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自有妙用。”

    “你……”水仙花儿气愤,撕扯下一片叶子虽说不至于伤到茎干、精魄,可那是她身上的一部分,老头有何妙用呢?尽管不明白,却也知不会是险恶用心,但还是怨嗔了一句:“狠心的糟老头子!”

    老头任由她发泄怨气,将能量贯入手中的这片水仙叶,然后轻轻一抖,便凝化成一条青绿色的绸带形状。老头盘膝而坐,将这条绸带抛在半空之中,双手齐施,只见两道幽蓝的真气,激荡在绸带的两端,旋即青绿色的绸带幽蓝光点灵动流转。

    水仙花儿惊疑不定,欲向老头询问,却见他从未有如此严肃的神情,便只好先观望,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老头用真气烘托着绸带,竟不眠不休一连整整七个昼夜,停歇下来随即便入定了。水仙花儿也看出端倪,老头是用真气淬炼这条绸带,显然消耗了不少真元。绸带仍然悬浮在半空中,青绿色的光泽时而泛起一层幽蓝,仿佛有了生命似的,硬生生地停顿在那儿。

    休息了半宿,老头又接着用真气淬炼绸带,这次却不到一个昼夜,便入定打坐,休息半宿之后再继续淬炼,如此日复一日……

    水仙花儿只看到老头忙活,或则入定休息,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却也不好冒然打搅,只得收慑心神,投入到自己的修炼当中。只是如此一天天过去,水仙花儿按捺不住了,这天抓住老头停歇下来的机会,出声询问。

    “老头,你淬炼这条绸带,要到什么时候呀?”

    “……”

    “你到底有何妙用?要花费那么大精力。”

    “……”

    “你认真起来的样子,我还真不习惯,让我感觉有些害怕!”

    “……嗯?有什么好害怕的?”老头双目睁开回话了。

    “你忽然让我感到陌生,好生古怪……”

    “我本来就是古怪的糟老头子,有啥稀奇?别多想,潜心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化形……”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我从来没见你这样子。”

    “……”老头已然入定。

    老头沉默,休息过后便专注于绸带的淬炼,水仙花儿无奈,只好专心于自身的修炼。在这洞天之中,犹如闭关一样,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十来个秋冬春夏便悄然地过去了。洞天之中这十来年岁月,也太平静了,平静的居然没有一只妖物出现。究其原因,那是老头淬炼绸带,真气能量运行散发的威慑力,过往的妖物避之惟恐不及,哪还敢进来冒犯。

    十年之间,这条绸带从刚凝化出来的三尺来长,被淬炼得约摸有三丈来长,晶莹剔透的翡翠绿,光波流动闪亮。

    这天老头收功之后,随意催动绸带,潇洒击落在一块岩石上,便听得“嘭!”地一声巨响,顿时碎石横飞,绸带旋即回落到老头手上。当然,这点威力在老头眼里,根本不算什么,顶多也就是能对付千年修为的妖魔,但以水仙叶子为材质,淬炼到了这种程度,几乎已经是极限了,要想威力再增强,就只有祭炼了。

    “老头,原来你是炼制一件法宝呀!”水仙花儿吃惊过后,有些兴奋。这条凝化的绸带看似柔软之物,却能将坚硬的岩石击得粉碎,不由得叹慕。

    “还称不上法宝……”老头神色自若,心下却沉吟了片刻,“只希望你在运用时,能将它的威力发挥好,有助于防身。”

    “是?给我炼制的。”水仙花儿讶然。

    “不给你,难道我有这需要么?”老头将绸带抛了过去,落在水仙花瓣上像条围巾。老头之所以用她的叶子炼制,也有考虑到她使用时能够心意相通,发挥出潜在的妙用。

    “嘻嘻……”水仙花儿羞涩地娇笑,真的很开心。

    “唉”老头叹息。

    “怎么了?”水仙花儿不禁问道,“这十来年,你都没跟我说上三句话,让我感觉古古怪怪的。”

    “十年前,我之所以要为你炼制这件法器,是因为我预感到,我离大限之期不远了……”

    “什么……”水仙花儿懵了。

    “是的,我的万年天劫临近,恐怕难以躲过……”

    “不会的,老头……大大小小那么多天劫,不都躲过了么?这次也能躲过。”

    “以前的天劫,都是在不知不觉来临,茫然中就过去了。而这次,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使我心绪不宁……”

    “也许,是你想多了。”

    “你以为我是那只蜈蚣精呀!我虽然心绪不宁,但是感觉清晰,从未有过的清晰,大限之期在迫近……”

    “那……我问你,万年天劫是大天劫,还是小天劫?”

    “这……”

    “那,我来帮你算算,一千年一小劫,三千年一大劫,你渡过了九千年的一劫,是大天劫。那么,这万年天劫,应该只是小天劫。”水仙花儿的语气,明显是刻意地学着老头。

    “但愿如此……”

    老头虽这样回应,但心里仍是不以为然。他处于“凝神还虚”境六千多年了,没有感觉修为增长多少,或许是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便是突破境界,然而突破境界却非常渺茫,也就惟有感觉最深刻了。

    老头在九千年的大天劫上,开始有预感,只是那时心无牵挂,所以并不觉得深刻。当再一次预感劫兆的到来,老头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并且深信无疑。

    对于老头而言,消磨这么多岁月虽然没有参透虚境,却不执着于成仙,从而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然而,水仙花儿的萌生,这七百年来的相伴,使他有了牵挂。

    老头的修炼之途,一直以来都是顺其自然,顺应着天理。此时此刻,忽然萌发了逆天而行的念头,心里有种老来聊发少年狂的豪兴,这些年不知不觉中,在他影响水仙花儿的同时,水仙花儿散发的朝气,同样也影响着他。

    “老头,你别想那么多了,你不会死的,你会修炼成仙的……”水仙花儿语气诚挚,在此陷入沉默的当儿,更是回荡着肺腑之情。

    “小娃,你想尽快突破化形么?”老头忽然问道。

    “想呀!”水仙花儿毫不犹豫回答,然后才琢磨老头话里隐含的用意,“这些年,洞天里都没有其它妖物出现了,你……你要到外面寻找?那样就算了,其实……我并不太喜欢吸噬精魄来增进修为。你不也认为,修炼之途应该循序渐进么?这样挺好,都不到一百年了。”

    “嗯!”老头颔首微笑,显然对水仙花儿说出这番话很赞赏,“不需要吞噬其它妖物的精魄,而是我助你。”

    新书需要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拜托拜托了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