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天色已经黑下来,三人只得在石室中再逗留一晚。赵佶自是忙于练习凌波微步,诸多步法变化他早已经熟记在心里,只是实用起来尚有一些阻滞,若真想用到实战里趋吉避凶,还得需要大量的练习。不过身边便有乔峰这样一个高手,等赵佶自己走了数遍渐渐纯熟后,乔峰便也按捺不住想要瞧瞧这步法在实战中的表现,便也试着上前喂招。

    赵佶自己独自演练步法的时候还算顺畅,不过一旦面对乔峰的进攻则就有些磕磕绊绊,左右支绌。不过好在乔峰收敛着进攻的节奏,总能让赵佶磕磕绊绊将步法演练一遍。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手,赵佶的步法也越来越流畅,偶尔有惊艳表现就连乔峰都追之不及。当然这也因为乔峰刻意收敛的缘故,否则凭他浑厚掌力全力拍出,不论赵佶多么精妙的辗转腾挪法门都要被掌风卷起来远远抛开。这倒不是凌波微步的缘故,而是因为赵佶终究无甚内力在身,只靠本身的力气施展身法,能够发挥出的妙用不及十之一二。

    这两人来往之间练得津津有味,段誉对此却全然不感兴趣,只痴痴守在玉像前,间或口中呢喃念叨着什么诗文词句,心神不属。

    就这样过了一夜,天色转明后赵佶跟乔峰商议着离开。他们已经出来数天,再不回去只怕永昌府等待的那些人要慌了。可是段誉却磨磨蹭蹭不肯走,竟想留在这里常伴玉像左右。

    对此赵佶自然不允,段誉是陪着自己南下的,若就留在这石室中,段正淳那里却不好交代。好说歹说一番,段誉终于同意离开,只是在临行前仍然对玉像絮叨了许久,约定以后自己会时时回来探往。那痴情凄怨模样,当真令人为之动容。

    几人顺着阶梯走回澜沧江畔,辨明了方向然后便攀山越岭向永昌府行去。赵佶虽然仍无内力在身,但是学到了凌波微步,一路施展起来,攀山越岭竟也飞快。而且最妙的是施展这凌波微步,非但不耗费力气,反而从头到尾施展一次便觉神清气爽一分,当真玄奇无比。

    至于段誉,行走起来可就不那么从容了,走出不多远便气喘吁吁。乔峰想要背上他,他却要强拒绝,只是不免拖累了赶路的速度。乔峰便往他体内输入一股内力,却发现这段誉竟也周身脉络畅通无阻,虽然没有武功在身,但体质相当好,甚至尤要胜过赵佶几分。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大理段家虽然不似赵宋皇家那般显赫,但终究也是享国一方的帝王之家,加上本身就有奥妙的武功传承,加上段家兄弟两个只这一根独苗,耗费自身内力帮段誉疏通经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有了乔峰的帮忙,段誉赶路速度加快许多,终于也能紧紧跟在后面。赶了一天的路,他们渐渐走出无量山范围。

    将近傍晚之际,三人正埋头赶路之际,乔峰突然收住脚步,侧耳倾听。赵佶见状,便也敛息凝神仔细听去,隐隐约约听到一丝好像呼救声。

    “发生什么事了?”段誉见这两人立足不前,不免好奇问道。

    赵佶将食指竖在嘴边做个噤声动作,旋即便听到那呼救声大了许多,似乎是个女子。而乔峰则听得更加真切,已经往前纵了几步。

    过了大约几分钟,忽然有一道身影从前方树林中掠出来,那身影肋下挟住一名女子,女子正奋力挣扎叫喊求教。如果不是在拍电影的话,那这肯定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淫贼强抢民女了。赵佶学了北冥神功正无用武之地,见状后顿时跃跃欲试想要上前,不过乔峰已经先一步冲上去,指着那疾驰而来的身影朗声道:“前方何人?你快放下挟持的这女子!”

    那人未料到荒郊野外竟有人迹,先是愣了一愣,旋即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飞奔去,而那女子听到人语声,叫嚷声不免更大。乔峰见状,便如大鹏展翼般俯冲而去,遥遥一掌拍出,前方身形顿时颤了一颤,旋即便怪叫一声收住身形,转过身来,却是一个体型瘦削脸庞狭长的汉子。那汉子望了乔峰一眼,旋即便阴鸷冷笑道:“阁下好浑厚的掌力,云中鹤领教了!只是我劝你闲事莫理,惹上了四大恶人,管你多高明的武功,都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果然是这淫贼云中鹤,赵佶想起最近永昌府频频有女子失踪,看来多半是这个云中鹤的手笔了。这种坏人清白的淫贼最是令人生厌,既然遇到了那也不必说别的,直接干掉刷刷经验值顺便为民除害了。

