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荣大师穿窗离开后,房间中只剩下赵佶一人。他看着悬挂在房梁上描绘着六脉神剑经络行功的路线怔怔出神,着实想不到这一门神功就这样无遮无拦的悬挂在自己面前。

    对于枯荣大师为何不传自己一阳指却传了更高深的六脉神剑,赵佶思忖片刻大概思忖出当中缘由。一阳指较之六脉神剑虽然要浅显一些,但是段家这些后代却都能学会,只是功力或深或浅,可见一阳指应该算是段家根本的基础武学。而六脉神剑虽然较之一阳指要精深许多,但是就连段家子孙都几乎没有人能练成。枯荣大师将六脉神剑传授给自己,估计是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练成,那么传给自己也就等于没传。这老和尚终究还是心怀怨念,不肯老老实实将段家武功传给外人。

    不过这一次老和尚估计要失算了,如果换了另一个人得到这六脉神剑,也不过是身怀屠龙技无处用武,内力根本达不到运转六脉神剑的要求。不过赵佶既然知道北冥神功这一快速聚集内力的功法,学成了六脉神剑,总有能够运转自如的一天。

    思忖了片刻,赵佶见那信香已经燃烧了一截,也估计出要燃烧一整根信香大约需要一个时辰左右。老和尚只留给自己三个时辰的时间,想要记住那些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穴道经络路线不出错漏,对于普通人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赵佶虽然没学武功,但是准备却异常充分,他早知道北冥神功也需要修炼者熟知体内各处穴道经脉,故而对此也下了苦功学习研究。那些曲曲折折的行功路线在他看来,如观掌纹,清楚得很。

    因为时间紧迫,赵佶也不再浪费时间,当下便从拇指少商剑开始观察记忆各幅图卷。他知道六脉神剑要显出效果必须有武功在身,因此也没有费心去试验,只囫囵吞枣将所有路线全都记下来,留待以后再仔细咂摸。

    一旦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时间就会过得极快。赵佶将所有图卷全都统记下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为了避免记忆疏漏,他又从头查阅了数遍。到最后,只要一闭起眼来,这些图卷便栩栩如生在脑海中浮现起来。存想片刻后再睁开眼一一对照,半点疏漏也无。

    当赵佶再睁开眼时,发现记载六脉神剑的图卷已经被收起来,枯荣大师则静静站在自己面前。赵佶起身再拜道:“多谢长老赠我神功,这番恩惠小王必定铭记在心,日后当有重报。”

    枯荣大师耍了一个花枪,这会儿听到赵佶真挚感谢,不免有些汗颜,说道:“王爷对这六脉神剑法门虽然已经了然于心,不过修习起来也需要慎重。大凡高深的武学,内力气息流转的皆是体内最紧要的命门穴道,若一时冒进稍有不慎,就会给身体留下难弥补的创伤。大凡学武之人,一旦修为到了某种境地,便要加深对心性的磨砺,那是因为要使心性平和,不要随便骤起波澜,免得引动体内充盈气机失了掌控,损害到身体。譬如宝剑藏锋,须镇之以静,练武之人的身体便是一道剑匣,若震荡太多,不免伤人伤己。”

    赵佶听到这话,连忙点头应下来。同时心道怪不得那些偷学了少林绝技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身体或多或少都有隐疾暗伤,原因大概就在此了。

    这一趟来天龙寺,成功将六脉神剑学到了手里,虽然暂时还用不到,但赵佶已经心满意足。再次郑重谢过枯荣大师和本因方丈,赵佶才与段正淳一起离开天龙寺。

    对于段家为何突然传授自己神功,赵佶也猜到这当中多半是段正淳在发力筹划,因此对段正淳不免好感大增。在归途中,赵佶便打算与段正淳深谈一番。

    他先是谢过了段正淳在传功这件事上对自己的帮助,然后才说道:“过往大宋国策既定,冷落了大理友邦。但现时情况又有不同,小王虽然不通军略,但对大宋朝堂当下主张也有耳闻涉猎。当今官家雄心中兴之主,有追功皇祖,以全未竟之功的志向。西夏李元昊悖逆之徒,北方残辽虎狼之邦,皆是大宋宿敌。大理国与大宋虽然无修旧好,但却素无兵戈侵扰。官家对享国大理的段家也颇为赞许,言道乃是仁义之主,是可以相互倚庇的友邦。”

    段正淳听到这话,连忙拱手向北遥拜道:“多谢大宋官家金口赞誉,段家不才,忝居大理,惟愿百姓安居乐业,兵灾不起,世为大宋恭顺藩属!”

