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这么瘦骨零丁,能下蛋么?”林毅瞥了一眼鸡笼子。

    “能吧!是母鸡,应该就能下蛋。”方菲想当然耳,慢条斯理地说着。

    “嗯。”林毅的目光瞥到她身上,满脸的笑意。

    “我是有点弄不明白,为什么戴程嫂家的鸡,公鸡、母鸡都那么雄壮,而它却如此的纤瘦。”方菲想不通,也没注意林毅的神情,自顾俯下身来仔细观察。

    此时,方菲怀抱中的林遥微微撅起小嘴,对着笼子里这只纤瘦的母鸡,轻轻吹了一口妖气过去,顿时见它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当然,方菲即便是注意力在这只母鸡身上,也浑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用心掌厨的林毅就更不用说了。

    况且,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鸡,打个哆嗦并不奇怪。

    “也许,是它太孤苦伶仃了吧,因此不长肉。”林毅得空儿就发言,忽而又道:“要么,再问戴程嫂要一窝小鸡仔,一起养……”

    “这一窝十只养坏了九只,我也没心思了。”方菲淡淡地说着,伸出了右手打开笼子门,嘴里轻轻唤了两声:“咕咕、咕咕”

    笼子里的纤瘦母鸡,听到咕咕声,左顾右盼了一下,却并没有出来,反而慢悠悠地蹲了下去,好整以暇地趴着。

    方菲好气又好笑,敢情是它乐意窝在笼子里,此时鸡笼子门已经打开,爱出不出来,也只好由着它了。

    “出锅喽,准备开饭”林毅吆喝了一声。

    “很香呀!”方菲闻着鲜味,赞道。

    “那是必须的。”林毅得意洋洋,鲫鱼豆腐汤很快盛好了一碗,又随口问了一句:“遥儿晌午吃了没有?”

    “你不饿着我,我就不会饿着你宝贝儿子。”方菲俏皮地说道。

    “我宁可自己挨饿,也不会饿着你们娘俩。”林毅款款深情地吐露心声,见妻子忍俊不禁的笑意,俏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润,娇美不可言喻,侧头过去便亲了一口。转眼看儿子,那可爱愣神的表情,嘴唇凑到他粉嫩的脸上也波了一下,然后伸出双手,得意地说道:“爹爹亲了,再抱抱……”

    “呜…”林遥表示抗议。

    “噗哧…”方菲忍不住笑了出来。

    “唉!宝贝儿子,都不让爹抱。”林毅滑稽地摇头叹道。其实,刚才说要抱,也是尽兴之余作个样子,在灶房里忙活这么久,双手沾着油渍还有鱼腥,都没来得及清洗呢!哪会在这个时候,真的去抱孩子,林毅可不想把油渍和鱼腥味,弄到孩子的襁褓上。

    “闺女是爹爹的小棉袄,儿子自然跟娘亲。”方菲的神色很有些傲娇。

    “那就,再接再厉生个闺女,好贴心呗…”林毅顺风吹火。

    “想得美……”方菲娇嗔了一句,粉拳在林毅宽厚的胸膛上捶打了两下,又埋汰道:“一家三口生活都成问题,净知道穷开心。”

    “嘿嘿…”林毅傻乐呵,其实心里真挺忧愁,夫妻俩打情骂俏一番确实轻松不少,无疑调剂了生活的压力。但还是要回到生活的现实,林毅端起汤,道一声:“走”

    “咯咯哒,咯咯哒,咯咯哒……”

    方菲正转身要移步的时候,却被那只纤瘦母鸡抢道了,它忽然从笼子里钻出来,还大摇大摆地唱着欢歌,得瑟地迈步向外面走去。

    纤瘦母鸡嚣张的状态,把方菲、林毅两人都给愣怔住了,襁褓中的林遥也陪着他们一起愣神。因为这叫声,乍一听起来感觉即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因为经常能听到戴程嫂家的鸡有如此叫的,陌生的是自己家的这只纤瘦母鸡,从来都只是喔喔喔地低鸣,走起路来也是垂头丧气,整个一副便秘的样子。

    今天怎么突然改变了?方菲不禁往鸡笼子里望去

    蛋?明显的一坨亮影,鸡笼子里有些昏暗,方菲心里狐疑地俯下了身子,看清了那个白壳椭圆形之物,不是鸡蛋又是什么?

