鬼也罢,我们都落到如此地步了,还怕什么呢?”坎坎坷坷一路来,林毅无奈之后,也坦然豁达了。

    “娘,不怕…”林遥在娘亲的怀抱中,离她的心跳声最近。

    “嗯。遥儿说不怕,娘就不怕……”

    求收藏,终于搞定,码得太晕了,唉唉…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