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煞神孙三霸?

    听到这个霸气十足的名号,赵佶愣了一愣,才蓦地想起来,这便是南海鳄神那个倒霉徒弟。

    段誉只不过忍俊不禁笑了一声,却不想招来如此恶劣辱骂,脸色顿时涨红,还未及开口,那小煞神已经冷笑一声,抓起一把老枣木的椅子双手用力一拧,那椅子竟都咯吱咯吱断裂开,显示出惊人的臂力,同时小眼珠里绽露出凶煞十足的光芒。

    这时候,酒馆里的掌柜冲出来,指着那小煞神呜呜一通乱叫,似乎在斥责什么。此地只是寻常集镇并非什么通衢大邑,因此这掌柜的只会说些当地土语却不会说汉话,但瞧那模样井盖是心疼被小煞神拗断的椅子。

    虽然这小煞神只是个酱油角色,赵佶却不敢小看了此人的暴戾,刚待要起身阻止那掌柜不要招惹恶人以致遭受无妄之灾,那小煞神却早已经被掌柜拉扯得不耐烦,两只胳膊蓦地探出,直接将掌柜头颅咔咔拧断:“聒噪该死!”

    惊见此幕,赵佶跟段誉皆目眦欲裂,呆若木鸡。看到那先前还活生生给他们上菜的掌柜在这片刻之间便七窍流血耷拉着脑袋成为一具死尸,两人一时间都有些难以接受,脸色煞白一片。赵佶心中没有多少惊惧,更多的是震撼,来到这个世界一年有余,虽也认识了不少江湖中人,但是却第一次看到如此暴戾的杀人场面,仅仅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条人命竟就这样没了?

    看着那掌柜软软滑倒在地的尸体,耳边传来妇人惊惧叫声,赵佶只觉得脑海里轰然雷鸣一般,却又听那小煞神冷笑道:“你们两个小白脸,赶紧滚起来给老子道歉!”

    “你这人好凶残!这掌柜他……”段誉脸色铁青,手指着那小煞神,唇角哆嗦着连话也讲不周全。

    “我道你祖宗!”一股戾气从赵佶心底泛起,抄起桌上杯盏劈头砸向那小煞神孙三霸。

    孙三霸看这两个文弱书生已被自己吓得面青唇白,心里自是存了蔑视,却不想还有胆量袭击自己,当下躲避不及挥掌劈开那飞来的杯盏,却被杯盏里的汤汁兜头浇了一脸,虽然这汤汁并不烫了但模样却狼狈得很。他小眼珠子顿时一瞪,五指成爪抓向赵佶咽喉:“找死!”

    “啊!小心……”段誉见状不禁大惊失色,只恐下一刻看到赵佶也身首异处。

    危急之时,赵佶却冷静下来,默念那北冥神功的心法,非但不退,反而往前迎了一步直探手迎向那小煞神抓过来的手掌。

    小煞神见这文弱书生非但不躲,反而有胆量往前迎上来,不禁微感错愕。不过他早瞧出这书生无甚力道武功,当下连避也不避,只在心里念着先拗断他的胳膊,再拧断他的脖子。

    指掌触碰,小煞神又加了一把力道,只是预期中的惨叫声却没响起来,反而手掌处感到一股酸软酥麻,只觉力道倾泻而出却完全混不着力。

    与此同时,赵佶只觉得一股劲力蓦地撞过来,手掌顿时感到一股猛烈的撕裂疼痛。他却不敢松手,只咬紧牙关抓紧了小煞神的手掌,却根本没有余力再去以北冥神功去引导袭入体内的那股劲力。不过那劲力汹涌片刻却自己往手上少商穴涌去,旋即便按照北冥神功的行功路线自己往后方的经脉游走涌动过去。这股力道初时不驯,不过在游走过几处经脉后即变得温顺起来,继而如潺潺溪流汇入赵佶胸口膻中穴里,再也不能作怪。

    这行功当中劲力转化诸多玄奇,只是赵佶目下却完全没有余暇去体会,只咬紧了牙关继续抽取这小煞神的内力。而那小煞神这会儿也察觉出不妙来,他使尽了力道却似乎完全没有效用,反而那酸软感觉须臾间便扩散到大半个身体。他有些慌了神,想要挣扎抽回手臂,可是力道反而自己加倍的自己倾斜出来,竟然再也不由自己掌控,当下便惊呼道:“你使得这是什么邪法妖术?快放手!”

    赵佶只是不答他,那小煞神虽然极力挣扎,力道却越来越小,只声嘶力竭的叫嚷着,神色惶恐至极。

    旁边的段誉不明所以,他本以为赵佶将要丧命在这凶人手中,下一个便轮到了自己,可是眼前的景象却令他倍感不解。赵佶非但没有丧命,反而是这小煞神叫嚷挣扎不断,可是赵佶却分明也没有做过什么,就连手掌还被小煞神擒住,可是这小煞神却为何一副肝胆欲裂的惊慌模样?莫非这位端王爷真的身怀什么骇人的邪法?