    “蛋!下蛋了,居然下蛋了!”方菲很惊讶也很意外,迫不及待伸手捡了出来,托在掌上感觉热乎乎的。

    “嘿!还真是的。”林毅放下汤碗,也探头过来。

    “原来如此!”方菲嘀咕了一声站起身来,望向那只还在咯咯哒欢叫的纤瘦母鸡,会心地笑了。

    “既然下蛋了,那就继续养着吧!”林毅重新把汤碗端了起来。

    “不下蛋,也不让你杀!”方菲像是护犊子。

    “我想杀它,是要杀给你吃…”

    ……

    傍晚的时候,咯咯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毅眉头皱了皱,心想这只纤瘦母鸡,下了一只蛋,就欢叫个没完没了了。

    方菲很无聊似的,抱着林遥踱步来到灶房,往鸡笼子里看了一眼,压根就没想要这纤瘦母鸡中午下一只,傍晚也能下一只。可是,鸡笼子里确确实实又有一个鸡蛋,方菲惊诧莫名地张开了嘴,一时没有发出声音来……

    傻愣愣了片刻,方菲难以置信地从笼子里,将鸡蛋掏了出来,也是热乎乎的。

    “鸡蛋!毅哥哥鸡蛋…”方菲有点语无伦次。

    “什么?晚餐要煮那个鸡蛋么?”林毅对答得有点没头没脑。

    “噗哧……”方菲不禁好笑,“我是说,那只鸡又下了一个蛋。”

    “怎么?又下了一个……”林毅哪里相信,连忙跑过来。见方菲手里拿着一个鸡蛋,还不相信,“中午那个呢?”

    “喏,就在那个罐子里。”方菲以目光示意。

    “嘿?”林毅从罐子里掏出一个鸡蛋,又把方菲手里的鸡蛋拿过来,双手握着一冷一热两只鸡蛋,左思右想不明白,喃喃道:“奇了怪了……”

    “林相公,林家娘子…”戴程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戴程嫂……”林毅、方菲一前一后走出灶房,同时招呼道。

    “你们小两口…”戴程氏刚说到这里,注意到方菲怀抱里的婴儿,顿了一下,更是笑容可掬,揶揄道:“哦,是一家三口,怎么都猫在灶房里……”

    “鸡下蛋了…”林毅手里的两只鸡蛋,还没有放下。

    “呵呵,那好呀!”戴程氏笑得云淡风轻,心想城里来的人,鸡下蛋也稀奇,“孩子出生了,林家娘子要坐月子,我给你们送两只母鸡来,你们的那一只母鸡,那就留着好下蛋。”

    “这……”林毅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心思里不是却之不恭,而是太想从戴程嫂家要只母鸡来,只是没好意思开口,倒是真有受之有愧的感觉。

    “拿着吧!你娘子身子虚弱,又要哺育孩子,母鸡炖汤是最有营养的。”戴程氏将手上提着的两只大母鸡递了过去,爽利地说道。

    “那,实在太感谢了…”林毅诚挚地用双手接住,忽而问道:“明天你们要割禾么?”

    “还有一亩田,是准备明后两天割…”戴程氏随口说道。

    “那我,明天帮你们…”林毅道。

    “啊”戴程氏愕然怔了一下,“你的手……你还是在家陪陪你娘子吧…”

    “我的手没事,已经结疤好了。”林毅坚持要去的意思很明显,虽然左手小指被割掉的创口,并没有好完全。

    “让他去吧!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挺好,明天把你家小黑也送过来,我可以一起带着。”方菲适时说道。

    “行吗?”戴程氏犹豫地问,见他们夫妇俩一唱一和,也懂点他们的心理。

    “行!”林毅、方菲异口同声,一起点头。

    “那好吧。”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并不是林毅热爱干农活,而是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惟有帮人家做事情,那样心里才安稳,晚上也睡得踏实。

    次晨,随着咯咯哒的欢叫声,正在灶房准备早点的林毅,不免好奇地往鸡笼子里瞅了一眼,果真也有一个鸡蛋;中午,咯咯哒的欢叫声照样响起,方菲果然又捡了一个鸡蛋;傍晚,咯咯哒欢叫不误,方菲无疑捡到了鸡蛋。

    一天之中,这只纤瘦母鸡是早晨、晌午、傍晚,连下三蛋。戴程氏昨天送来的那两只大母鸡,块头虽壮硕了一倍有余,却只是各下了一个蛋,而蛋蛋相比,反而稍微不及纤瘦母鸡下的蛋大。

    接下来的日子,两只大母鸡相继被宰杀,而这只纤瘦母鸡每天都下三个蛋,一如既往。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拜托拜托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