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别现出你这副丑怪模样好不好!”

    声音清脆地回荡,伴随着淅淅沥沥的流水声,以及嘀嗒嘀嗒嘀嗒的滴水声响,幽深而婉转,却是有种静悄悄的感觉。这是一个山洞里,洞口方圆有十来丈宽大,天光照射下来,洞底犹如九渊之地。

    此时的光亮落处,一块岩石之上,趴着一只巨型的虎纹蛙,估计普通的澡盆,不一定装得下它的身子。

    “咕咕”巨型虎纹蛙发出声响,在这洞天之中显得格外洪亮,而滚动的眼珠子好似球晶体,正俯视着溪间碎石堆中一株散发着淡淡光晕的水仙花,那水仙花在溪流波光的辉映之下,仿佛散发着异彩,“你这小娃,几百年过来,居然还看不惯我这副模样。”

    “让你不要叫我小娃,我不是蛙,是花儿。”那株水仙花轻轻摇晃着,又发出清脆的声音,若是不知情景,定然会以为是天真的小姑娘童言无忌,也绝对不会认为是无理取闹。

    “早知如此,就不告诉你天地万物的区别了,免得被你纠缠不清。”巨型虎纹蛙语气中有些无奈,却更像个慈祥的老人家。就在这当儿,一只拳头大小的飞蛾,从幽暗中袭向那株水仙花,岩石上的巨型虎纹蛙从容不迫,张开血盆大口,舌头如一条长索迅疾伸展过去,把那只飞蛾卷入了口中,咕地一下吞噬掉了。

    “你一天不吃,会死呀!”那株水仙花调皮地出声抗议。

    “我不把它们都吃掉,你能长得那么亭亭玉立么?”巨型虎纹蛙却也童心未泯。

    水仙花儿一时没有出言反对,仿佛在想些什么,巨型虎纹蛙抖擞了一下,身躯急剧凝缩,瞬息间形成一个老人家。看不出具体的年岁,闪亮滚动的眼珠子,扁平的鼻头,薄嘴唇配上一张大嘴巴,暗灰色的长发披散着盖住了双耳,眉毛与胡须几乎一样长,有点发白涣散着淡淡的光泽,仿佛很精神,又仿佛很慵懒。

    老人身上的袍子也呈暗灰色,倒是很干净,腰间系着一根深绿色的草绳,浅灰色的裤腿过长及地,遮住了脚板后跟,只露出来十个光着的脚丫子。只见他将腰围伸展了一番,旋即站起身来,挥一挥衣袖,动一动腿脚。

    “唉!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可以化成人形,随意走动呀!”水仙花儿的语气,明显有着小女孩想快点长大的苦恼。

    “我来帮你算算,你开窍至今快有百年了吧!那就还需要区区两百年便可以了。”老人悠然地踱着步子,背负着双手。

    “两百年还区区?”水仙花儿颇有些小性子的语气,使她那高挑的茎干颤动了一下,仿佛风吹欲折的样子,黯然静止半晌,“我若化成人形是不是也像你这样,有脚有手……暗灰色的长眉长须长头发,有鼻子、有眼睛、有耳朵,还有一张大嘴巴?”

    “万物生灵,除了人类之外,得天地造化,吸收日月精华,通常是三百年成精,又三百年开窍,再三百年化形…”老人悠然停顿了一下,忽然呵呵笑了笑,“你若化成人形,应该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模样,不会像我这糟老头子。”

    “哦,那太好了!”水仙花儿清脆的声音欢快流露,随即却又非常郁闷的叹息,“唉!还要两百年呢……”

    “两百年算什么?”老人遥想了一下自己经历过多少个两百年,却是一时无法记清了,“很快的,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刚才那只妖蛾子,不知已经修炼了多少个百年,却被你一张嘴就吞噬掉了。”水仙花儿在郁闷中很快转移了念头,指责起老人来。

    “这只妖蛾子大概也就五百年的火候,还没开窍呢!”老人不以为意随口道。

    “听你的语气,我都有些心寒呀!那只妖蛾子千辛万苦熬了五百年,你吃了它,却还说风凉话。”水仙花儿追责不放。

    “你这小娃,也太不够懂事了,我的风凉话,只是为了解释你的疑惑。”老人显得有点不服气地反驳,接着又悉心开导一通,“弱肉强食,是生存于这个世道,残酷的真相。这只妖蛾子隐藏在幽暗处,其目的是想吃了你,我也念及它五百年来得不容易,现出原形就是要警示它,让它识相的飞远点,可是它还是贪婪地向你飞扑了过去。”

    “被你说得,我对这个世道是即好奇、又畏惧。”水仙花儿温驯中带着倔强。

    “你知道么?花是一个庞大的种类,尽管成精开窍之后非常灵慧,但为什么花妖却那么少,而要修成花仙子,就更为稀罕了。”老人谆谆善诱,说到这个问题时,心底不禁有些莫名的悲伤:蛙类也很庞大,成为妖仙的也很稀少。

