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听到乔峰的问题,心知他多半怀疑这段誉中了邪,当下便笑了一笑,指了指那玉像的足部。

    乔峰见状,俯首望去,只见那玉像一双绣鞋上各自绣了几个字,右边的字迹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左边则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这两行小字颐指气使的霸道口吻,乔峰看一眼后便觉太无道理。

    他直起身来再看向那玉像,只见这玉像雕琢的栩栩如生,一眼望去好像亭亭玉立一个美貌女子。结合着玉像鞋上那小字,乔峰便觉这玉像立在这里似乎颇有以美貌惑人的意味,透出一股邪气。又看了一眼仍自不断叩首的段誉一眼,乔峰嘴角一撇,虽然心中所想没有说出口来,但却觉得这位段世子委实不知自爱,太轻贱了自己。男儿一生,要跪也是天地君亲师,为了一尊颇具姿色的死物雕像将大好魁首杵进尘埃中,终究太无志气。

    旋即乔峰又想到那鞋上一行小字比蝇头还小,饶是自己六识敏锐也得弯腰才能看见,可是赵佶进了石室后便不曾弯腰去看,却明明白白指给自己。莫非赵佶所说的梦中机缘当真是事实?这不免又让乔峰惊叹不已,若说人有直觉可预知到祸福,乔峰是相信的。但若做到赵佶这般细致入微的预见,实在太奇妙了!

    赵佶见段誉还在连连叩首,便上前一步按住了段誉的肩膀,笑道:“段世子且等一等,我来拿些东西。”

    段誉被阻止,心下有些不满,还未及开口,便看到赵佶从地上捡起自己面前用作叩首的小蒲团,两手用力扯开,从蒲团里抽出一卷绸包。赵佶拿出了什么他倒不甚在意,可是看到那蒲团被撕坏,段誉当下便急道:“这蒲团是神仙姐姐留下的物件,你怎么能随便就给撕坏了?”

    赵佶不理段誉的叫嚷,先将绸包收进怀中,然后又丢下了蒲团,拍拍段誉的肩膀道:“二百一十三了,继续继续。”

    乔峰见赵佶竟然从蒲团当中抽出一个绸包来,益发觉得好奇,忍不住问道:“赵公子,莫非这就是你梦中的机缘?”

    那继续磕到二百一十六个头的段誉闻言后顿时停住了动作,脸色有些难看:“神仙姐姐竟然向你托梦了?”

    “放心,神仙姐姐是你的,我也不跟你抢。”赵佶笑着安慰了段誉一声,转而才对乔峰笑道:“能够有所收获,我自己也惊喜得很。”

    他这话倒是真的,虽然已经提前甩开了段誉,却不想段誉竟然又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这架势,自己只要再晚来片刻,怀中的绸包只怕就要落在段誉手里。而且凭段誉对“神仙姐姐”的痴迷和一贯操行,神仙姐姐留下的东西,肯定死都不会交给自己。

    最大的心事已了,赵佶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便转身观察着整个石室的布局,想要瞧瞧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这几间石室相连,摆设却不多,颇有一种人去楼空的寂寥味道。总有些零散物件,也都是寻常东西,赵佶也没有兴趣仔细看。转了一圈后,他便走到当中一间石室的棋枰前,默记着棋坪上所摆的这一局珍珑。他的围棋造诣并不甚高明,也难瞧出什么玄机。不过大宋文人儒生不乏棋国高手,甚至蔡京于此道就颇有造诣。赵佶自己解不出来,倒可以将棋局记下来,请人解上一解,以后或要用到。

    赵佶正默记棋数之际,忽听到乔峰的一声惊呼,连忙循声走过去,却见乔峰正站在那琅嬛福地的石室中望着一排空书架怔怔出神。

    “此地以前应该居住着一位武林宗师的人物,瞧这书架上诸多标签,似乎以前武林中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收集。可是此举却有些背离武林正道,各家的武功传承都是各自的根本,偷人绝学即是大仇。幸而此地在远离中土的无量山中,若在中原的话,一旦被人探知到,只怕要引得整个武林都震荡不休。”乔峰叹息道。

    赵佶听到这话,却是想起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一门斗转星移的武功。说实话,不管这武功名气有多大威力有多强,赵佶都感觉是个笑话,用别人的招式杀别人,看起来爽得很,却太吸引仇恨了,而且还最容易栽赃嫁祸。对于慕容家煞费苦心经营起这个名声,赵佶只能感叹,这是在复国?这是在作死!

