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过后,林毅烧了热水,方菲给儿子洗了个澡,换上新缝制的衣裤,还真挺合身。

    在这寒冬腊月,生活于温饱线上,该省的也都省却了,因此没有烤火的炭盆,到这时候就洗洗睡了,被窝里才是最暖和的,一家三口挤着御寒,其乐融融。

    林毅最后钻进被窝,双手枕头脑袋,享受着温馨,心里想到春节即将到来,也有点感觉美中不足。

    “毅哥哥,你在想什么呢?”方菲轻声细语道。

    “就要过年了,总不免即欢喜,又忧愁…”林毅淡淡地说道。

    “即欢喜又忧愁,哪来那么多矛盾…”其实方菲心里也是这样,却没有附和。在林毅有忧愁的时候,方菲不想把自己的忧愁也表露出来,不想给丈夫增添负担。

    “今年遥儿出生了,是我们一家三口的第一个年,然而却没有像样的年货,唉……”林毅说着,微微叹息了一声。

    “我们现在有了遥儿,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即便没有年货,也照样过个开心年,有什么可忧愁的!”方菲挤出了一丝笑容,却也很灿烂。

    “可是,我总觉得对不起你们。”林毅身子翻转过来,侧着面对妻子。

    “我们娘儿俩,现在饿着了吗?”方菲俏脸上飞过一抹羞涩。

    “那么清苦的生活,你还挺容易满足的。”林毅双手十分怜爱地,搂抱住娇妻。

    “知足常乐,而今有了遥儿,上天已经很眷顾我们了,不是么?”方菲依偎在丈夫的怀抱着,幽幽地说道。

    “嗯,脸色红润了,身子丰满了。”林毅说得有点漫无边际,双手也在漫游。

    “你呀,刚才还愁得跟个苦瓜似的,转眼就油嘴滑舌起来…”方菲埋汰道,心里却有点发酥的感觉。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也不知是修了多少辈子,才有如此好福气,博得你的垂青。”林毅眼睛盯着妻子看,仿佛要看出一朵花来。

    “净说些痴话…”方菲娇嗔了一句,见丈夫目光火辣辣的,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便伸出手来遮住他的双眼。

    “菲儿,我觉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林毅从手指缝隙间相望。

    夜很静,卧室里一灯如豆,辉映在方菲的俏脸上,红润的双颊娇艳欲滴,一双凤眼脉脉含情地望着林毅,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林毅心里都被融化了,暗忖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恨呢?

    搂抱着妻子,静静温存了一番,又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她的朱唇。方菲嘤咛了一声,许久没有像这样亲热了,虽然很乐意,但现在多了个儿子躺在旁边,心里上便没那么放得开。

    林毅这一年来,为了能够生活下去,大多的时候是昏头昏脑地忙活,一躺在床上便睡过去了。自从妻子身怀六甲的半年多来,可以说是相敬如宾,在儿子出生以后,夫妻两人间的重要运动事项,也一直没有复习过。

    如此热吻了一番,林毅便想再深入地研究了,于是悉悉索索脱掉自己的里衣底裤,伸手欲解妻子的亵衣。

    “遥儿还没睡着呢!”方菲侧头瞅了一眼,见襁褓中的儿子睁着眼睛。

    “没睡着,遥儿也不会晓得我们干什么。”林毅想当然耳。

    “你这人有时,也没点儿正经,坏起来真挺坏。”方菲说是那么说,还是让丈夫把亵衣脱掉了。

    省却的东西太多了,甚至没有给孩子准备摇篮,一家三口睡觉的时候,林遥的襁褓放在床的最里面。林毅、方菲的床头蜜语,林遥听到这时,也不知道是应该笑一下,还是应该哭一声。正当林遥哭笑不得之际,眼睛忽然被一物遮掩上了,闻闻便知道,这是娘亲的肚兜呀!

    “好了。”林毅的声音。

    “你怎么……放在遥儿脸上?”方菲的声音。

    “免得他看见,会受不了。”

    “这样会闷着他的…”

    “没事,等我们摇一摇,遥儿就睡着了…”

    “你,坏死了。”

    “那我就开始使坏了。”林毅的声音不免有点得意。

    “唔,把灯熄了吧!”方菲的声音有点发腻。

    “呼……”

    “可恶。”林遥心里无奈地想。

    紧接着,摸索的动静细微交织在一起,床开始轻轻地摇晃,发出叽吱叽吱的声响,伴随方菲压抑的呻吟,以及林毅沉闷的使劲……

    林遥听在耳朵里,浑身都有点发麻,想逃避一下,又想多听一会儿,甚至想看一看。心里很矛盾,莫名地紧张起来,这个时候不能哭,只能听着动静凭想象。

    这个时刻,林遥的神态非常囧,然而却没人注意了……

    林遥努力着让自己淡定,始终没有动。林毅、方菲两人的动静终于消停了,一切归复平静。然后,蒙在林遥脸上的肚兜,被拿掉了。

    “不知遥儿睡着了没有。”夜色里,方菲在林毅耳朵边,悄声地说道。

    “定然睡着了,遥儿哪天不比我们睡得香。”

    “你把肚兜盖在他脸上,也只有你狠得下心来,我还真怕他会哭。”

    “怎么?这也算狠心…”

    “还不狠心,看我把你闷这么久…”方菲说着用被子蒙住林毅的头脸,还用手摁住。

    “别,别闹醒遥儿。”林毅折腾着,借口很好找。

    “你也不乐意了?”

    “嘿嘿……”

    “好奇怪呀!你这么盖着遥儿的脸,他怎么不哭呢?也没有吱声…”

    “那是我了解儿子…”

    “了解儿子什么?”

    “只要我不抱他,就很少会哭。”

    “你呀!”

    “别说了,睡了睡了。”林毅语气中有点倦意。

    黑暗中,方菲伸手摸索过去,微微触碰到林遥的脸蛋,然后拉了拉被褥一角,盖好在襁褓上。就这样侧着身子,面向着儿子,鼻息均匀,香香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半晌之后,林遥心灵的波动仍然很大,于是毫无声息地从襁褓中溜了出来,轻轻一个腾跃,便落到床前的地面上。月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犹如一抹寒霜,小家伙林遥却一时冷静不下来,身子一蹦达上了窗台,稍微凝缩一下,人已站在了外面。

    寒冬腊月的深夜,冷风吹在脸上,沁透心脾,林遥逐渐感觉舒服了。

    雁荡山影影绰绰耸立,林遥望着一座山峰,那是虾蟆洞的位置,他的故居之地,不知那丫头还在不在。真想去看看她,转念一想,却又忍住了。

    林遥身形一晃,人已进到了屋里,轻轻一窜,便无声无息地钻进了襁褓。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拜托拜托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