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听到赵佶的话,不禁微微错愕,待看到他表情凝重不似作伪,才忍不住道:“赵公子你说的是真的?”

    赵佶点点头,旋即便走下吊桥,在奔流不息的江岸边游走片刻,说道:“若那梦是真的,这附近应该有一条小路?”

    澜沧江边山峰林立,怪石嶙峋,加上如今盛夏时节草木茂盛,不要说道路,就连落脚之处都很难找到。他们这一路走过来,都上蹿下跳困难得很。乔峰虽然感觉此事有些荒诞不经,但还是帮忙在周遭寻找起来。搜索了大约半个时辰,他用木棍抽开一片茂密的葛藤,眼前赫然出现一条仅容一人通行的羊肠小道,蜿蜒着伸向江岸的岩坡上。

    “赵公子你来瞧瞧是不是这样一条路?”发现了路径后,乔峰转头对不远处仍在低头搜索的赵佶喊道。

    赵佶闻言后走过来看了看,仍是不能很确定,只说道:“且先走过去看一看。”说着,他便走上了小路。

    这一条山道,也只是勉强可以称作道路,蜿蜒曲折,几乎仅能容得下一个人的脚印踩上去。如果不是这条踩踏平坦的小道在崎岖的山岭上有些显眼,只怕随便就被人忽略过去。

    穿行在那些比人要高大得多的突兀乱石堆里,脚下不远处便是奔腾咆哮、水流湍急的澜沧江,偶尔水流拍打乱石激起的高高水花溅在身上,令人从心底里泛起寒意。饶是赵佶胆子不小,偶尔走到凶险地方也觉心惊肉跳。

    乔峰武功高强,这道路虽然崎岖了些,在他看来也和通衢大道无甚区别。他紧紧跟在赵佶身后,一边照看着前方的赵佶,一边打量着周遭陌生环境。

    两个人沿着江岸岩壁行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小径前方已经没了道路。放眼望去,周遭尽是乱石荆葛,完全没有什么比较明显的地标参照物。赵佶一时间也犯起了踟躇,这样完全盲目的寻找真的能找到?

    乔峰见赵佶踟蹰不前,便问道:“怎么了赵公子?难道前方道路有什么问题?”

    赵佶摇了摇头,咬了咬牙继续前行。他也没有漫无目的的游走,溯游而上向着远处高耸的无量山群山行去。就这样又前行了十几里山路,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两人也彻底走进了一片荒山野岭中,进退不得,只能露宿在这野外中。

    在背风的山坡下生了一团篝火,乔峰猎到一些野味用江水洗濯干净,就着火堆烤熟了做两人晚餐。虽然别有意趣,不过赵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乔兄,因为我一些虚无缥缈的感应,连累你也流落在这荒郊野外,真是抱歉。”

    乔峰摆手道:“以往行走江湖也经常露宿荒郊,这算不得什么。我心里也着实好奇,赵公子你感应到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话,赵佶不禁暗道惭愧,只说道:“今晚咱们都好好歇着,明天再早早起来寻找。”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早起来,两人开始在左近山林之间寻找起来。乔峰也得了赵佶解释,在江边乱石之间寻找一个洞窟,两人便在江边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虽然身下便是奔流不息的澜沧江,若失足跌落下去,只怕尸骨都难保存。不过为了寻找到那洞窟,赵佶也顾不得许多了。

    两人从晨曦微薄时就开始寻找,中间只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将周遭一二十里都寻找了个遍。石缝山洞倒是找到不少,可是赵佶要找的那个却仍一直没有出现。天色再次暗下来,赵佶有些丧气的坐在江岸高处,眼见到乔峰还在远处翻查着草木荆棘,赵佶心中颇觉愧疚,便对乔峰喊道:“乔兄你先歇一歇吧,不急着找了。”

    乔峰听到赵佶的喊声,纵身跃了过来。他见赵佶神色间颇有灰心,沉吟片刻后才说道:“我虽然不知道赵公子你感应到的机缘是什么,但既然你肯信以为真,那么想来对你也颇有意义。咱们一时间找不到,或许是机缘未到,再细心搜索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有收获。”

    听到乔峰的安慰,赵佶苦笑一声。他倒不是心灰意懒想要放弃,实在此地找不到,那就转去无量剑派后山去看一看。只是有感于段誉运气奇佳,随随便便就登堂入室,而自己费尽心机却不得其门而入,看来要抢别人的机缘果然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亏得自己没有脑洞大开跳崖去寻找,否则定会分分钟摔得尸骨无存。