    可是他还没有冲上前,乔峰已经猱身而上,一掌劈向云中鹤,另一只手则探出一招便将那女子从云中鹤肋下夺出来用柔劲抛到了一边。云中鹤自知乔峰掌力浑厚,当下也不敢分心再抢回女子,一转手袖中擎出一件奇门兵刃直取乔峰胸膛要害。乔峰对这种声名狼藉的淫贼也同样厌恶得很,出手自然不会留情,当下一掌拍向那兵刃。

    云中鹤在这西南武林或许算个高手,但又哪里会是乔峰对手,只觉得似有一千吨的力道顺着兵刃撞上自己手臂,一个撤手不及,虎口顿时迸出血光,兵刃跌落在地,同时咔咔几声脆响,一条胳膊竟然被这浑厚一掌拍得断成数节!

    一招落败,云中鹤不禁大惊失色,心念疾转也想不出西南武林何时出了这种功力惊人的年轻高手,如此高强的内力,比起他们老大来也毫不逊色!他自知不是乔峰对手,便连兵器都来不及捡回,当下便一翻身负伤远遁。

    这一交手不过片刻之间,当赵佶赶过来的时候,云中鹤早已经远遁出视野之外。乔峰转头看一眼那哭泣不止的女子,对赵佶说道:“这等淫贼,留在世上不知还要祸害多少好人家。既然遇上了,我就不能让他再为祸人间。可是赵公子你们……”

    “乔兄你放心吧,我现在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纵遇上危险,打不过也能逃。你自去追凶,我跟段世子先去前方的小镇等着你赶去汇合。”赵佶知道乔峰嫉恶如仇,加上他自己也着实不齿云中鹤这种淫贼,当下便对乔峰说道。

    乔峰听到这话,也不再拖延,当下便点头道:“我去去就回,你们先行一步,最好是把这女子送回她家中。”

    说完后,乔峰便径直往云中鹤逃离的方向追去。他虽然没学什么第一流的轻功,但是本身功力浑厚,再简单的功夫施展出来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眼见着乔峰去势甚疾,赵佶不禁感到羡慕,无论多高明的武功,终究内力才是根本。他虽然学成了凌波微步,可是没有内力支撑,仍然难以追上去。

    转回头来,赵佶想要问问这女子的家在何方,可是那女子只是呜呜得哭,偶尔蹦出一句话来,却是自己根本听不懂的土话。这时候段誉也赶了过来,同样听不懂女子土话,两人对望一眼,都觉有些为难。正思忖方法之际,那女子突然站起身来发足狂奔,赵佶见状,生恐她有什么意外,连忙追上去。

    那女子应是附近的村落居民,在这荒山之间奔跑很熟悉方向,跑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前方突然亮起火把,传来人语喧哗。

    赵佶跟段誉一路撵在女子身后,看到她冲进前方出现的人群队伍中,那些山民将女子包围起来用土话大声叫嚷着,似乎是这女子的亲族。却也有几个人看到赵佶和段誉,便提着大棒锄头气势汹汹走过来。赵佶见那女子无恙已经放了心,见状后连忙拉一把段誉道:“跑啊,愣着做什么?”

    “咱们为什么要跑?那女子又不是咱们掳走的,他们哪有道理来为难咱们?”段誉梗着脖子说道,不过看到那几个青壮山民挥舞着大棒冲过来,分明不是要跟他们讲道理的样子,这才赶紧拔腿就跑。

    两人一路跑了许久,才摆脱后边的追兵,也终于到了一个小镇上。段誉早已经累得脚都抬不动了,没奈何,赵佶只得一路拉扯着他走进小镇上唯一一家饭馆里,连比带划叫了一些吃食,一边吃饭一边等待乔峰赶上来。

    赵佶正埋头吃饭,却听旁边面对大门而坐的段誉噗嗤一声笑出来,他转头一看,只见门外走进一个大汉来。那大汉相貌有些古怪,硕大一张脸盘,一对眼珠子却奇小,好似顽童用筷子在大烙饼上扎出两个小窟窿,却偏偏板着脸摆出威严状,很是引人发噱。

    那大汉走进店中来,听到段誉笑声后一对小眼珠瞪得滚圆,径直走到他们这一桌来指着段誉怒喝道:“龟儿子笑什么?老子模样很可笑?你滚起来给我讲清楚,老子‘小煞神’孙三霸模样生得很可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继续求推荐票。。。面板属性有点差啊。。。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