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段正淳一同前往天龙寺的路上,赵佶忍不住浮想联翩,患得患失。他也不只一次旁敲侧击询问段正淳自己会被指点什么,不过段正淳只是笑而不语,只道到了天龙寺之后就明白了。

    天龙寺又名崇圣寺,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朝,自从成为大理国国寺之后,经过大理皇室长达百余年历代帝王坚持不懈的翻新修葺,益发堂皇壮观,美轮美奂,比起中原许多佛门圣地都犹有过之。那林立的殿堂佛塔,雕梁飞檐,无不美得令人目不暇接。不过眼下赵佶的心思根本不在领略景致方面,越走进寺中,心里越发杂念丛生。

    年轻的知客僧前来迎接,段正淳虽然贵为王爷,不过也不敢在这天龙寺里摆谱,应答之间极有分寸礼数。赵佶跟在段正淳身后,强自按捺住涌动的心情,一路跟在段正淳身后往寺内深处行去。

    那知客僧并没有带领段正淳和赵佶前往寺内正殿,而是一路往内行,穿过长长的走廊,直到一座淳朴的木造阁楼前才止步道:“老祖与方丈已经在房内等候多时,便请镇南王与大宋端王爷一同入内吧。”

    段正淳闻言后,面色一肃,延请赵佶一同向前,轻叩房门,待房间中传来回应声,才推开房门迈步走进房间中。

    事到临头,赵佶反而生出了几分淡定。他虽然久闻大理一阳指之名,但也明白,自己半点内功都无,就算是现在学到了,也不可能即刻就成为高手。就连段正淳浸淫一阳指数十年,却仍然无法发挥出一阳指所有的精妙,仍然不是乔峰的对手。有了这想法之后,赵佶心思变得豁达一些,无论是否能够学到一阳指,也不再看得那么重要。

    走进这房间中,赵佶双眼环视一周,发现房间中并无过多摆设,只有一方香案,几个蒲团。人也不多,一名老僧垂首站立着,旁边却又有一个僧人面壁而作,虽然瞧不见相貌,但观其脖颈之间的褶皱,便知年纪应该很大了。

    段正淳上前见礼,并为赵佶介绍。赵佶才知这站立的老僧便是本寺方丈,同样出身大理段氏,辈分还属段正淳叔父辈的本因方丈。得知此人身份,赵佶连忙上前见礼,不敢失态。无论是年纪还是身份,这老僧也都值得敬重几分。至于那位面壁而坐的老僧,就连段正淳也不识得他的身份,目露茫然。反而赵佶,心中倒生出几分猜测。

    众人站定,那面壁僧人缓缓转过来,露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这一张脸上无甚表情,好像风干树皮一般,但若仔细看去,在那皱纹沟壑之间似乎又有生机勃发。老僧没有开口,本因方丈便出声介绍道:“因要接待贵客大宋端王爷,枯荣师叔闭关已久,今日也破例出关。”

    听到这老僧身份,段正淳面色一肃,连忙大礼参拜下去,旋即才对赵佶解释道:“枯荣长老乃是我段家德高望重的老祖,如今已经是我段家当中辈分最高的长者。”

    果然这老者乃是枯荣大师,面对这样一位人瑞,赵佶也不敢怠慢,连忙作揖道:“小王见过枯荣大师,叨扰之处,还望大师见谅。”

    枯荣大师缓缓睁开双眼,却没有寻常老者那般浑浊,一双眼珠仍然神采奕奕。他凝望赵佶片刻,缓缓点头道:“老僧年迈,不便起身见礼,还望端王爷包涵。”

    “不敢不敢。”赵佶见这老僧虽然年迈,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精神也矍铄得很,那里是一副老朽难动的模样。不过这些想法自然不会宣诸于口,他虽然没有早知段正淳打算传给他一阳指的事情,但这当中的隐情考量也能猜到一个大概。老僧心里纵有些怨气,那也是正常的。

    枯荣大师看了赵佶半晌,说道:“我观端王爷血气流转充盈畅通,调养得宜,不似寻常人一般或多或少都有些阻塞凝滞之处,该是有高人相助疏通经络?老僧心里有个疑问,端王爷出身已是贵极,一令宣出万人臣服,为何钟情于匹夫之勇的武功小道?”

