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潮部分,情节刚刚开始抖,千丝万缕如幽魂在,昨天码得头昏脑胀,今天爬起来修整了一下,读起来兴许会比较合情合理、出乎意料些。收藏吧!让我们的小妖孽更茁壮地成长,让本周的我裸奔得更起劲……

    “等我停下来,却又听不到任何动静了,于是我继续走、前面的脚步声也走,再次噔噔噔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不禁咯噔起来。”林毅打了个哆嗦,接着说下去:“如此三番五次,我的心里就发毛了,而两旁的树林阴森森、前路的方向黑沉沉,我瞪大了眼睛也只能看见模糊一片,晚风也凉飕飕的,吹得我毛骨悚然……”

    “回家,我要回家…”林毅语气转为柔和,喃喃了两声,然后又道:“…我提心吊胆地走着,逼迫自己不去想那脚步声,但我走那脚步声也走,时不时地就在前面噔噔噔……我彻底毛火了,紧握着手里的鱼叉,直冲了过去……”

    方菲陡然紧张起来,虽然已经知道这脚步声,是戴有利在装鬼吓林毅,但丈夫就这样刺死了他,免不了要为杀人而偿命,那可怎么办?方菲心里害怕,为了这么一个混蛋,一命抵一命,太不值得。

    “距离近了,我看到了路边的黑影,毛着火喊道:‘不管你是人是鬼,我叉死你、我叉死你’”林毅述说到这里,声音不禁有点颤栗,可见当时心里有多么的恐怖,“鱼叉正要刺落的时候,听见那黑影急促地喊:‘是我,是我。’我听见是个人,便连忙顿住了手上的鱼叉,愣怔了一下,却见那黑影撒开脚丫子就跑了,我这才认出黑影原来是戴有利这王八羔子……”

    方菲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恨不得这戴有利早点死,却不想自己的丈夫背上命案。

    “尘埃落定后,我整个人松懈下来,崩溃了,浑身冷汗直发颤,躯体里仿佛一下子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我要回家…”林毅述说至此,忽然问:“…我是怎么到家的?”

    “啊?!”方菲惊讶了一声,说道:“你自己走回来的呀……”

    “我自己走回来的?”林毅有点蒙,双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极力思索,只能想起当时是要回家,之后就没有知觉了。

    方菲随即跟林毅说了,他回来时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没能把他失落的魂魄喊回来,然后听到他嘴里叫了声儿子的乳名,就让儿子喊爹爹,才把他的魂喊了回来。

    林毅的脑海里,就是在记得要回家……然后听见儿子叫爹爹的声音。至于,为什么脑海里没有中间的一段记忆,那是因为整个人被吓得虚脱,命魂在崩溃中昏迷了,但心中牵挂妻儿的执念,使得主情感的地魂,驱策着身躯走了回来。就像一个人睡着了梦游,等醒过来之后,脑海里并没有梦游时的记忆。

    因此,林毅走回来的情形,犹如行尸走肉。

    当然,若不是行尸走肉回来,光是地魂凝聚七魄回来,那就是被吓死了,人回不来变成鬼回来了。

    命魂尚在躯体里,那这个人就还活着,一个人死了,也就是没命了。有命在,地魂凝聚不了七魄,就好比有正职在,副职就管不了那么多。而中枢魄也被称为命魄,是跟命魂联系最紧密的一魄,也是命魂联系七魄的纽带,即便是其它六魄走失了,中枢魄还是跟命魂吊在一起,当然人也就变得痴痴呆呆了。

    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绝不是一句虚言,吓傻的有之,吓死的多矣。当世许多小孩的夭折,就是因为受到惊吓魂不附体,从而魂飞魄散,喊魂在民间流行并非没来由。

    “遥儿,再叫声爹爹。”林毅想忘却不快,享受幸福。

    “爹爹。”林遥没有拒绝,很乖地叫了一声。

    “唔啊!”林毅在儿子粉嫩的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抱着儿子站起来,“爹爹今天帮遥儿捕了一条红鲤鱼,马上做给遥儿吃。”

    方菲拿上灯盏,一家三口出了卧室,走到鱼篓边,林毅顿时便傻眼了……

    “好大的一条红鲤鱼。”方菲惊呼出声,张大了口顾不上合拢,又凑近了点去看,只见这条红鲤鱼卷曲在鱼篓里,起码有八九斤重的样子。

    “怎么…这么大呀…”林毅喃喃,难以索解。

    “这、不是你捕回来的么?”方菲不禁问。

    “我是捕了一条红鲤鱼,但哪里有这么大。”林毅有点想不通,又问妻子:“你看到我提回来的时候,是这么大么?”

    “……没…我没注意。”方菲想想道,当时全副心神都放在丈夫身上,哪会去关注鱼篓里的鱼。

    “我记得捕到的时候,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样子,怎么成了这么大?嗨……可真是奇了怪了。”林毅说着啼笑皆非,反正奇怪的事情年年都有。

    “那、还做不做给遥儿开荤?”方菲问。

    “做!今天就做了它吃,遥儿吃不完,咱俩吃。”林毅豪气干云起来。

    “就是七八两重,遥儿也吃不了。”方菲微笑着说道。

    “我马上就去处理,然后下锅……”

    林遥半周岁了,感受很深刻,人类的奥秘真是不可思议。今晚,波诡云谲的气氛总算安定下来,一家三口吃晚餐时,已经是三更半夜,但更加融洽了。

    次日,林毅吃了早饭刚要出门的时候,发现戴有利走进了篱笆墙,

    “戴有利,你这王八羔子,居然还死皮赖脸地来。”林毅一见到他,怒火就上涌了。

    “怎么就不能来了?在戴垟,还没有我三少爷不能来的地方,我今天还就来了,来看看你们…”戴有利嬉笑着脸,悠悠闲闲的样子。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了…”林毅压抑着怒气。

    “我就是没想到,你还活蹦乱跳的…”戴有利话里之意很明显不过,就是来看看把林毅吓成什么样了,旋即又把目光转向方菲,很猥亵地瞄了几眼,笑道:“…林家娘子,是越来越标致,越来越有风韵了……”

    “臭不要脸的王八羔子…”林毅怒不可遏,返身冲进屋里拿家伙,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可以忍。林遥挣脱了娘亲的怀抱,滑下身来屁颠屁颠地,奔向戴有利而去。

    “遥儿…”方菲拉之不及,惊呼了一声。

    就是要把林毅惹爆,见他急得跳脚、知道是回家拿鱼叉去了。戴有利撅起嘴唇吹了一声响哨,赶紧退往篱笆门栏准备开溜了,忽然见林遥奔了过来,没见过奔得这么迅速的小家伙,右脚顿时被一双小手紧紧抱住。

    戴有利低头望了一眼满脸萌态的林遥,又抬头望了一眼怒气冲冲的林毅,心里想:小家伙比大家伙更难搞,真是好家伙,好嘞……

    “林先生,你的鱼叉会不会有失准头?”戴有利双手抱起林遥冲林毅说道,不过不敢抱得过高,童子尿的滋味渗入五脏六腑全身毛孔,真是太难忘呐!

    “戴有利,放下我儿子…”林毅手里紧握着鱼叉,却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叫你娘子过来抱呀!要不然我就抱回去了,那你娘子就得到我家里来要了。”戴有利不觉得羞耻,很暧昧地说道。此刻,林遥荡着双脚,粉嫩的小手像似胡乱地抓住戴有利左边胸前衣衫,然后按在上面揉了揉,抬着头满脸无辜地愣神。

    请放在书架上,拜托拜托拜托、成绩太悲催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