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永昌府驿馆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天还未亮时,此地大理朝廷派驻的官员才赶来拜会。与那些目无王法的山民部落接触久了,镇南王府这些人终于在此地官员的逢迎中找回些许存在感。可是这官员面色却不甚好,一副憔悴模样,似乎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过了。

    镇南王府的侍卫们不免好奇,一问之下才知此地近来屡有女子失踪之事,当地官府追查之下迟迟没有结果,因此许多部落的人集合起来冲击了几次官府,责怪官府追查不力。这位官员生恐此事若再继续下去激起严重民变,这段时间来一直带人在外追查,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回府衙合眼休息了。

    且不说镇南王府的人帮忙追查女子失踪之事,大宋使者来到永昌府的消息已经透露出去,很快便有许多部落闻讯而至。此地虽然距离大宋疆土遥远,但对大宋的了解却不浅,有许多本地茶商经常往来滇南与中土,不乏沟通有无。

    经过一路来的接触,赵佶也渐渐察觉到这些当地民众对于自己身份是否大宋王爷并不在意,反正只要是大宋使者,他们就欢迎备至。也因此,赵佶没有再浪费时间接见这些土著民众,索性全都推给了随行的使团人员,自己则抽身出来,陪着钟灵在府城里逛上一逛。分别在即,老实说对于这位性格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还有些舍不得。

    大概是因为分别在即,钟灵的情绪也不是很高,一路游逛都无精打采的,尤其旁边还跟了一个喋喋不休的段誉。段誉对钟灵通晓滇南多地土语的本领很是好奇,一直追问想要打听钟灵是怎么学到的。哪怕钟灵不厌其烦出了门,也穷追不舍跟了出来,颇有几分狗皮膏药的风采。

    永昌府繁荣不及大理城,但是在这周遭左近也算是第一等的繁华都会了,人来人往很有生机,而且有诸多民族的人混居,甚至不乏汉人。

    街上游逛了良久,几人一起进了路旁一家茶馆里休息片刻。刚刚坐定,斜对面两名年轻人的对话却引起了赵佶的注意。

    这两人其中一个大概在二十岁许,另一个则大约三十多岁,看他们的服饰打扮都非当地土人,而且交谈所用的也是汉话。那年纪小一些的说道:“师兄,咱们好不容易下山一次,怎样也得在山下多玩几天,为什么要急着回山?整天待在无量山上,每天只是练剑,闷也闷死了。”

    那年长些的笑道:“明年开春,便又到了东西宗斗剑的日期,若不赶紧回山勤奋练剑,被师傅知道了少不得一通严厉责骂。”

    那年轻人又疑惑道:“东宗西宗都属无量剑派,为什么一定要斗来斗去?依我看来,东西宗双剑合璧,一起住进剑湖宫里,岂不是其乐融融?门派里人手多起来,咱们无量剑派在西南武林的名声也能响亮一些!”

    “呵,你才入门多久就考虑起这种大事来了?莫非是见西宗那些千娇百媚的师姐师妹们看花了眼?”

    被这么一说,那年轻人尴尬的笑了几声,旋即那中年人又有些神秘道:“东宗西宗斗剑几十年的传统,这当中其实是有一些紧要缘由的。你入门的日子短因此没有听说过,咱们剑湖宫后山有一块玉璧,据说偶尔会有仙人舞剑。若能观摩学到一二仙人剑法,自是受用不尽。”

    此时茶馆中客人并不多,除了有几桌土人正在饮茶饮酒聊天之外,便只有赵佶这一桌距离这两人最近。因此这中年人讲起门派中秘辛也没有刻意压低音量,却被赵佶等三人听去了。赵佶还倒罢了,只是有些惊奇竟在这里见到无量剑派之人。可是钟灵和段誉却都被那所谓的仙人舞剑吸引过去,不免侧耳倾听。这动作一大,难免被察觉到。

    那中年人发现这一桌年轻男女正在听他们谈话,脸色顿时一沉,拍桌而起怒喝道:“你们在偷听什么!”

    被发现举动后,段誉有些羞赧,连忙起身道歉。而钟灵则将眉梢一挑,冷笑道:“奇怪了,这茶馆里到处都是客人。你们说出话来却不要旁人听,什么道理!”

    听到钟灵的话,那两人皆脸色一沉,当下便将手搭在了腰间悬挂的剑柄上。可是这时候,一直守候在茶馆外的侍卫们却涌进来,站在赵佶等人身边,一脸冷笑状。

    那两人见对方人多势众,年纪大的终究知趣一些,拉了师弟一把,当下便低头走出茶馆,一路疾行离开。

    待那两人离开后,钟灵一脸兴致勃勃问赵佶道:“赵大哥,那两个人说的什么仙人舞剑是真的么?这世上真的有神仙?”

