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噬了蜈蚣精的精魄,水仙花儿旋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在体内乱冲乱窜,和体内本身的能量冲突起来。

    水仙花儿潜意识地抗拒、压制,而这股精魄的能量,虽然被老头抹去了蜈蚣精的意识,但在另一个能量的压制下,冲击力不仅没有减弱,反而一波一波遇强则强、愈抑愈烈。

    当然,若是水仙花儿的修为比蜈蚣精高,即便是初次吸噬精魄,也不会有如此强烈的冲突感。而又因为,蜈蚣精的修炼之途,以杀戮吞噬别的精魄为主,攻击性深入骨髓、也深入到精魄,若非老头抹了它的意识、戾气,水仙花儿修为不够,甚至会有被反噬的危险。

    尽管如此,水仙花儿还是感到惊惧、恐慌,近七百年清修的能量,都被激发出来,在体内与另一个能量展开了比拼。这是妖类生存的本能,而她还是头一次被激发,终于经历一场残酷的殊死搏斗,看不见,却深深地感受到。

    老头盘坐在岩石上,看着水仙花儿经络里的光点流转,茎干蓝了又绿、绿了又蓝,花瓣红了又白、白了又开始泛黄……

    水仙花儿处于生死关头的考验,老头举手间便能为之化解,却忍住了没有出手。老头脑海里盘旋着一个问题,那是水仙花儿方才所问,如果不能成仙会死么?老头不禁考虑到这个问题,当初他刚化成人形时,是年轻人的模样,岁月流逝,他在慢慢变老,在“虚度”的六千多年来成了糟老头子。

    既然难免会老,也就难免会死,有多少生灵能够体会,近万载光阴的沧海桑田。水仙花儿没能感觉到,尽管在这洞天之中陪伴老头有近七百年的岁月,但在她的第一印象里,老头已经是糟老头子,她并没有觉察到老头在这几百里越来越老,正如她在这洞天里,感觉不到冬天的寒冷、夏天的炎热,也体会不到这洞天的冬暖夏凉,然而微妙的变化确实存在。

    妖类的这种变化,凡间的人类更加感觉不到,老头在凡间的那两千年,落在人类眼里便是一个容颜永驻的家伙,在普通凡人不过百年的寿命,又哪能觉察如此微妙的变化?

    在这洞天里不知不觉流年似水、光阴似箭,老头忽略了生死,当此时考虑这个问题,也隐约感到离死期不远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在这个世道上消失了,水仙花儿还能像这样成长吗?近七百年来,未免太宠着她了,只让她经历风雨、不经历残酷,离开这个洞天,却又如何独自生存?

    天色渐渐黑了,洞天之中幽深而静谧,而水仙花儿流动的光泽,却愈加的炫丽夺目,如一株瑰宝,红、白、黄、绿、蓝、紫、青……光芒乱窜。

    老头缓缓伸出手掌,向前一推,一道灰白色的光团,顿时罩住了水仙花,彩虹似的光芒瞬间隐于无形,只剩下白绿两道。静默良久之后,水仙花儿发出脆弱的声音:“老头,你害我呀……”

    老头对她一向宠溺惯了,此番见她确实吃了不小的苦头,心下也有些恻隐,却不动声色道:“是你的方法错了,蜈蚣精的精魄只是一块能量体,却比你本身的能量大。你莫要一味地强行压制,会适得其反,记住堵的同时也要疏,容纳、降服它,最终吸收化为己用。”

    不容水仙花儿争辩,老头手掌一收,隐于无形的光芒又纷纷浮现。水仙花儿才喘息片刻,在蜈蚣精能量体的冲击之下,不得不重新对抗起来,此番依照老头之言,边堵边疏,果然感觉没有先前强烈了。

    水仙花儿信心大增,慢慢容纳、吸收、消化……

    荏苒间,一个月过去,水仙花儿经络里的蓝色光点消失了;两个月之后,花瓣上的红色也不再浮现了;三个月后,水仙花儿犹如一株碧绿的翡翠,流露着温润的光泽,而花瓣更是洁白如玉,散发着晶莹的光晕。

    水仙花儿感觉到体内的能量运转自如,没有了一丝渣滓,修为不知增长何几,兴奋地说道:“老头,我成功了……”

    老头捋着胡须微笑,点头道:“嗯,修为突飞猛进,增长有九十年吧!”