    因为这一整天麻烦乔峰出人出力,攀岩走壁帮自己的忙,赵佶打算犒劳乔峰一下。他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叫化鸡的做法,兴致勃勃拿起乔峰猎来的山雉,按照网上学来的方法打算做一餐口味上佳的叫化鸡。这步骤算不上多复杂,不过赵佶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将包裹着鸡肉的泥团团好丢进火堆里焚烧,且一脸自豪拍着胸口保证待会儿定让乔峰大朵快颐。

    不过那泥团在火堆里焚烧了没多久,便发出一股焦糊味道,赵佶连忙将泥团拨弄出来,才发现泥团活得有些干硬,烧了没多久便绽开了,里面的鸡肉早已经被烧焦了。一番尝试失败,赵佶充满挫败感,将泥团敲开翻检片刻,发现那鸡肉外面都已经焦糊成黑炭,里面却还淌着血水,益发无语。

    乔峰虽然不清楚赵佶打算做个什么菜式,但见这情景也知道多半是失败了。见赵佶一副挫败表情,他摇摇头笑一声,又去猎了一些野味回来,这次却不再让仍然跃跃欲试的赵佶插手,自己收拾了烤熟,两人这才吃上晚饭。

    总算慰劳了空荡荡的五脏庙,赵佶拍拍肚子舒畅的伸个懒腰,却不防身后岩石松动,整个身躯陡然向后翻去。乔峰眼疾手快,摊手抓住赵佶胳膊将他拉起来,再定睛望去,却看到方才赵佶所坐位置后方赫然出现一个黑黝黝的洞窟!

    赵佶惊魂甫定,看到乔峰眼神有些发直,再顺着乔峰视线转头一看,同样也僵在了原地。这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这里么,赵公子?”乔峰转头问向赵佶,这洞窟正被一块岩板和灌木堵住,虽然白天他们已经寻找过此处,也完全忽略过去了。

    经过了白天的连番失望,赵佶也不敢笃定,只是举步向洞窟走去,说道:“且先看看再说吧。”

    乔峰拉了赵佶一把,转身从篝火中拿起一根满是松脂熊熊燃烧的松木,说道:“里面或许会有猛兽藏匿,让我先行吧。”

    说罢,乔峰矮身钻进了洞窟中,赵佶尾随跟进去。横着走了几步,乔峰突然轻咦道:“这洞窟里竟有人力开凿的阶梯!”

    赵佶闻言后,心中顿时涌出狂喜,笑道:“应该是这里没错了,咱们且先顺着阶梯下去看一看。”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阶梯而下,转了几转,也不知走了几百级,前方的乔峰忽然又开口道:“这底下原来是个石室,看来应该是有人在这里住过,只是气息沉浊,似乎闲置已久。”

    赵佶听到这话,已经能够确定这里就是自己要找的藏着北冥神功的地方!正待举步疾行,却忽听乔峰低声道:“不对,里面有人!”

    赵佶心中一突,莫非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他往前走几步,侧耳倾听,却听到这石洞里隐隐传出咚咚声,心下一惊,接着就快步走进去。乔峰唯恐赵佶有失,连忙跟了上来。

    借着火把光芒,赵佶看到石室中站立一个绰约影子,而在那影子脚下正有一个身影在叩首不止。那身影察觉到脚步声并火光闪烁,惶急道:“什么人?”

    是段誉!

    赵佶心绪略定,当下从乔峰手中接过燃烧的松木,踱步上前,看到段誉周身狼狈,还跪在玉像前望着自己,一脸惊骇模样,便忍不住笑道:“段世子好雅兴,不知你这磕头磕到第几个了?”

    “端王爷,还有乔大侠?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莫不是也被那无量剑派的人追打下来的?”段誉看清楚赵佶的面容后,有些羞赧正欲起身,待听到赵佶的话忽然一拍脑门道:“糟糕,这一打岔,我竟已经忘了磕到第几个头了,委实对神仙姐姐大大的不恭敬!两位稍待片刻,待我磕完了头再跟你们说话。”

    说罢,段誉也不再理会两人,继续面对玉像叩首不止,口里还念叨着数字。

    乔峰走上前,一脸惊奇状,饶是他心性沉着也觉今夜之事委实太离奇了些。先是赵佶有所感应,两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这样一个处处透着古怪的地方,下来后却又看到这位原本应该在永昌府的镇南王世子出现在此地,且还中了邪一般对着一尊玉像叩头不止。

    他忍不住低声问赵佶:“赵公子,这位镇南王世子……”

    ————————————————————

    稍后还有一更,谢谢大家支持。。。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