    这时候,外间却噗通一声重物坠地,赵佶与乔峰出门一看,只见段誉已经满头大汗摔倒在地上,看来那一千个头已经磕完了。

    终于磕完了了一千个头,其实已经不止一千个了,段誉只觉得头颈僵硬,四肢颤抖不已。但他心情却相当好,只因为终于完成了神仙姐姐交代的一桩任务,便从内心里感觉与神仙姐姐走近了几分。

    他瘫倒在地上,看到那沾满自己汗渍的蒲团除了被赵佶撕开的一角,另一个地方也因为自己不断叩首而破损了一角,心下不禁暗道可惜。不过他转念忽有想到,神仙姐姐交代自己这一桩事应该不会没有道理,玄机大概应该就在于这蒲团中被赵佶取走的东西。按照正常的事序,应该是自己磕完了头,看到这蒲团的破角并发现内里藏着的东西。换言之,赵佶取走的那绸包是神仙姐姐留给自己的!

    这想法一涌起来,段誉身体里顿时涌出一股力道,指着赵佶道:“你取走的东西在哪里?那是神仙姐姐留给我的!那是我磕了一千个头,神仙姐姐留给我的东西!”

    赵佶闻言后不禁笑了一声,双手一摊,懒得搭理段誉,转身去了另一间石室。

    乔峰早先见段誉只因为贪恋玉像美貌就叩首不止,心下已经有些看轻了此人,待听他说这话,便有些忍耐不住,说道:“段公子,咱们大家都瞧见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许久,有什么东西也成了无主之物。哪个先拿到手,那便暂时算做了他的。若此间主人再回来讨要,自当物归原主。你却一口咬定东西是属于你的,这似乎有些于理不合吧。”

    “可是,我分明已经磕了一千个头……”段誉一时理屈,却偏偏讲不出什么反驳言语。

    赵佶转过身,笑一声道:“你嗑了一千个头东西就是你的?谁交代的?那鞋上可有些你磕一千个头,就要送给你什么东西?”

    “鞋上自然是没有的,我却觉得你拿去的那东西上面应该有,你拿出来给我瞧一瞧,若是上面没有写明这东西是神仙姐姐要给我的,我自然分毫不动还给你。若是还有神仙姐姐交代我要做的事情,我自然肝脑涂地也要完成!”段誉揉着乌青的额头,有些委屈道。

    赵佶没想到段誉的脑筋罕见的灵活了一下,不禁微微一滞。他自然知道绸包上写的什么,不过打定主意是不将东西交给段誉的。不过他既学了段家的六脉神剑,又从段誉头下抢到北冥神功秘籍,心中多少有些愧意,因此沉吟片刻后,走到那玉像面前端详片刻后说道:“这玉像瞧着有些面熟啊?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段誉听到这话,果然忘了再追究绸包之事,转而抓住赵佶手臂疾声问道:“端王爷,您真见过这位神仙姐姐?她现在在何处?求您一定要好好仔细想一想,若能相告,段誉感激不尽!”

    赵佶见转移了段誉的注意力,当下便一副沉吟状说道:“终究太久了记不清楚,似乎是苏州,又好像是杭州。总之就是这两个地方,再具体却实在想不起来了。”赵佶也不清楚,这样指引段誉去做备胎好不好,反正他自己是没那兴致的。

    段誉心神完全被这雕塑迷住,本以为斯人已逝抑或杳然无踪,不想竟然得知到真人的下落。虽然那苏杭两州距离大理都是几千里之遥,但总算有了一个念想,因此自是对赵佶千恩万谢。

    乔峰见段誉这模样,心下不禁又有些不满,倒非独独因为此人**。食色本性,乔峰自然也明白,他自己不好女色,却也不会因此小节而苛求别人。只是看到段誉身为一国储君,在美色前却方寸大失,委实欠缺了一些气度。至于赵佶刻意引开话题的举动,乔峰却没有怎样在意,大抵人心里第一印象形成了,实在很难再不偏不倚看待一些人事情况,就连乔峰也难免俗。

    此时仍是深夜,几人也不急着离开,准备天亮后再寻出路。赵佶不免问起来段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段誉按捺不住寂寞,想起来茶馆中听无量剑宗弟子讨论门派后山的仙人舞剑,便一个人溜出来想要去见识一下。该着他有一些运道,在山门**到往门派里送粮米食材的商贩,帮着忙送进无量剑派,既然也没人阻拦。就这样一路溜达着居然真让他晃悠到那剑湖宫无量玉璧的地方,只是一时不慎被巡山的弟子发现,一路追逃间跌落山崖,幸而挂在一株松树上便进来了这里。

    这一番娓娓道来,益发令赵佶感叹主角光环之强大,幸亏自己穿越者牛逼不解释,把段誉的光环克得死死的,这才在临门一脚抢到先手。

    段誉死里逃生,又磕了一千大几百个头,早已经疲累难当,跟赵佶谈了一会儿便依偎着玉像沉沉睡去。乔峰也单独走进一间石室里,盘膝调息。只剩下赵佶一个人的时候,他走到石室中那块隔绝了湖泊的大水晶下,接着水晶隐隐透下的月华光芒,抽出怀中绸包,仔细观看起来。

    ————————————————————

    这一章补周五的,同时也向大家求一下凌晨以后推荐票,北冥到手,天龙主线也快进了,战战兢兢,希望我的描写能让大家满意。。。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