    “段王爷这番心意剖白,待回到汴梁城后,小王定会转告官家。小王在大宋虽不涉朝堂之事,但也向段王爷保证,为大理之事定当在官家面前极力周全,只要段家享国,终此一朝,绝不背弃!”

    赵佶跟段正淳保证的时候,也耍了一个花枪,只说当今官家这一朝大宋会庇护段家周全,至于以后,他却不拍胸口保证。这是报复那老和尚传功给自己的时候耍的花招,既然要打折扣,那双方都打一打吧。

    段正淳却听不出赵佶话里的余地,他只知道当今大宋官家年纪未到而立之年,正是春秋鼎盛之时。这一个承诺,往少了说也能庇护段家几十年。有这些年大宋的照顾,段家内可以重振皇权皇威,外可以加深与大宋的联系,认真经营下去,一定能够改变大理权臣当道的局面。

    接着,赵佶又跟段正淳讲起他跟蔡京商议的计划,打算将使臣分路派往大理各府,与段家皇族中人一同抚慰大理境内各部族。段正淳对此也没有反对,虽然此举或会更加深大宋对大理国的影响,但是大宋的国策向来都是无暇南略,哪怕宋太祖雄才伟略立国之初,都对大理国秋毫无犯,如今更不会放弃西北的敌人转而谋略大理。而且,有大宋使者与皇族段家巡视大理各地,无疑能提高段家在大理国日渐低迷的皇威,有益无害。

    将赵佶送回镇南王府,段正淳便又入宫跟皇兄段正明商议这件事。赵佶便待在镇南王府里,一边与乔峰讨论一下武学上的问题,一边等待消息。

    虽然限于约定不能跟乔峰透露六脉神剑的心法,但如果拆开来单独某一个点的讨论请教,那也是没什么问题的。比如说某些经脉穴道在内力流转过后的效果效用,赵佶虽然记得下所有经脉穴道的名称,但对这些穴道在武功一道中的具体意义却不甚明白。所以囫囵吞枣记下了六脉神剑的心法,但却是完全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懵懂得很。

    当赵佶提出这些问题的时候,乔峰不免有些好奇。以往他们两个人讨论武学上的问题,多是大而化之一些概念性的问题,至于具体到某一条经络或是穴道却没有过。虽然有些好奇,但乔峰还是尽量回答了赵佶的问题。只是人体经络穴道繁多,想要完全细致入微的讲解,却有些不可能。一来这工作量实在太大,二来有些穴位经脉在武学中具体的效用,就连乔峰也不明白。毕竟没有任何一种武功是能够牵涉到人体内所有经脉穴道的,他也只能就自己知道的一些问题给出解答。

    与乔峰这一番探讨,赵佶才渐渐明白到,原来人体这些穴道看起来不起眼,但在武学中的效用却都不甚相同,需要注意的事情相当多。比如说某一处穴道一旦有内力流转过,就会让内力的流转加快数倍,这时候一定要让内力转向,否则若顺势冲下去,相邻的另一处穴道却难承受内力的强势冲撞,内力若不转向的话,就会造成创伤。还有的穴道经脉,对内力的分化瓦解力道很强,内力若直接流经此处,冲势未免不足,接下来的行功就会大打折扣,因此要绕道而行。

    正是因为穴道经脉如此繁多特质,所以武林中才会有诸多不同流派不同效果的武功流派,行功路线往往差之毫厘结果便谬以千里。而高深的武学心法,则就是拥有一条成熟对内力补益效果甚佳的行功路线,这也是为何不同的内功心法修练起来效果却有千差万别,高深的内功心法修练起来往往事半功倍,而低劣的心法却收效甚微,只能靠大量的时间去追赶。

    这些知识琐碎却又至关紧要,如果没有亲身的体会,是很难尽数了然于胸的。一些武林门派的弟子,单单温养疏通师门传承功法需要行过的经脉穴道,按照个人资质不同,就需要花费数月乃至数年的时间,只有这些经络穴道畅通无阻,才算是真正入门可以正式开始修炼武功心法。

    不过赵佶早得乔峰帮忙,周身经络畅通无阻,随便拿起一门内功心法都能直接修炼,不会有阻滞。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想要为人疏通周身经络,首先施术者就需要拥有高深的内力修为,其次还需要损耗大量的心力功力。乔峰天赋异禀,内力之强武林中屈指可数,加上又有端王府诸多珍藏及时补充亏损元气。这些条件,放眼天下武林,都极少有武林人士齐备。所以哪怕是门派中最钟爱的弟子,了不起做师傅的只出手疏通门派心法涉猎的经脉穴道,已经是极为厚重的恩泽了。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