    “老头,你就告诉我吧!”水仙花儿求知欲被挑起。

    “因为花类是植物,能够得天地造化就已经是万里挑一,还决定在你生长的地方,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三百年成精,又三百年开窍,仍然只能在小范围挪动躲避,遇到风吹雨打、电闪雷鸣、雪上加霜,都惟有默默地承受,这算是幸运的……”老人盘坐下来,停顿这一刻水仙花儿却没有插口发问,而是静静地等待,想象着那些凄凉的情景。

    “你如果不是与我这个糟老头子有缘,生长在这个山洞里的话,要是生长在山崖上,或者是森林里,我很难想象你如何能够存活在这世上,随便一只成精的飞禽走兽,都能把你吞噬掉。即便是像刚才那只巴掌点大的妖蛾子,甚至只是成精还尚未开窍的小妖虫,发现你就像看见它的美食一样,盼望着、迫不及待地向你飞扑过去…”老人严谨的叙述语气愈来愈快,忽然就没了,在洞天里回荡的响动,有着一股阴森森的氛围。水仙花儿依然没有吱声,不知在作何感想,老人却舔舔嘴巴,换成一种轻松的语调,继续道:“这些个小屁虫胆子倒真不小,居然无视我的存在,有眼无珠的小东西,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夺食,死了活该。就是这些小东西,被我吃得太多太多了,早就乏味了。”

    “不好吃么?我以为你爱吃呢!”水仙花儿说话了,清脆的声音使这空间里阴霾的气息消散不少,语气又一转,“它们、它们为什么盯上我就不放,它们为什么想要吃掉我。”

    “在这弱肉强食的残酷世道上,想吃掉你、要吃掉你只因为它们能够吃掉你,虽然你有近七百年的境界,而它们甚至都没有开窍。而你七百年的境界形成的精魄,吞噬就可以助长它们的修为,并且有利于它们突破境界。”

    “你吃这些小妖虫,也是为了增长修为、境界么?”

    “呵呵,怎么说呢?修为哪……”老人躺倒下来,右手支头,“就在此洞天里,我都不知道渡过了多少年月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再增长,更不知道突破这层境界会是什么。”

    “你难道没有想过成仙么?”

    “想过,以前觉得太过遥远,现在偶尔想想,却觉得成仙了又如何?”

    老人懒洋洋的神态,仿佛是疲累了,又仿佛悠闲自在着。而老人对成仙的回答,使水仙花儿有点犯迷糊,听起来好似很肤浅,仔细想想又好似很深奥,一朵没有经历世事的小妖精,即便是非常的灵慧,又如何能够明白一只渡过了数不清岁月的老妖,那种从容淡定的无欲无求,怀着憧憬看似接近,其实距离真的太遥远了。

    “老头,谢谢你几百年来,一直保护、照顾我。”水仙花儿真挚的语气,仿佛忽然之间长大了。

    “小娃,我也非常的感谢你,能够陪着我说话解闷,否则在这不知深浅的年月里,可真是寂寞如雪呀!”老人斜躺在那里微笑着,仍然右手支头,左手捋了捋眉毛,又捋了捋胡须。

    “老头,你说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怎么从来没见你出去过呢?”水仙花儿仿佛问不完的疑惑,不等回答又加一问,“你出去过么?”

    “当然出去过,外面的世界很大、很复杂,而我喜欢简简单单。”

    “我如果化成人形,肯定呆不住!你知道么,自从我有了意识以来,就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好奇,等看清了周围能够看得见的事物,就盼望着能到洞口上看一看。直到你跟我说起外面的世界,我就更加好奇了,更加想看到外面世界的样子,还做梦呢!”水仙花儿兴奋地说着,忽而幽幽地叹道,“不知外面的世界跟我梦中的情景,是不是一样,今天听了你的话,我想出去,又害怕出去了。”

    “嘿嘿,我知道。”老人颔首应了一声,还保持着懒洋洋的姿态,却仰望天空。从这株水仙花在这堆碎石里发芽便看着她生长,看着她成精,看着她开窍,外面的一点一滴都通过他的口,灌输到她的意识里,她那花样年华茎直语快的个性,忽而执着、忽而无所谓的脾气,又哪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唉,又开始发呆了!”水仙花儿叹息。

    “仰望天空,是件多么惬意、多么美好的事情,我淡定、故我在。”老人悠然自得感慨着,那自我陶醉的神情,往积极的一面来说那是一种洒脱,往消极的一面来说完全是混日子等死,但是他却是一个老不死。

    ……新书上传了,走过路过,请收藏一个,推荐一个……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