    水仙花儿欢呼雀跃道:“太好了!”连根腾空,落回碎石堆中,扭动着腰枝,整个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挪移到溪水边,望着水中的倒影,心想:不知自己化成人形会是什么模样?

    心随意动,顶上的花瓣也随即凝聚变化,水中顿时显现出一张俏脸来,黛眉星眸、瑶鼻樱唇、粉腮玉颊、秀发如瀑,真是妙不可言、美不胜收,水仙花儿呆住了,不相信那就是自己的模样。

    水仙花儿环顾自身,只能看到如青丝般的秀发,却是真真切切的,而茎干仍然一如原样,不曾有变化。如此顶着一个靓丽的人形脑袋,终究不太谐调,水仙花儿顾盼之际,更显得头重脚轻、摇摇欲坠,仿佛难以承载的样子。

    “老头,我可以凝形了,是不是离化形之期不远了?”水仙花儿忽略了大部分的缺憾,很孩子气地向老头问道。

    “呵呵……”老头干笑着,有些无奈地回答,“不远,通常的情况下,再有一百年差不多了。”

    妖类化形,是以修为能量为支撑点,没有凝结妖丹的妖精,在精魄能量蓄积到一定程度之时,也能勉强化成人形模样。因此,水仙花儿在完全吸收了蜈蚣精的精魄后,心随意动便凝化出了一个脑袋。成精开窍而有了精魄,突破化形是要结成妖丹、使能量聚变,凝结成妖丹也是从“凝精化形”进入了“凝形化神”期,那是两种境界,修为也因此有了质的提升。

    结成妖丹便可轻松化形,但初期在能量最弱之时,还是会现出原形,这个巩固的过程不会太长。所以人类会说“千年妖精”,因为妖类修行千年,几乎已经巩固了化形,一千年可以说是妖类的成年期,而突破“凝精化形”,也可以说是妖类的完全蜕变。

    水仙花儿首次凝形,觉得新鲜刺激,自然感到欣喜万分,开心之下随口一问,并没有在意还需要一百年,才能凝结成妖丹,真正突破化形。

    忽然,水仙花儿发现一只螃蟹爬到了根前,探出两只望哨般的眼睛,骨碌碌地仰视着她,溪流与碎石间有螃蟹出没,并不鲜见,但这只螃蟹十只脚张开,有海碗般大小,她以前却是没见到过。

    水仙花儿虽然是花类成精,却有着活泼好动的性格,此刻心情爽朗,真是对什么事物都感兴趣。这样一分心,她那颗美丽的脑袋自然恢复了花瓣形,旋即又凝出了一条手臂,纤纤如玉、白洁无暇。水仙花儿随手一捞,将那只海碗般大的螃蟹托在了手中,却显得她的手掌太纤细了,而螃蟹褐色的硬壳、棕色斑斓的节骨,又显得她的手臂太粉嫩了。就在水仙花儿将螃蟹托在手上的那一瞬间,这只螃蟹本能地张开了一对大螯,如钳子般镶在水仙花儿新凝出的手掌上,作势欲夹却没有用劲。

    “嘿,它想咬我。”水仙花儿发现螃蟹的举动,却没有将之放下,反而问道:“你从哪里来,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

    “它还只有一百多岁,尚未成精呢!回答不了你的话。”在老头的法眼看来,自然清楚这只螃蟹的底细。

    “啊”水仙花儿诧然,随即又笑呵呵地对那只螃蟹道:“小家伙,却长那么大块头。”

    只这么短暂的片刻,水仙花儿已感觉有些疲累,轻轻将螃蟹放下来,粉嫩的手臂便即融入茎干。那只螃蟹愣愣地望着这一幕,然后打横着一步三晃,奔向溪流而去。

    就在此时,老头伸手一招,水仙花儿的一片叶子,被凌空撕扯掉,飘然落到老头手里。

    “哎哟,老头……你干什么?”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需要大家的支持,谢谢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