    赵佶还未开口,段誉已经一连神往道:“神仙自然是有的,否则古人怎么会留下那么多赞美讴歌的诗文。只是咱们肉眼凡胎,那些出尘的仙人们不屑被咱们看到。不想这无量山中竟然有仙踪出现,若能去看一看,实在一大快事!”

    赵佶闻言后心中不禁一突,接着便对钟灵笑道:“有没有神仙,我是不清楚的。不过这两人说的什么仙人舞剑,多半是胡诌的。若那两人真的学得到什么仙人手段,又怎么会被我们这些人吓得仓皇而退。”

    钟灵听到这话后,禁不住点头。段誉却一脸不认同之色,不过大概也察觉到这两人不会听自己的说法,因此便没有再开口。

    茶馆中休息片刻后,赵佶又陪着钟灵在城里游逛了一会儿,一行人便返回了驿馆。

    到了第二天,钟灵准备要离开了,赵佶决定将她送到家门。近来这附近众多女子失踪,说不定便有四大恶人云中鹤那样的淫贼在左近流连,他却不放心让小姑娘一个人上路。因为还打算归途上往无量山去,因此赵佶并没有带侍卫一起,只是请乔峰跟自己走一趟。段誉一脸要跟着一起去的表情,不过却被拒绝了,只能讪讪留下来。

    钟灵的家位于澜沧江畔附近,道路崎岖,若非训练有素的良驹,骑马赶路反倒不如步行来得快。因此几人便在钟灵的带领下,徒步前往万劫谷。

    上路后一直走到第二天上午,他们才终于到达澜沧江畔,过了河上吊桥便到了钟灵的家。眼见离家近了,钟灵心情有些低落,一方面是抛下父亲自己游荡了这么久心中有些惴惴,一方面却是因为将要跟赵佶这个朋友分别而有些失落。

    站在那吊桥上,钟灵对赵佶说道:“赵大哥,还有乔大侠,你们就送我到这里吧。我爹爹不大讲道理,见到你们或许会说些难听的话冒犯到你们。”

    赵佶自知钟万仇是个什么德行,闻言后也没有反对,便点头道:“那么你就自己回家吧,以后要安分些,不要再自己随便出门游荡。世道险恶,你一个小姑娘孤身在外总难免会有危险。”

    听到赵佶的叮嘱,钟灵点了点头,眼圈却微微泛红,沉默片刻后才说道:“赵大哥,你以后会来看我么?”

    分别在即,赵佶倒想说些话安慰一下小姑娘,不过想到这小姑娘反感别人骗她,便叹息道:“我们大宋对宗室亲族管束蛮严格的,这一次分别,只怕我以后很难有机会再来大理了。不过,如果你爹爹责骂得你狠了,你也不要到处跑,去大理城找那位段王爷,你是我的朋友,他不会怠慢你的。如果心里闷得慌,就让他将你送到大宋去。只要到了大宋疆土内,你去官府里跟人讲是我的朋友,便会有人把你送到汴梁城我府中。”

    赵佶一边说着,一边探往怀中,却碰到钟灵典当的那一块护身金锁。他心绪一转,放开这金锁,转而掏出一块端王府的信物铜牌,塞进了钟灵手里,笑道:“将这牌子收好了,只要到了大宋国地方上正印官面前掏出来,他们就能晓得你跟我是有关系的。”

    钟灵握紧了铜牌,突然合身扑进赵佶怀里,呜咽道:“我还没带你去澜沧江下去抓鱼呢……”

    赵佶安慰许久,小姑娘才渐渐收起了啜泣声,转身向吊桥另一端走去。走出几步后便回头对赵佶挥挥手,乔峰与赵佶并肩站在吊桥这一段,忽然笑一声道:“昔有太祖皇帝千里送京娘,赵公子这番作为也颇具祖风。此前我还跟别人一般想法,以为赵公子你……实在惭愧。”

    赵佶看着小姑娘身影消失在吊桥后,然后才转身对乔峰笑道:“乔兄言重了,我不过顺路送这位小姑娘一程,实在不敢跟太祖皇帝相比。世间诸多美好,我也不必一定要事事占尽做绝。兰芝盛放幽谷,未必不是一种美态。

    乔峰闻言后笑了一笑,转而望向桥头石碑,不禁说道:“这渡桥原来有个名字,叫做‘善人渡’。只是不知咱们两个,算不算是善人?”

    赵佶听到这话,心中不禁一动,却是忽然想起一桩事情。沉吟片刻后,他转头望向江水两侧山岭乱石,正色对乔峰说道:“乔兄,我看此地有些似曾相识,好像梦中曾经来过几次一般。忽然有种感觉,这附近该有一桩机缘等待着我。”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