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雨停了,天亮了。

    洞天之中宁静下来,从老头所在的洞府里,转出丝丝真气回荡的声响,虽然轻微却蕴藏着沉闷的钝感力量,使整个洞天弥漫着肃穆的气氛。水仙花儿从面壁的状态转身,一副回过神来的模样,静静地走到洞府前,悄然凝望了片刻、沉思了半响,仿佛明白了什么。

    身动、形晃、瞬移,水仙花儿锻炼着速度,掌握着窍门,忽如飞鸟,直冲出了洞顶。

    雨过天晴,晨风清新,东南的天穹挂着一轮彩虹,碧空明净如洗,朝阳红彤彤,霞光金灿灿。山峦叠嶂,云雾淡淡,瀑布山泉声声慢,绿油油的草木之间,点缀着万紫千红的小花朵,辉映着五彩缤纷、平添了无限意趣。

    水仙花儿平静地望着这秋景,心绪如云淡、如风轻,不缓不急,神色自若。而后,身形悄然晃了晃,如收线的风筝,飘飘然、茫茫然,落回洞底。

    打坐片刻,水仙花儿又锻炼起了身法,外面的世界虽然美丽,却没有过多留恋。

    转眼到了第七天,洞天里的空间,几乎已经被水仙花儿熟悉透了,她照常地施展了一番身法,旋即身形一晃,快似一抹白影冲天而去,瞬间踏在了洞顶之上,显得从容不迫。

    七天里,老头昼夜不停催动法力,把那颗鹅蛋般大的虎魔妖丹,溶解得快要接近一粒豌豆般小。而绸带上原本绿、青、蓝……冷色调已经转变为红、橙、黄暖色调,闪闪耀眼的光泽,焕发出炙热的能量。

    激!

    虎魔妖丹消逝的刹那,绸带上的光波震颤了一下,色泽由亮而暗逐渐温润,动态也随之平息。

    此时的这条绸带,除了形状长短未变,颜色却是从翡翠绿变成了琥珀色,仿佛是深秋的叶子,透着一股苍凉的味道。

    老头满意地暗自点头,用虎魔妖丹祭炼这条绸带,算是大功告成了。

    旋即,将绸带招回到手中,起身走出了洞府,随手一挥,绸带矫若游龙窜向对面而去。

    “嘣”

    对面坚实的洞壁,顿时破裂成一个大窟窿,碎石横飞,整个洞天受到震荡,感觉在摇晃不止。绸带返回到老头手中,对面被砸出的这个窟窿,犹如背面的洞府。

    “啊”随着一声惊呼,水仙花儿的身影从洞顶闪至洞底,满脸的愕然之色,“老头,这根绸带……是?”

    “还你”老头将绸带丢了过去。

    “颜色怎么变了……”水仙花儿伸手接住,愣愣地说道。

    “不好看么?”

    “呃…也很好看,威力…”

    “用虎魔妖丹祭炼过,威力当然不一样,非同小可,勉强可称得上是件法宝了。若你使用时能发挥好,这条绸带的威力,可以达到你目前法力的三倍以上。”

    “如何才能发挥好?”

    “运用这条绸带时,要像运用你自己妖丹的能量那样,感觉到灵性,心意相通激发它的威力。若强行去驾驭,你现在的法力还难以掌控,当你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了,甚至可以发挥意想不到的妙用。急不得、你慢慢地去体会、探索吧!”

    “嗯”水仙花儿很认真、听话。

    “如今,你可以出去了,便下山游历去吧!”

    “这些天,我天天都到山顶去,我不想下山……”水仙花儿边说边挥动绸带,喜爱非常的样子。随手击落,嘣地一声碎石横飞,洞壁的另一面,顿时也多了一个窟窿。

    “唉,随你吧!”老头叹息道,转而又提醒一句,“不要把整个洞天,弄塌下来。”

    “哦,好的”

    “我要闭关,你不要进来打扰!”

    老头淡淡地丢下一句,走进了洞府。其实,老头哪里是要闭关,祭炼这条绸带消耗的法力,远远不及当初淬炼这条绸带时来得严重,当初可是花费了十年心血,也在所不惜。而这几千年以来,突破凝神还虚境渺茫无望,一个躲不过去的万年天劫,已经迫在眉睫。闭关只是老头的一个借口,刻意与水仙花儿拉开距离,甚至真的希望她离开洞天、远走高飞,那样的话……万一天劫来临,定然就不会殃及池鱼了。

    老头在洞府里打坐,静静地回顾平生,漫长的一万年只在弹指一挥间,大多流逝的岁月平淡如水,深刻如惊涛骇浪的是游历世间那二千年,然而残酷得使他厌倦,最眷恋的却是近几百年,因为有了水仙花儿,仿佛让他重新看到了生命的真谛。

    老头确信这个万年天劫,是他的大限之期,并非只是心理因素作祟,而是当发觉有这种预感的同时,也察觉修为增进了一个跨度。诚然没能参透其中的玄奥,却是心底明白此预感能力,与凝神还虚境的某种神通有关联。

    然而,渡不过即将来临的死劫,境界、修为、神通……通通都是浮云,天意弄人、也弄妖,老头仿佛闻着死亡的气息,等待命运降临。

    又是八天过去,水仙花儿在洞天里挥洒自如,把那条琥珀色的绸带玩得团团转,风风火火不亦乐乎。倒是也记得老头的叮嘱,只是凌空虚击、并没有落在实处,试过了绸带的威力,她并不想把洞天给掀翻下来。

    “轰隆…轰隆…轰隆……”

    陡然间,又听到雷响,水仙花儿哆嗦了一下,抬眼仰望,只见风云涌动,天色在翻转变化着。

    水仙花儿脸色变了,又见几道强劲的寒芒划过天空,旋即轰隆轰隆之声甚嚣尘上,电闪雷鸣之际,大雨倾盆落下来,太阳却仍然高高挂着,各种天象混合交集在一起。水仙花儿心里一慌,拔腿向老头所在的洞府,跑了进去。

    “你进来干什么?我不是吩咐过你不要进来!”老头的声音很深沉。

    “雷…电闪雷鸣…”水仙花儿声音在打颤。

    “到对面那个洞府去!”

    “我、我怕…”

    “去!”老头用冰冷的声音,怒喝。

    “…”水仙花儿哪里见识过老头如此模样,顿时被震住了、惊呆了。

    “这里危险,快去。”老头声音转为柔和。

    “轰隆…轰隆…轰隆隆……”

    雷声猛烈异常,把老头的话削弱了一半,水仙花儿还是呆在那儿,反应不过来。老头长袖一挥,卷起水仙花儿扔出了洞府外,直接落进了对面的洞府里。那一瞬间,水仙花儿望见了苍穹闪过一道霹雳,紧接着便听见

    “轰轰轰轰轰!”伴随着铿锵粗犷的节奏,五雷连珠合成一点:“轰隆!”

    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老头预感到难以逃过此劫,却万万没有料到老天爷如此直来直往,五雷轰顶将两百多丈高的山峰,直接轰塌下来。顿时,老头被埋葬在了洞府里,粉身碎骨。

    新书,求收藏、求支持、求推荐,谢谢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