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了十五,终归躲不过初一。老头暗地里叹息,嗯?!听见自己的心声,老头不禁纳闷:活着?还是死了……

    万物生灵,生而有魂却不尽相同。植物类只有命魂,畜生类拥有命魂与天魂,人类命魂、天魂、地魂俱全;所以,植物生来只有生命,畜生拥有生命和意识,人类俱有生命、意识、情感;三魂七魄齐全,才算是灵魂完整,而人类得天独厚。其它生物,则需要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成妖精,才能蜕变为人形,也随之增强了生命力、开拓了意识、有了情感。由于妖类灵魂先天的缺失,因此死后不可能变成鬼,几乎都是与身俱灭。

    老头一时稀里糊涂了,真的是活了一万年、活得长久了、老糊涂了,更是被雷轰得一塌糊涂了。好半晌,才算是搞清楚了状况、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被五雷轰顶,固然粉身碎骨,但元神未灭;原来凝神还虚境,可以元神出窍。

    在身子骨血模糊成稀巴烂的状态中,老头的元神总算是清醒了,不禁一喜,旋即萌发了求生的本能,元神见缝就钻,竟然从碎石废墟中飘了出来,看到了外界。

    天地静了,雷雨止了。

    “…呜呜……老头…老头!呜呜…呜呜……”

    那是水仙花儿的哭泣声,声嘶力竭地呼喊,焦急抓狂的神情,声泪俱下,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哭得好不伤心……

    老头很欣慰,她活着。正要飘过去,忽然晃荡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元神虽然未灭,却也伤得够呛,能支撑多久?不清楚,随时都有灰飞烟灭的可能。

    夺舍,必须尽快夺舍!

    “丫头,保重了。”老头默念了一声,元神飘出毁塌了半边的洞天。

    如游魂般,在雁荡山飘飘荡荡,却哪里看得到妖,因为是妖就都怕雷,妖魔鬼怪此时都还躲藏在各自的洞府里,一时之间是不会出现了。

    老头很落泊,元神俯视着搜索半晌,寻思着:既然夺舍,未必就非得做妖,何不做人呢?

    一念至此,老头的元神经往山下飘去。

    七千年的岁月,久违的人间,已不复老头熟悉的模样。雁荡山脚下,不仅物是人非,而且是面目全非了。

    变了,一切全变了。

    当然,不是变得残酷,而是变得有生机,山脚下的一片原野,已经变成了梯田,井然有序,一派新气象。这些杰作属于人类,炊烟袅袅的地方,房屋草庐聚集,已经形成了村落。

    秋季,如今的时代称为农忙时节,人们在午饭时间避过了雷雨,而一阵雨落下来,天气也清凉了,都纷纷现身田地间,继续他们的劳作。

    老头的元神飘忽过去,没有急于夺舍,竟是很欣赏地浏览着这番景象。因为,这已经不是他印象中的人类,他没有见过这些农作物,感到非常的新奇。

    一路飘过去,飘向了那片炊烟袅袅,那是人类的聚居地。

    瞬间到了村落的上空,老头顾盼之际,忽而被一个人吸引住了。此人刚从一间房屋里出来,一袭青色长衫,头上戴着一顶飘逸的逍遥巾,老头从未见过人类如此装束,忽略了此人左手小指用纱布包扎着,而右手还笨拙地提着一只木桶,就是觉得好潇洒。再看此人眉清目秀,应该是弱冠之年,虽然气色显得忧郁,但气质却与田地里忙活的人类不一样,越发显得与众不同。

    就要这具躯体么?老头暗里有此一问,却是如此好感,又有些不忍。

    “毅哥哥,毅哥哥……等等,这里还有一件衣裳……”随着娇弱的呼唤声,房屋里慢慢腾腾地走出一个女子,挺着大肚子。

    “哦,别出来了,当心……”房屋前面有一圈半人高的篱笆墙,那头戴逍遥巾的男子已经走到了篱笆墙外,听见女子的呼唤声,便回转身又走了进去。

    “给”女子将衣裳递过来,柔弱说道。

    “叫我一声,等我回去拿就是,你行动不便,怎么还自己走出来……”男子的声音很温和,接过了女子手里的衣裳。

    “怕你没听见了…”

    “刚下过雨,屋外的地面很滑,我扶你进屋去。”男子说着把衣裳放进木桶里,把木桶放在了地上。

    “屋里有点闷,都已经走出来了,外面的空气好,你去吧!”女子深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我就站一会儿,自己可以走回去。”

    “那……你要小心点…”男子流露出当心,充满了爱惜之情,却还是依了女子,提着木桶而去。

    见到这场情景,更是让老头难以下决定,竟任由男子走了。

    女子晒了一会儿太阳,秋风轻拂着她的脸庞,显得有些懒洋洋的神态。老头注意到她的相貌,杏脸桃腮、朱唇皓齿、鼻耳无瑕、眉目如画,只是面容有些憔悴,使得白皙的肤色看起来略显惨白,少了些温润的光泽。

    以老头对人类的印象,女子的脸型可以称得上极其精致,有孕在身看不出身段如何,想来应该也是匀称的,当然比不过水仙花儿那小妖精的化身。

    老头端详她想着她的毅哥哥,那位眉清目秀的男子,又想到田地间劳作的那些人类,这样一对人物放在其间,便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显得与这块地方格格不入。

    此时,女子吁了一口气,左手支腰、右手攥起粉拳轻轻捶了捶,挺直了后背、越发显得肚皮滚圆,缓缓地转身,看来是准备回屋……

    “叭!”

    老头看傻了,女子虽然小心翼翼,但雨水过后的泥地,是那么的滑不唧溜;女子又挺着个大肚子,重心也不稳当,防不胜防还是脚下打滑了,仰天一跤,跌了个朝天阙。

    “哟…”女子脆弱的哀呼,只呼出半截,便只见满脸痛苦的表情。想爬起来,看来已是不可能,而身下渐渐渗出了鲜血……

    此刻,老头察觉到女子身体里有阳气外散,哦!老头看明白了,女子肚子里的胎儿是男婴,元气已经开始消散,恐怕是不保了。

    老头看得有点晕,晃荡了一下,蓦然惊觉自己的元神,也快支持不住了,莫不是也要消散了?世事无常,虽然各凭造化,但有时也讲求缘法。老头不再迟疑,元神飘过篱笆墙,忽地一下钻进了女子的肚皮……

    万物生灵在垂危之际,元精、元气、元神自然而然也就衰弱了,还处于娘胎里未出生的婴儿,尚无意识也就没有意志力,老头瞬息间、轻而易举便夺下其舍。

    若非如此,老头凝神还虚境的修为,元神的强大自不必言,然而毕竟是重伤之余,差不多跌落到了谷底。夺舍的成功与否,恰如老头在雁荡山上飘忽不定的落泊状,稍有不慎作出冒然之举,便有可能是飞蛾扑火,就真的呜呼哀哉殒落了。

    当然,老头一路上所见到的那些人类,随便向哪一个夺舍,成功都没有太大问题,只是没有如此轻巧,后果也不尽相同罢了。

    夺舍成功,老头算是解决了当务之急,受此重创也总算是逃脱了劫难,半死不活的元神折腾、飘忽到现在,已经极其倦怠了,一放松下来,随即进入休眠状态。

    新的一周了,不甘落后,求收藏、求推荐,拜托拜托呀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