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是遥儿刚才在说话么?”方菲茫然的问。

    “嗯。”林毅愕然中,点头。

    “听清遥儿说的是什么了吗?”方菲仍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两个音节太不可能是一个不到半岁的婴儿表达出来的,更别说理解了。

    “遥儿说的是…”林毅望着儿子还没说出口便又听见……

    “不…怕…”依然是好萌的声音,林遥嘟着嘴,乐悠悠。

    “儿子说不怕,那……就不急着回京城。”林毅动摇的心思又回归坚定。

    “遥儿哪里懂事,他就是咕哝着那么两个音节出来,自己乐呵…”方菲本来是想说服丈夫,见到丈夫的神情,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呵呵…”林毅也乐呵,懂不懂事又如何,重要的是信心。

    “儿子都不会叫爹,你这当爹的反而听起儿子的话来。”方菲揶揄了一句,非常俏皮。

    方菲虽然主张回京城,也比林毅更有主见,但这一年多来经历这么多磨难,已没有做闺女时那么任性了。所谓待嫁从父、出嫁从夫,方菲当初选择自己的夫婿,决然地违背父亲的意愿,现在她如自己所愿嫁给了林毅,却想做好妻子的本分,不管落到何种境地,何去何从都尊重于丈夫。

    林毅也挺倔强,要是换作别人,像去年那样生存艰难,为了糊口每天鸡一叫就起床,吃得像猪累得像牛,估计早就跟方菲回京,做小白脸吃软饭了。

    “遥儿,爹爹听你的,咱们不怕!叫声爹,来…”林毅哄起了儿子,满脸的期盼之色。

    “不…”

    林遥萌萌地撅着嘴,脆生生地吐了一个音,然后仿佛害羞似的,把小脑袋埋向方菲的臂弯里,就是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林毅哑然呆住了,刚刚还在为儿子说出的“不怕”惊奇,但也绝不会认为,儿子所说的“不怕”是让大家不怕的意思,也就是牙牙学语多了两个音节而已,只不过适逢其会。

    仍然是这两个音节中的一个,对答得如此干脆利落,从儿子的神情看来,意思很明白不过,就是表示拒绝。直接拒绝叫爹……林毅可以生气么?只能没奈何地无语呀!

    “噗哧,嘻嘻嘻嘻嘻嘻嘻……”

    方菲终于忍俊不禁,笑喷了出来,搂着儿子笑得浑身颤动。

    林毅神情有点尴尬,在儿子面前,爹亲比起娘亲来太失败了,儿子叫娘都有两个月了,却一直不肯叫爹,郁闷焉。

    “遥儿今天穿着鞋呢!让他学学走路。”林毅找点事开解心情。

    “还从没让他试过,不知行不行。”方菲把儿子放到了地上,与林毅一人拉着一只手,让儿子试着走一下。

    林遥哪天不想走路?这几个月来为了保持低调,只有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偶尔偷偷地遛一遛,悄悄地伸展伸展腿脚,顺便踩死了屋子里的老鼠,连蚂蚁也全都震惊地赶紧搬迁了。

    此时,应该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可以正当地遛一遛。于是林遥很顺从地、很配合地,在父母的携手之下,摇摇晃晃扭扭捏捏屁屁颠颠地向前、踏向前。

    “这块湿的地方,是遥儿尿的?”林毅目光落到还有泡泡的水渍上。

    “是呀,他今天嘘嘘了好大一泡,把戴有利那混蛋嘘了一身湿。”方菲说着,忽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嘻嘻嘻嘻嘻……”

    “我看见他落汤鸡的样子,还以为是你泼了他一盆水,却原来不是你,没想到是遥儿的杰作呀!嘿嘿……”林毅心情开朗了,神情也变了,“怪不得,是闻到他身上一股子的尿臊味,只是当时没有心思注意这些,这臭不要脸的王八羔子,活该如此!”

    “哎哟…”方菲怔怔地呼出声。

    “怎么了?”林毅忙问道。

    “我们,晚饭都还没吃呢!”方菲道。

    “啊?是呀!”林毅看了看天色,估摸已经是二更时分。

    傍晚的突发事件,夫妇两人谁还会想到去吃饭,若不是儿子那一句“不怕”,使林毅决定还是留下来,估计现在一家三口就要跑路了。根本就顾不上,等到现在心情舒缓,自然感觉到胃里是空的,咕咕地闹了起来。

    方菲担忧,在这几天里会出岔子,结果倒是风平浪静。

    阳春三月来临,林毅离开了之乎者也的村塾,回归到鸟语花香的田地之间,没来由的心里轻松很多,日子过得踏实许多。

    这天吃了早饭,方菲一手拉着儿子,让儿子蹭蹭蹭地去追咕咕叽叽,娘儿俩跟十三只咕咕叽叽,玩得不亦乐乎。

    “抱…”

    林遥忽然就嫌累了,当然是心里另有打算。方菲抱起了儿子,这些天带着儿子学走路,从儿子的嘴里又冒出许多新的音节,并且字音准确、表达清楚,自然是件快乐的事情。

    “咕咕……”

    林遥嘟囔了一声,粉嫩的小手向前方的田野一指。方菲心下明白,儿子是要去田野上看青蛙,这些日子的白天尽是“咕咕”叫,近的是家鸡远的是田鸡,晚上便尽是“呱呱”叫,听那声音便能感觉到,田野之间遍地都是蛙。

    这些田间的守护者,从冬眠中苏醒了,提示着人类要春耕了。

    一连下了几天的春雨,河流通畅了、田野间也湿润了,天气便也放晴了,天地之间徜徉着一片春意盎然。

    “吃…”

    外面艳阳高照,屋里是一家人享用午餐的情景,这么萌的声音,肯定是出自林遥的小嘴。

    “遥儿吃白米饭,都有两个多月了吧!”林毅说道。

    “最先的那一次,是你喂的他,那是……”方菲说着,沉吟了一下,“腊月二十三,对!有两个多月了。”

    “天晴了,马上就要春耕,可能会忙个不停。”林毅满脸认真地说道。

    “遥儿吃饭,还会耽误你忙活呀!”方菲微笑道。

    “应该可以给遥儿开荤了吧?”林毅问。

    “嗯。”方菲点点头。

    “你不是说孩子开荤,做父母的要郑重么?”林毅认真地反问了一句,然后道:“我是想趁今日天色这么好,去捕条鲤鱼回来,我问过喜贵哥,他说男孩开荤用鲤鱼最好,儿子长大后聪明。”

    “哦,今天是三月初二,整整六个月,儿子正好半岁了。”方菲说道。

    “是呀”林毅只觉得今日天气好,倒没想到这一点巧合。

    “那你就趁今天去捕条鲤鱼,晚饭给遥儿开荤…”

    “那好…”

    感谢蘇尕落的评价票与打赏。又是凌晨了,码好的第一件事是想到上传,虽然累了、困意来了,但我此时心情有点激动,我自认为接下来会是个小精彩部分,而且是意想不到的,各位书友如及时读到这里,不防猜上一猜。估计一时还睡不着,看看有没有第二章出现,我尽力。请大家收藏、对新书的成长很重要、对妖孽的成长也很重要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