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绸包外间的字迹,赵佶只扫了一眼,旋即便将绸包团成一团就着火折子给烧了,他自然不会纠结于要不要杀逍遥派门人。

    虽然石室在剑湖湖底,透进来的月华并不甚明亮,但那铜盆大小的水晶打磨成凸面,自有凝光之效,倒也足够赵佶看清楚那帛卷上的文字并图案。

    帛卷上那些惟妙惟肖的裸女图案,赵佶只扫了一眼,便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倒不是他不好女色,只是那单纯线条绘制的图案委实算不上什么**。

    赵佶没有先看图案上的行功路线,而是先将旁边标注的文字阅读了一遍。其实道家打坐调息的功夫,赵佶在汴梁城中时学习道法时,也多多跟一些道士们请教过一些。那些道士们或许本身并不精通武功一道,但对道家的养气调息功夫却都各有涉猎,各有自己的一番见解。

    赵佶将北冥神功的标注草草阅读一遍,发现这神功虽然效果霸道得很,但其实根本上还是不脱道家养气修命的根本,只是比赵佶从那些道士们那里听来的养气功夫要具体、有的放矢的多。不过赵佶还是渐渐觉出这功法讲解在经理道义似乎有一些缺失疏漏,真正道家的功夫,讲究的是自身小宇宙交融周天大宇宙,一吸一呼方成一个周天,不泄无尽,无漏无缺,这在道家根本道理上是说不通的,可是这注解中似乎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不过赵佶本身的道学水平便是博而不精,武道上的了解更是匮乏,一时间想不透便也不再多想,转而研究起那些具体的行功路线,首先研究的,自然是比较重要的手太阴肺经。他本身就没有学过什么武功,对于所谓云门少商又或少商云门,基本的概念都没有,自然也不清楚这当中的不同到底意味着多么玄奇的变化。记熟了经脉运行的路线后,便盘坐起来,涤清了心头杂念开始打坐存想起来。

    他记性甚佳,这一条手太阴肺经诸脉没用多久就存想无误。只是他本身就全无内息,哪怕存想几遍,也没有生出那所谓的气感。不过他早知这种结果,也并不气馁,接着便研究起下面的诸多行功路线,记熟了之后便一遍遍的存想。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赵佶终于将所有行功路线全都记了下来且存想数遍,这期间只听到段誉的几声梦呓伴着梦中傻笑,似乎已经在梦中与那位神仙姐姐相会了。久坐之下,双腿不免麻痹,赵佶站起身来准备活动一下稍显僵硬的四肢,可是这一起身,只觉得眼前一黑旋即便头晕目眩,一跤跌在了地上,竟是周身软绵绵的半点力道也没有。

    赵佶只当自己劳心太多一时血气周转不畅,倒也并未多想,在地上歇息了片刻,等到恢复了些许力气后才再次站起来在石室中慢慢踱步活动麻痹僵硬的身体。

    北冥神功已经尽数了然于胸,虽然暂时还体会不到这功法的妙用,不过赵佶已经满意得很。抬头看看那水晶仍然透下清微月光,显然距离天明还有一段距离。他便准备再接再厉,将凌波微步也都一并给学起来。在没有吸到内力之前,这可以当作自己最重要的保命手段,再也不用走到哪里都要别人跟着保护了。

    得益于自己先期的准备工作,这基于易经六十四卦的凌波微步理解起来也并不困难。他知这凌波微步并非简单的迈动步伐,而是一门与内息呼应相连的高深武学,因此不敢亲自下场去演练步法,只捧着帛卷坐在地上以内息模拟这些步法变化。

    要学凌波微步,比北冥神功还要困难了几分,盖因为这步法飘忽玄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明明是互无关系的两个方位,偏偏紧凑在一起。单单要想通具体到身形如何转换衔接步伐,就需要穷尽思量。尤其赵佶只在脑海里模拟,没有实际的下场去试验,往往推演到当中一步费尽心机想出一种可能,可是再衔接到下一步的时候却又感觉前面的想法有些似是而非,于是便要再推倒了从头继续思考。

    又过了一段时间,乔峰结束了调息,走出石室看到赵佶正盘膝静坐,膝头上摊着一卷布帛,似乎在参详什么。他低唤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继而心中一紧,旋即便疾步走过去,待看到那布帛上所绘的步法,只看了一眼便瞧出乃是极为高明的武功身法。只略一思忖,他便明白多半是此间主人留下的高深武学。

