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多月后,已是腊月二十二,年关将近。

    当然,在这三个多月里,林毅很带劲地帮戴程氏家各种忙活,方菲带孩子。一家三口的日子,虽然还是那么穷苦,但生活已经没那么窘迫了。

    那只纤瘦母鸡一日三蛋,林毅、方菲吃鸡蛋都吃腻了,吃不完存起来,积少成多了还可以拿去卖一些。由于鸡蛋个顶个的大,一摆出来人家都抢着买,林毅回想去年卖春联时的寥落情景,真是感慨万端,随意地也买回些别的食品。

    有点小幸福的小两口,闲暇时看着这只纤瘦的母鸡发呆,心里除了好奇还是好奇,好奇它每天都下三个蛋,下了蛋就得瑟地欢叫,好奇它的个头仍旧那么纤瘦,却那么精神抖擞。

    三个多月来,林毅壮实了很多,方菲丰腴了许多。

    当然,变化最大的还是林遥这小不点,长得越来越似粉雕玉琢,可爱之极了。

    小林遥平时的表情很酷,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哭,晚上睡觉的时候从来不闹,从来不尿裤子。方菲成天抱着儿子优哉游哉,爱不释手也不觉得累,林毅对儿子定然是疼爱有加,但要抱的时候林遥多般不乐意。

    今天,外面的天气特别冷,寒风呼啸。

    林毅和戴喜贵去了捕鱼,方菲没有出门,主要是怕冻着儿子。

    方菲窝在被子里,正细心地一针一线缝制着一件婴儿衣服,林遥依然是安静的呆在襁褓中,也还盖着被窝,娘儿俩一起暖和着。

    方菲裁剪了自己的衣裳,截取的布料给儿子做衣裤,布虽然并非崭新的,料子却是上好的。那是方菲从家里携带出来,仅有的几件衣裳,自然是她极其珍爱的,为了给儿子做衣裤,也就没什么值得可惜,毫不犹豫地割爱了。

    方菲没有很好的女红技艺,却是心灵手巧之人,认真地花心思,给儿子做的衣服,针线里都透着一番别致。等缝好最后一针,卷线打结,抬头见天色已经不早了,方菲心想:毅哥哥也该回了吧!

    呼……

    方菲舒了一口气,才发觉浑身有点酸麻,缝了半天不知疲倦,末了才感觉到累。

    方菲动了动手臂,伸了伸懒腰,然后掀开被褥下了床。

    “哦,闷着咱的宝贝遥儿了。”方菲嘟喃着,俯身将孩子抱起来,“娘抱你出去透透气,看看爹爹回来了没有。”

    “娘…”林遥发出了一个声音。

    “…………”方菲丝毫没有心理准备,顿时惊住了,又怀疑是幻听,不禁试探道:“遥儿,再叫一声,叫一声娘……”

    “娘…”林遥的声音很脆,虽然确实是婴儿的声音,却没有奶声奶气。

    “啊”方菲激动得发出一声惊呼。她竖起耳朵在听,那是听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甚至有点振聋发聩,儿子的这声娘,她太期待了,却不敢奢望这么早到来。然而,她确实在今天、就在此刻听到了,非常清晰地听到了。

    “菲儿,怎么了?”林毅跨进屋来。刚才在外面,老远便听见方菲的惊呼声,不免有些当心妻儿,于是三步化作两步赶忙闯进屋里,生恐出点什么事情。

    “咱们儿子,他会叫娘了!”方菲欣喜地说道。

    “啊?你刚睡醒么?做梦的时候听见儿子叫娘了……”林毅哪里相信,见妻儿没事,顿时也放下心来,认为妻子定然是做了个美梦。随即,将手上的鱼篓放好,又将后背腰带间的鱼叉取出来,挂在墙壁上,鱼篓里扑棱扑棱的,看来今天的收获也着实不少。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一直在给遥儿缝制衣服,哪来的梦做。”方菲很有兴致地,耐心地分辩道,“他开始叫了一声娘,我也不敢相信,我就让他再叫一声,你知道我有多仔细听么?两只耳朵竖着,连大气都没喘一下……”

    “真的?”在林毅的认知里,儿子目前应该还只会哭。

    “当然是真的!”方菲掩饰不住地兴奋,为了证明给丈夫看,又用哄的语气对襁褓中的孩子道:“遥儿,再叫一声娘…”

    “……”林遥明亮的眼睛骨碌碌地,看了看方菲,又转而看了看林毅,看着他们十分紧张、无比期盼的神态。顿时明白了,这声娘还是叫早了,不应该这么早就开口叫了,有点过于出格了。

    “你看?我说你是做梦吧!才三个多月大,你就想儿子能叫你娘。”林毅的思维比较理性,原本认为不太可能,此番眼见落实了,便放松地说道。

    “唉!你不信就算了。”方菲撇撇嘴,独自享受这份快乐,“遥儿哦,爹爹不信就算哒…”

    “娘…”这时,林遥忽然很轻微地又叫了一声。虽然很轻微,但还是很清晰,林毅、方菲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听见了没有…”方菲怔了瞬间,旋即惊喜地说道。

    “呃……”林毅被震撼住了,愕然地说不出话来。

    “让爹爹在这里发呆,娘抱着遥儿去遛达、遛达…”方菲又有点傲娇了。

    真是难以置信呀!林毅半晌回过神来,方菲抱着林遥已经出了大门,沿着篱笆墙愉快地转悠着。

    在这黄昏时刻,林毅本该是去做晚餐的,此时却也不急着去做了,而是兴匆匆地跑了出去,屁颠屁颠地跟在方菲屁股后面。

    “遥儿,叫一声爹…”林毅一副讨好的表情。

    “噗哧…”方菲展颜一笑。

    “遥儿,叫爹…叫爹……叫…”林毅神色有点急迫,很是期待。

    “遥儿,娘饿啦,叫声爹……让爹爹去做晚饭。”方菲也帮腔。

    “叫、叫爹…”林毅耐心地压着声音,急得像个猴子。

    “娘…”林遥开口了,为了使自己显得不那么出格,索性卖一下萌太合适了,要低调。

    “哎”方菲幸福地应了一声,又乐滋滋地夸赞了一句:“乖儿子!”

    “唉”林毅大叹了口气,看着巧笑倩兮的妻子,望着古灵精怪的儿子,虽然有那么点点失望,却更多的是幸福感。只是,林毅、方菲作为父母,又哪里晓得,林遥那副可爱到让人想咬一口的萌态,是扮出来的呢?

    “别唉声叹气了!儿子才三个多月大,你就想让他能叫你爹?”方菲直接运用了丈夫先前说过的话,觉得有点滑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嘻嘻……”

    “呃…”林毅噎住了,败在了自己的话下。

    还能怎么样呢?刚才是一时情不自禁,忽然就感性了。林毅淡定了一下,心想:孩子总归是先会叫娘,然后才会叫爹,慢慢来、急不得呀!

    不过退一步想想,这句话从方菲嘴里说出来,听起来还是很有道理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也可见,儿子是个向着娘亲的怪胎,怪吗?似乎小孩子都这样,不足为奇吧!长大了自然会懂得爹也亲。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