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儿,你没事吧!”林毅也觉察到不对劲。

    “毅哥哥,我没事……”

    “我刚回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一人奔窜而走。”林毅说着走进卧室,拿了灯盏又走了出来,“把鱼叉给我。”

    方菲将鱼叉递了过去,林毅一手接了,径自出了大门。方菲抱着儿子跟在后面,林毅拿灯盏照亮之下,只见前面的篱笆墙破了一个口子,像是来过一只猛兽。

    林毅向周遭的黑夜,眺望了一下,哪里还有人影。

    “回去吧…”林毅喃喃了一声。

    一家三口回到屋里,闩上了大门。方菲便即将今晚的情形,跟林毅说了一番,也着实表扬了一下宝贝儿子。林毅情不自禁,伸手从方菲怀抱里抱过了儿子,在儿子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又亲、亲了又亲,难得儿子这一回没有抗拒地啼哭。

    “菲儿,从今以后每个夜晚,无论如何我也要在家里,陪着你和儿子。”林毅将妻子拥入怀中,深情地说道。此次去吃宴席,不管人家怎么劝酒,林毅都滴酒不沾,只因挂念家中妻儿;方菲也担足了心,再加上虚惊了一场,此刻两人紧紧地相拥着。哦不,应该是一家三口,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

    “唔,遥儿在摸我的脸。”方菲忽然感觉到,宝贝儿子那只粉嫩的小手触摸在脸上,有点点搔痒的感觉,不禁脱口而出。

    “遥儿也在摸我的脸。”林毅随之也道。

    “哦,我们两个挤着他了。”方菲旋即恍然。

    生活依然继续向前,每当林毅去了村塾教书,方菲在家抱着儿子闲着无事的时候。林遥总爱伸伸粉嫩的手指头,指着那杆鱼叉嘟囔:“呐”

    方菲起初没有去理解,只为儿子又多发了一个音,而心里高兴。

    林遥就会不停地:“…呐…呐…呐…呐…呐…呐……”

    直到,方菲伸手取下鱼叉,林遥才会“呜哇”地欢呼雀跃,然后粉嫩的小手很努力地去握,竟是要拿这杆鱼叉当玩具。

    方菲弄不明白,宝贝儿子才五个月大,为何总是要玩鱼叉?

    “别玩叉叉了,好不好?娘带遥儿到小黑哥哥那里玩。”方菲好生哄着,将鱼叉脱离儿子的小手,放回原处。然后抱着儿子,去往邻居家……

    “咕咕、咕咕、咕咕……”

    戴程氏正洒着米粒,嘴里不停地轻声叫唤,这是在喂小鸡。

    “咕咕……”

    林遥也跟着叫唤了一声,却与戴程氏叫出来的感觉有些差异,差异感觉不在婴儿男孩与成年妇人,而是林遥叫的这一声,不像是学鸡叫,却像是在学田鸡叫。

    没错,林遥发出的确实是田鸡的声音,不过不是学,而是自然流露的。一万年前,他平日里就“咕咕”叫,春天到了开心的时候,就会“呱呱”叫,这是他的母语来着。

    可能,正是因为蛙与鸡,叫得都是差不多的“咕咕”声,所以到了现在,人类已经把最常见的青蛙,俗称之为田鸡。

    “哟,遥仔也喜欢小鸡仔呀!”戴程氏哪里注意到,这孩子发出的不是鸡叫声,而是蛙叫声。

    “咕咕……”

    林遥此时这声,就学的是鸡叫了。

    “戴程嫂,这小鸡仔是怎样孵出来的?”方菲凑过来问道。

    “你想孵小鸡仔呀!”戴程氏随口道。

    “家里的鸡蛋也吃不了那么多。”方菲淡淡说着,却显然有这个意思。

    “你的那只母鸡,它赖抱了么?”戴程氏问。

    “啊?什么……”方菲没听明白。

    “赖抱,母鸡赖抱。”戴程氏强调了一下。

    “赖抱?”方菲哪里懂。

    “母鸡整天赖在笼子里不出来,也不下蛋,那就表示这只母鸡想抱窝,想孵小鸡仔了。”戴程氏解释了一番。

    “呵呵…”方菲听着有趣,不禁笑了一声,说道:“…我家里那只母鸡,天天都在下蛋,下了蛋就大摇大摆走出笼子,咯咯哒地叫个不停……”

    “还是每天都下三个蛋?”戴程氏微笑着问道。

    “嗯。”方菲点头。

    “不过,你那只母鸡虽然每天会下三个蛋,但也恐怕……下的蛋只能吃,不能用来孵小鸡仔。”戴程氏随意地说道。

    “为什么呢?”

    “你的那只母鸡,它出过你家的篱笆墙没有?”

    “好像…是从没见它出去过…”

    “那,有没有其它的公鸡,跑进你家的篱笆墙?”

    “好像也没有……”

    “就是咯,你那只母鸡,就是一只圈养的孤寡母鸡,下的蛋只适合用来吃。”戴程氏笑眯眯地道。

    “呵呵。”方菲笑而不语,她现在已为人母,自然懂得。

    “也有的人家,家里养的全是母鸡,但他们是放养的,到外面就会和别人家的公鸡混在一起,因此他们的鸡蛋,十个中也能有六个孵得出小鸡仔来。你看我家的,母鸡公鸡全都有,用我那些大母鸡孵一窝鸡蛋十六个,那就有十六只小鸡仔出来。”戴程氏侃侃而谈,为自家的鸡群得意洋洋。

    “呵呵。”方菲当然是认真聆听受教。

    “咕咕、咕咕……”

    戴程氏洒了一把米,像似呼唤自己的孩子们,过来吃吧!

    “咕咕。”方菲也逗弄起小鸡仔来,兴味盎然的样子。

    “你家现在就是那么一只母鸡,确实挺孤单,连下蛋都成个性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窝小鸡仔。”戴程氏慷慨地说道。

    “这样呀…”方菲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道,“…那,我拿鸡蛋给你……”

    “呵呵,随便你。”戴程氏说着,她家满堂都是大大小小的鸡在跑,正常下蛋的母鸡少说也有几十只,又哪会缺鸡蛋。只见她起身到灶房里,提了一个鸡笼子出来,“我看看全都孵出没有……”

    “还有一窝!你孵了这么多……”

    方菲很是惊讶,因为外面喂食的就将近五十只的样子,按照戴程氏的说法,十六只一窝那就是三窝,没想到灶房里还藏着。

    “那三窝孵出来已有八、九天了,你是要那些大点的,还是要这窝小的?”戴程氏本来打算给她这窝刚刚孵出来的,此时却让她自己选择。

    “一窝十六只呢!我要不了那么多……”方菲忙说道。

    “那你就在那些大点的里面挑选。”戴程氏蹲下身,将刚提过来这笼子里抱窝的母鸡拽出来,随手扔飞出去,那只母鸡落地站稳后,功德圆满地喔喔叫着。

    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求领养、求呵护、求温暖、求成长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