    乔峰自知赵佶半点武功也不会,若贸然修炼什么功法,实在有大大的不妥,便想唤醒赵佶制止他。可是他又见赵佶气息平稳悠长,面色恬淡,不似是出了岔子的模样,才渐渐放下心来。只是仍然有些担心,便守在一旁,只待赵佶出现什么异状便即刻出手制止。

    他自己忍不住观想了片刻刚才扫了一眼的几步步法,只觉得当中着实有些玄妙变化,完全不同于以往自己所见识到的武学。不过只想了片刻,乔峰便将之抛在了脑后,他自身所学武功修炼到深处都一生受用不尽,自然不会再觊觎别派的武功。他知赵佶对武功一道向来有些好奇钟爱,如今得到一门高明武功,着实为赵佶感到高兴。

    过了不久,段誉也呢喃一声醒了过来,眼睛晃神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恢复清醒,只是一脸回味旋即又转为失望之色,转眼看到玉像忍不住匍匐在玉像下又磕了两个响头。

    乔峰看了一眼,旋即便将视线挪向了旁处,心里却想起在大理城第一次见段誉,这位镇南王世子滔滔不绝讲那些佛经经义,自己还以为此人是个佛法精深的有道之士,待见到他如此痴迷于色相,那满腹的佛经当真是白学了。

    又过了一会儿,段誉突然低声哼哼起来,有些尴尬地望过来:“乔大侠,你们身上可有带的吃食?我从前日跌下来,已经将近两天滴米未进了……”

    乔峰本来不预理会他,可是看到段誉衣衫褴褛、脑壳乌青,着实有些可怜,便说道:“我出去猎些野味,段世子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打扰到端王爷。”

    段誉心道自己只盼一生都守着神仙姐姐,又去打扰那端王爷做什么。

    乔峰从来路走出去,过不多久便转回来,将采摘的一些野果丢给段誉,旋即便又走到赵佶身边。

    段誉吃了些果子果腹,旋即便又怔怔望着那玉像出神。石室中再次变得沉寂下来。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盘坐在地上的赵佶才突然站起身来,朗笑道:“想通了,想通了!”

    他神色一转,看到身边的乔峰,还有不远处的段誉,愣了一愣,好奇道:“天亮了么?”

    乔峰说道:“赵公子你坐在这里已经整整一天了。”

    赵佶听到这话,不禁吃了一惊,他只全心全意推演凌波微步的步法,浑然不觉时间流逝,没想到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接着他又好奇自己不知不觉坐了整整一天,非但手脚没有麻痹,就连精神都旺盛的很,半点疲惫也无。转念一想,自己虽然没动过,但是内息却调集起来模拟凌波微步,始终处于活跃之中,懵然不知的情况下已经流转了许多次,自然神清气爽不显疲累。

    不过旋即赵佶心里又涌起一阵兴奋,凌波微步的步法他已经尽数了然于心,所差的只是实际演练了。待看到身边的乔峰,心中不禁蠢蠢欲动,说道:“乔兄,我新学一门步法武功,咱们来切磋一下?”

    乔峰早知那步法精妙,虽然并不认为赵佶苦思一天能学出什么结果,但也不免好奇这步法真正施展起来是个什么气象,闻言后便点头道:“没问题。”

    当下,赵佶准备片刻,便迈动起凌波微步的步法。乔峰只见他身体突然前突过来,下意识挥掌一格,只是这手掌刚刚挥起,却蓦地发现赵佶竟然又蹿到了自己身侧,身法变换匪夷所思,不禁赞叹一声:“好身法!”

    话音未落,便听到噗通一声闷响,转头看去,原来是赵佶左脚绊在了右脚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赵佶讪讪爬起来,揉揉有些疼痛的肩膀。自己这半生不熟的身法,想要完整流畅的走下来都成问题,居然还想跟乔峰切磋,实在让人笑掉大牙。

    乔峰却没有讥笑赵佶的意思,只笑着安慰他道:“任何高明武功,总需要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赵公子你刚刚起步,此前又没有学过武功,有些偏差错误在所难免。”

    赵佶点点头,左右一天又过去了,现在也不急着上路离开,便自己在石室中练起凌波微步来。

    ————————————————————————

    具体神功修炼步骤,就不详写了,因为我怕被你们这些坏人偷学了为祸武林。。。想学的投完推荐票私信我。。另外,我认为无量山的北冥神功是不完整的,因为没有必要留下完整的。可能我看书有疏漏,如果有书友发现一些相关段落的话,可以在书评区留言,如果我的看法有不对,关于北冥这条线会进行修改的。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