    这小煞神本身本领便不甚高明,自己又不知道收摄力道,只过了不久,那苦练经年的内力已经被抽取得涓滴不剩,加之心中对赵佶邪法的恐惧,脸色已经灰白黯淡,半点凶戾之气也无,站都站不稳了,只因被赵佶抓住了手掌才没有瘫倒于地,只是仍有气无力喃喃道:“妖法,妖法……”

    再也感觉不到有劲力涌进来,赵佶才松开了手,却一把拎住那小煞神的衣领,将他扯到那仍在抽搐的掌柜尸体前,抓住他的头颅摁在掌柜那眼球都凸出的面孔前,凝声道:“我来问问你,这个人他杀了你父母?强占了你的妻儿?还是刨了你的祖坟?一点屁事毁一条人命,爽得很吧?待会儿你跟他死得一样,一样一样的,怎么样?”

    那小煞神不大的眼珠子紧紧闭着,只颤声道:“你不是人,你是妖怪!你会使妖法……你使得什么妖法?不、我不要死,你不能杀我!我师傅是南海鳄神,你若害了我,他会杀你全家……”

    赵佶沉默片刻,旋即又问道:“你师傅在哪里?四大恶人其他几个在哪里?你们来大理国做什么?”

    那小煞神这会儿已经吓得肝胆欲裂,自是有问必答:“我师傅他马上就到,他几个结拜兄弟也马上就过来……段老大叫我们来,做一桩大买卖,若是做得成,我们都做大将军……”

    得到了答案后,赵佶冷笑一声,又说道:“睁开眼吧,瞧瞧被你弄死的这个人,你待会儿就是这样!”

    说罢,他也不再理会那小煞神的哀嚎,扳住他的下巴,咬牙一拧,只听咔咔几声脆响,那小煞神顿时惨叫一声,脑袋虽然转了一个大圈,却仍然没有立时气绝。赵佶终究不会这种杀人手段,虽是气急之下用了全力却仍没能拧断这条脖子。

    赵佶起身捡起被那小煞神拗断的椅子,旋即又走回来用力砸在他的头颅上。这一砸,那小煞神身躯蓦地高高弹起来,血花四溅,再跌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全无声息。

    “王八蛋,拧断别人脖子好玩?哈,可惜你玩得多次,别人却只能在你身上玩一次,晦气!”

    段誉向来只见赵佶温文尔雅谈笑风生,蓦地看到他如此暴戾之举,惊得心里扑扑乱跳,又见他双眼满是血丝凶光,胸膛起伏不定,抓住椅腿的手青筋毕露,更是吓得闭上眼不敢再看。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敢再睁开眼,却见赵佶仍保持着方才的姿势,不禁低声问道:“端王爷,你没事吧?”

    呼……

    赵佶听到唤声,似乎如梦初醒,吐出胸膛里一口浊气,转而说道:“咱们得走,赶紧走!那四大恶人要来了,咱们赶紧离开这酒馆,莫再给这户人家招灾祸。”

    说着,赵佶弯腰扯住那小煞神的尸体,见他腰间鼓鼓,探手摸了一把,摸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他也不打开看,随手抛在柜台上,旋即便扯着孙三霸的尸体往外走。

    段誉见那孙三霸死状恐怖,心中满是惊惧,低声道:“端王爷,你拉着这尸体做什么?”

    “那岳老三要寻仇,不能留在这里!”

    赵佶头也不回,说了一声。他心情很混乱,思绪却还清楚,看到这孙三霸随随便便杀掉一个不相干的普通人,益发明白那四大恶人个个都是实实在在十恶不赦的凶人,却非纸面上的无害人物。虽然明白扯上这孙三霸的尸体是给自己找麻烦,可是人是他杀的,不能连累无辜。诚然,将这尸体留下,与自己而言去了一桩麻烦,对别人而言却是灭顶的无妄之灾。

    虽然扯着一具尸体,赵佶走的却很快,一直走出数丈,他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后面的段誉说道:“你把后边血痕用土盖一盖,咱们把寻仇的引到镇子外去。”虽然简单的掩盖未必能瞒住四大恶人那些老江湖,但总是聊胜于无。或许拖得一阵,乔峰就会赶来了。

    段誉这时候已经全然没了主张,听到赵佶的吩咐,连忙弯腰去清扫那尸体在路面上留下的痕迹。

    然而就在此时,幽暗的夜色中却传来一阵阵凄怨的女人哭声。此时夜已经深了,天上积了厚厚的云朵,丁点星光月色都透不下来,视野所及一片漆黑。那哭声断断续续,凄怨婉转,在这夜色中不免益发透出诡异。

    叶二娘来了。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