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黄昏,太阳快要落山了,春天的气象弥漫。

    天气逐渐暖和了,林遥也不再裹着襁褓,而是穿着娘亲精心缝制的衣裤,双脚还套上了新鞋。林遥还从来没有穿过鞋呢!以前他就是光着脚丫子,没想到穿上鞋也很舒服。林遥很想下地走动走动,但他还是淡定了下来,他要表现得正常一点。

    可是,此刻林遥的表现,却太不正常了。

    方菲抱着儿子站在堂屋中央,儿子粉嫩的小手,正努力地抓着鱼叉玩耍。当然,方菲的一只手也从不离鱼叉的手柄,儿子才五个多月,点大的小屁婴孩能抓得住么?更不可能玩耍得动,只可能砸到自己的脚……

    平常人家,别说是让孩子如此玩耍,就是接触也会尽量避免,毕竟这是一件用来捕鱼,也可以刺人的凶器。

    但是,方菲许多次无奈之后,还是妥协了。

    儿子乐意,跟这杆鱼叉较劲的神态,还是很酷很可爱的,也没有整天抓着不放,就是总要玩那么一会儿,方菲如此想着。

    门外的咕咕叽叽,忽然起了一阵骚乱。虽然别的动静悄无声息,方菲还是觉察到,似乎有人惊扰了它们。方菲摒住呼吸,时间仿佛停顿了一下,周围的一切如常,正以为是自己多心疑神疑鬼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娘…林家娘子……”

    蓦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是非常非常滑稽的,乍一听是在叫娘么?如果是这样,恐怕林遥都会忍不住笑破肚皮,其实不是、因此不可笑。此人脱口而出叫的是娘子,叫了前半截发现不对,于是把后半截赶紧吞进肚子里,又连忙迸出一句:林家娘子。

    “是你……”

    方菲脸色变了,抓紧了手上的鱼叉,林遥却也抓着没有放手。以方菲如此心灵剔透之人,这一听便全然明白了,此人就是上个月二十三那晚,不停地叫娘子开门的那人。

    此人浮出水面了,也很显然,就是里正家的三少爷戴有利。

    “林家娘子,我想得你好苦。”戴有利只把心里话吐出来,恶心到谁却管不了了。

    “你、你这个混蛋!”方菲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别、我说的、是真的。”戴有利确实说了真话,不应该的实诚。

    “你……滚出去!”方菲气得脸都白了,呵斥道。

    “我都进来了,又怎么会出去呢?”戴有利反而逼向前来,语带调笑。

    “毅哥哥……”方菲旋即很欣喜地,向门口呼唤了一声。

    “呵呵,毅哥哥?”戴有利头也不回,嬉笑了一句,“现在没有毅哥哥了,现在只有有利哥哥。”

    方菲脸色顿时收敛,恢复了冷静,心底的惊惧不禁增加了一分。此刻,正是林毅应该回家的时候,戴有利居然想都不用想,就识破了她虚张声势之计,这里面太有玄机了。

    方菲是准备在对方转头分心之际,趁机夺门而出,未料到竟浑然没点效果。面临着步步紧逼,方菲惟有以鱼叉作防备,不住地后退,但这么小的屋子,再退下去还有地方么?退到底、就是死角落……

    “你的毅哥哥,已经抛弃你了,他不会回来了。”戴有利暂停了迫近,给方菲留了一点空间。他也是血肉之躯,对方菲手上的鱼叉哪能没有顾忌?反正已经跑不了了,煞费心机地设了一局又一局,到最后弄得鱼死网破就不好了,都熬了一月又一月,不能急着这一时,慢慢来……

    “你把林毅怎么样了?”方菲问了一句,陷入到如此地步,也只有尽量拖延时间,有时间就有机会。

    “怎么是我把他怎么样了呢?是他嫌弃你了,就抛弃你不要你了。”戴有利施展攻心之策,迫使对方乖乖就范。

    “我不相信。”方菲嘴硬地说了句实话,却佯装出将信将疑的神色。

    “其实,我是怕你听了伤心,所以才不告诉你真相,你知道真相又怎么样呢?林毅此人贪心不足,又寡恩薄情不值得你眷顾,更不值得你如此挂怀。”戴有利巧言令色,仿佛真的是在打抱不平。

    “他现在……去了哪里?”方菲不免有些当心。

    “应该被捉起来了吧!家父请他去一趟,是见你们一家三口生活负担不轻,想给他涨涨月俸,顺便叙叙话、亲近亲近。结果这林毅到之时,没碰上家父,却趁家父不在竟然调戏我五姨娘。”戴有利编的故事,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想法,“林家娘子你说,应不应该把他当场捉拿,送交官府,打入大牢……”

    “你…”方菲被震惊了。戴有利前半段话阴险,后半段话凶狠,若林毅真如他所言,那么定然是中了圈套,现在肯定是在受罪了,该怎么办呢?

    “娘子……你还如此年轻…美貌,又何必跟着林毅这淫贼受苦受累呢?住这样简陋的房子,吃的是粗粮,穿的是布衣,插的是荆钗……”戴有利前面的称呼随口就把“林家”删除掉了,然后别有用心地劝导,一一数落了一番。

    “住口!听你说话,都污了我的耳朵。”方菲心有点乱,但有一个念头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毅哥哥活着,我活着;毅哥哥若死了,我也……

    这个埋藏在心底永远不变的念头,此刻浮现在方菲的脑海里,陡然间被另一份牵挂拴住了,遥儿怎么办呢?遥儿……娘亲该怎么办?方菲方寸大乱,手一颤、鱼叉掉落在地,发出了叮当一声……

    “小娘子……你…不如就跟了我吧!”戴有利见她手上的利器已落地,哪还按捺得住,顿时两脚移步向前,双手已迫不及待探了过去……

    方菲惊出一身冷汗,儿子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救毅哥哥,可是鱼叉掉落…狼已经迫近……

    瞬间之后,戴有利探过去的双手,没有探到美人,却抱到了一个婴儿,不知道怎么的婴儿就到了自己手上。而方菲只觉得,戴有利双手忽然将孩子抱住,方菲下意识地要抢夺,但孩子还是落到了他手里。

    此时,戴有利、方菲都有点蒙,当然林遥是有点萌。

    “哦……孩子,你这是认爹么?哈…唔……”

    “淅沥…淅沥…淅沥…淅沥……”

    戴有利贫嘴贱舌了一句,刚想笑一声,结果……林遥今天正好穿的是开裆裤,童子尿已然撒进了他的嘴巴中,真是闭口不及,咸咸的一口自来水,已经咽进肚子里。

    “淅沥…淅沥…淅沥…淅沥…淅沥……”

    林遥窝火了,自然就来水了,痛快淋漓嘘个够!

    来吧!为我们的小妖孽,摇旗、助威、呐喊,痛快淋漓嘘个够!求收藏、求包养、求推荐、求支持、求成长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