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儿,你和孩子,在家好好休息。”

    林毅左手提着鱼篓,右手拿着鱼叉,站在卧室门槛上望着妻儿,静静呆了半晌,然后珍重地说道。

    方菲似要说话,却没有说出口中,目送林毅出门而去。

    方菲也是心灵剔透之人,从刚才简短的交谈中,与林毅眼神的交会里,她明白了。回京城,是她太一厢情愿,她没有考虑到林毅真正的感受。

    诚然,方菲是出于一片好意,真心为未来的生活着想,况且现在有了儿子,也有了足够回京城的勇气。

    当初,方菲割舍了父母双亲,决绝地跟林毅私奔到这里,自然也有与之同甘共苦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面临的现实生活会这么残酷,日子过得太悲催了,因此又想起家里的好。

    爱情终归会变成亲情,骨肉至亲就是骨肉至亲,当方菲落泊到如此境地,想到回家即便是要依靠父母,这份亲情也是真挚的,自然而然无可厚非。方菲私奔也是迫不得已,若父亲早先能够成全她与林毅,便绝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终有一天还是要回去探望。

    方菲原也不想,如此灰头土脸地回去,她也想锦衣体面地还家。

    方菲垫高了枕头,躺在床上想着心事,襁褓中的林遥也安安静静,不哭不闹。方菲身子虚弱,想多了头有点晕晕的,眼睛眯了一下,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时间流逝,林遥小小的心灵,忽然变得愉悦,因为发现吃了乳汁,竟然也有滋养元神的奇效,这可真是喜出望外了,凌晨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

    林遥难抑兴奋之情,连带襁褓直立了起来,宛若不倒翁似的,紧接着如陀螺般轻快地唿唿旋转了几圈,还恨不得手舞足蹈一番。摇摇晃晃颠颠痴痴,就在林遥乐不可支之际,蓦地里听到方菲发出了一声呓语:“遥儿,娘疼你…”嘴唇微微翘起,那是亲亲的神态,显然是睡梦之中,还沉浸于儿子给她带来的幸福。

    林遥顿时愣怔住,即使本尊活了一万年,元神在这副新躯壳里,还是被狠狠感动了,开始体味到了人类的亲情,真想扑进她的怀里,喊一声:“娘亲……”

    还不是时候,淡定、淡定!林遥平复了一下心绪,襁褓无声无息地缓缓躺倒,随即闭目养神起来。

    方菲醒过来时,已经是晌午,转眼看孩子,林遥是熟睡的样子。方菲轻手轻脚起身下了床,去上了一趟茅房回来,见林遥睁开了眼睛,想到孩子也要嘘嘘,便将他抱起来,还怕他已经自行解决掉了,留意了一下襁褓包裹屁股的部位,发现并没有湿。

    于是,欢欢喜喜抱着林遥,走出了大门,外面风和日丽、秋高气爽,艳阳天之下一切都很灿烂。

    “嘘嘘……”方菲半蹲着,让林遥的小鸡鸡对着篱笆墙。

    “…”林遥愣了愣,随即理解了这是什么意思。因为这项本来必须的程序,在凝结妖丹之后,便已经省略掉了,几千年里吞食的妖物,一般都直接消化成能量,渣滓也都在体内蒸发掉了,哪里需要多此一举地排泄出去。

    “嘘嘘…嘘嘘……”方菲悠扬地吹着小调,真的好有情致。

    “淅沥…淅沥淅沥……”

    “扑嘁…”

    林遥不好拂逆,随意感觉了一下,居然很畅快地尿了出来,还拉了一点点。却真是出乎意料之外,林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随即坦然,想要正常的成长,不就是吃喝拉撒睡么?

    “菲儿,我回来了。”林毅兴匆匆的声音,从篱笆墙外传进来。

    “哦”方菲此时关注点不及于彼,而是忙着给儿子擦屁股呢!

    “看!我今天捕到了不少鲫鱼,又特意买了两块豆腐回来,马上给你做鲫鱼豆腐汤…”林毅扬了扬右手沉实的鱼篓,左手托着两块白嫩的豆腐,那支鱼叉斜插在后背腰带间。

    “真是你自己捕的?”方菲往鱼篓瞄了一眼,果然扑棱扑棱的好多。

    “那当然!”林毅面有得色,而妻子有此一问,也是因为以往每次和戴喜贵去捕鱼,回来时都得戴喜贵分一些给他,才够下锅的。若非如此,林毅有几次独自去,忙活了半天都空着个鱼篓,“我想,可能是儿子出生,给咱们带来好运了吧!”

    “但愿是这样…”方菲也真心希望,生活顺利起来。

    林毅一头钻进了灶房忙活,方菲则回到了卧室,给孩子哺乳。

    鲫鱼要一条一条的处理,鲫鱼炖豆腐的做法,也是戴喜贵教会林毅的,需要费点工夫。

    当然,在方菲怀孕其间,林毅能够操持好家务,那是没少请教戴喜贵夫妇,圣贤书里的教诲只能抛到九霄云外,君子也得吃饭地干活,在庖厨也忙得不亦乐乎。

    “哎呀!鸡关在笼子里,都没放。”方菲抱着吃够了的林遥也来到了灶房,却发现忽略了一件事。

    “本来,我是准备今天中午就杀的。”林毅讪讪地笑道。

    “你是也没想,今天会捕到这么多鱼。”方菲笑靥如花地瞅着林毅。

    “确实,是抱着去碰碰运气的心理,若捕不到鱼,回来就把这只鸡杀了,因此没有放出笼子,免得到时候难抓。”林毅边掌厨边说道,倒是很坦白。

    “你把它放出来,它也从不出这篱笆墙,有什么难抓的,你现在可不是一年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方菲闲着无事,还是抢白了一番。

    “嘿嘿……”林毅傻笑不语。

    “当初,戴程嫂给了我十只小鸡仔,养着养着就剩下这么一只,杀了还真舍不得,我是期盼它能下蛋的…”方菲脸色黯淡了,想到那九只小鸡仔,成长的过程当中,不是被老鼠咬死,就是莫名其妙地死掉了。

    即便,方菲是千金小姐出身,没有饲养家畜的经验。其实鸡是六畜中最好饲养的,不比猪、狗、牛、羊、马,有的愚蠢、有的凶悍、有的倔犟、有的乖张、有的生猛,那五个家伙是即笨重又难伺候,还吃得一个比一个多,而鸡就有那么一点点的聒噪,小尖嘴啄点剩饭,很容易就能生存下来。

    方菲执着、林毅有点书呆子气,但都是聪明人。

    何至于如此?说到底,就是当一个人走背运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干什么都不顺。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