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状况呀?方菲、林毅夫妇俩可真是弄不清,云里雾里的向端木琪望去。而端木琪自己的感觉也雾里云里,对于此妖精还没能了解多少,这样的状况谁会料到呢!不过等惊呆的端木琪缓和下来,心里却差点忍不住想笑了。

    雪雅能感觉出,此刻众人皆惊的别扭氛围,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我娘,你要叫夫人。”

    林遥开口为之解围,心里不由得大叹:这丫头,初涉人间,实在实在是太单纯了。

    然而雪雅如此单纯的表现,落在端木琪眼里却十分符合林遥对此妖精的讲述,倒是消解了端木琪心里的大片疑虑。当然了,林遥对姑姑讲述水仙花儿的情况并非信口开河,而是自小看着这株水仙成长,看着她成精、开窍、结丹化形到如今,太清楚她的性子了。

    “夫人?”

    雪雅眼望少爷,又望眼还拉着少爷的女子。

    林遥眼看着她犯迷糊,又哪能清楚的给她解释这些称呼,只得视而不见了。方菲更迷糊,瞅瞅眼前这少女和身边的儿子,又向端木琪望过去,企盼有个明白的说法。

    “她,名叫雪雅。”端木琪开口说道,“我想,请菲儿姐姐收留雪雅在林荫庄,也好照顾遥儿。”

    “噢!”方菲应声,尽管头脑里还处于茫然的状态。情况总算没那么飘忽,以端木琪跟方菲有通家之谊的知交姐妹份量相托,收留眼前这少女,也就是小事一桩。

    “雪雅,跟夫人、跟姑姑说谢谢!”林遥适时提点道。

    “谢谢姑姑、谢谢夫人。”雪雅口齿伶俐的话语不惊人,听起来悦耳,可甜了。

    方菲迟缓的没应声,觉着儿子将此事搅和两下有点不伦不类,自然对眼前这少女的身世越加感到好奇起来,她忽然在此出现,不知端木琪什么时候带她进的林荫庄?方家和端木家可是世交,两边的亲戚大多都相识有印象,眼前这少女那么的俏丽亮眼,却也看着很面生。

    见到方菲疑惑的目光又相望过来,端木琪就是想跟她解释,也不知怎么跟她解释才好,毕竟仓促间带这株化形的水仙花精出来见人,如此奇妙的经历连端木琪自己都有恍若梦中之感。

    当然端木琪既已决定,又答应帮小家伙林遥安排此事,就算没有清晰具体的办法,便是走一步看一步,也必会尽心尽力。

    “雪雅身世清白,只是常年居于深山无依无靠,所以不怎么通人情世故,让她留在林荫庄照顾遥儿,其实也是让她有个栖庇之所。”端木琪目前对此事的意识,配合林遥圆场还算默契,“我今后五年不在神洲,雪雅那便劳烦菲儿姐姐费心了。”

    “这是哪里话!雪雅留在林荫庄,琪儿你就放心吧!”方菲爽快应承下来,否则都不好意思了。见娘亲慨然允诺,林遥不禁暗赞,姑姑此番话说得太漂亮了。

    “都就座吧!粥快凉了。”林毅微笑招呼。

    “雪雅,这位是我爹爹,你要叫老爷。”林遥适时又提点道。刚刚被惊着的众人听得林遥如此作介绍,自然全都能心领神会,端木琪是真想笑出来。

    “老爷。”雪雅便清脆叫了声。

    “好!快坐下,吃粥、吃粥。”林毅爽朗回应道。

    “来坐这里。”林遥指向身边的位置,示意。

    雪雅便即在少爷下首的位置坐定,静静瞧向少爷面前桌上的粥,又瞧瞧老爷、夫人、姑姑面前桌上的粥,满脸稀奇之色。

    转眼间茗香盛好一碗粥,端来放在雪雅面前的桌上。雪雅就饶有兴味地,瞅着自己面前的这碗粥,又瞅瞅正在动调羹的少爷、以及老爷、瞅瞅正在剥蛋壳的夫人、瞅瞅坐在对面正在动筷子的姑姑,然后目光落回到已然津津有味吃着的少爷举止上。

    粥,是花生排骨粥,味美着呢!林遥只顾着趁热吃美了,一时没空管她。

    方菲、林毅、端木琪自然留意到她此刻的神情,只是都没有说话。

    雪雅学着少爷的样子,拿起自己面前碗里的调羹,轻轻将花生、排骨、粥搅拌,却仅仅只是那么搅拌着,一直不见她吃进嘴里。

    “雪雅,你怎么不吃呀!”方菲和颜悦色地问道。

    “我?”雪雅望眼夫人旋即瞧向少爷。林遥惯常的就要给她提示,忽而转念一想,以后的日子还长,可不能总是如此这般吧!让她自己回答,怎么回答都行,便是再多吃两惊都没什么大不了。

    “怎么了?”方菲柔声追问。

    “我不吃这个。”雪雅朴实地回答。

    “不吃这个?那你……平日里吃的是什么?”方菲又追问。

    “吃……”雪雅寻思起来。

    “茗香,你去舀碗清水给我。”林遥吆喝一声道。听到这声吆喝,端木琪望着雪雅的锐利目光,在霎时涣散,注意力一乱,预思也就被打断了。

    “清水?”茗香愣怔半晌脱口而问。不是啥子大问题,就是吃粥时要水,而且要的是清水还并非茶水,觉得有那么点点奇怪,尽管少爷向来古灵精怪。

    “嗯!”林遥认真点点头。

    方菲猜不透,却直视儿子,等着看他这是要做什么?

    端木琪在这当儿,再凝神预思要从雪雅眼睛里找答案时,浮光掠影那意象,很显然清澈见底……

    确实清澈见底,这意象清澈的让端木琪望而生畏,不敢让自己的目光停留片刻,生怕自己脑子里变成浆糊,转而平静地向小家伙林遥看去,颇有点无奈的感觉。

    不一会儿,茗香匆匆从灶房端过来一碗清水,放在少爷面前的桌上。只见林遥旋即伸手,将这碗清水移到雪雅前面。

    雪雅也就端起这碗清水,美美地抿了一小口,仅仅那么抿一小口,却仿佛比吃什么都有滋味,看样子已是很满足了。

    “你平日里就只是喝清水么?”方菲疑惑地问。

    “是的。”雪雅清脆地回应,如水般动听。似幻似真,方菲感到难以置信,便又向端木琪望去,看这位神殿司命可有切实的说法。

    “雪雅所修炼的功法,自小辟谷,吸风饮露。”端木琪只好如此推理,为之开解。林遥又不禁为姑姑暗赞,觉着此事两全其美的门路走正确了。

    “不食人间烟火,难怪了!”方菲恍然间理解,就是端木琪在林荫庄的日子里,尽管到吃饭的时辰从未缺席,但每餐其实吃得都极少。林毅亦是恍然的神情,连茗香、念伊两个丫鬟也有恍然之感:难怪她和端木司命,都美得那么清丽脱俗。

    “确实如此。”端木琪点头微笑,心道:水仙花,文人墨客称其为凌波仙子,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诚不欺我呀!

    “少爷,烟火是什么?”雪雅却满脸雾水,忍不住问。

    “烟火……”林遥被问得刹那间仿佛云里雾里,“我娘的意思也就是,说你很漂亮不凡!不食眼前这花生排骨粥呀、这茶叶蛋呀、这酸豆角呀……这些都是熟的……不识烟火,不识就不识好了。”

    “好吧!”雪雅乖巧应声,流露出开心之色。

章节目录

妖魅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洛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逍并收藏妖魅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