    赵佶见这老僧远远看了几眼,就将自己身体状况看得透彻,心中不禁有些钦佩。听到这问题后,认真思忖片刻后才回答道:“小王自幼体弱多病,十天里倒有六七天病痛缠身,后来得遇一名武功高手为我疏通经络,才渐渐康健起来。也因此,对锤炼体魄、培精养元的武功一道存了好奇。在汴梁城里结识了一些武林中的朋友,全都对大理段氏武功传承推崇备至,这番得到机会出使大理,确是不想错过这个机缘。虽然不奢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道行深厚的武林高手,只要能体魄强健,明性知命,于愿足矣。”

    听到赵佶这一番剖白,枯荣大师垂下眼帘沉吟片刻,才又开口道:“我段家传承武学一脉,虽然算不得多么惊人技艺,但也是祖宗穷极心力为后代子孙留存下来安身立命的根本。原本断无可能传给外人,但端王爷即是非常人,这次便破例一次。只是老僧希望端王爷能答应我一点,今天你在寺里学到任何武功,日后都不可传给第二人。还有就是,希望端王爷能记得这一份情谊,日后若有机会,能够帮庇我段家子孙一二。”

    老和尚这些要求都是应有之意,赵佶自然不会拒绝,闻言后只点头道:“长老请放心,今日寺中所见所闻,入我心中,绝不外泄。并铭记段家传功之惠,日后若有用得到小王的地方,自是义不容辞!”

    听到赵佶的回答,枯荣大师才满意的点点头,对本因方丈和段正淳说道:“你们且先退出去,我传于端王爷的武功,虽然也是咱们段家传承,但你们却还不够资格得知。”

    听到这话,段正淳心中顿时一奇,那一阳指他自幼便练习,怎么还会不够资格得知?莫非这枯荣大师要传给端王爷还是段家传承的另一份神功?只是什么样的武功竟然连他这个镇南王都还不够格知道?虽有满腹疑问,段正淳却不敢拖延,即刻便与本因方丈退出了房间,并且将房门紧紧关上。

    房间中,赵佶原本已经平静下的心绪再次紊乱起来,原本他也以为自己这次来到天龙寺,多半要学到段家的一阳指,不过听枯荣大师的语气,要教给自己的武功又比一阳指还要重要得多,莫非……

    枯荣大师待那两人离开后,便翻身而起,从蒲团下抽出数个卷轴,同时一脸凝重对赵佶说道:“我今天要教给王爷的,乃是我们段家最高深的武学六脉神剑经。这六脉神剑单从对敌交战的威力而言,犹要胜过一阳指数倍,玄妙变化也比一阳指精妙数倍。这一门武学因为威力甚大,因此一些不入空门的段氏子弟都不得传授。王爷学到这六脉神剑后,希望你能持心光明,若要用到时,须慎之又慎的考虑一番。”

    赵佶早已经惊诧得说不出话来,原本他以为自己只会学到一阳指,却没想到枯荣大师竟会传给自己六脉神剑!这感觉就好像是中了双色球,兑奖的时候才发现一次买了上百注!

    枯荣大师两脚一踏,身躯已经腾跃起来,半空中变幻身形,不旋踵便将六脉神剑剑谱悬挂在房间中。身手之敏捷,不知又比年轻人快捷了多少。

    落地后,他持起一根信香两手一捻,然后抛射到香炉中立住,接着对赵佶说道:“六脉神剑所有心法尽在图卷之上,老僧便与端王爷约定三炷香的时间。希望这三炷香的时间内,王爷能够将所有心法变化了然于胸。非是老僧不近人情不与王爷讲解,只是这六脉神剑经便连老僧也不曾练过,一切玄妙只能依靠王爷自悟了。”

    说罢,枯荣大师便穿窗而出,留赵佶一人在房间中。

    早已经等候在外的段正淳见枯荣大师出了房间,便上前问道:“长老,不是说好要传授端王爷一阳指?”

    枯荣大师望了段正淳一眼,说道:“你晓得用家传一阳指来拉拢这位大宋王爷,想法大胆,不失魄力,只是思虑之间还有些疏忽。”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到廊下,段正淳连忙尾随走过去,继续聆听老者教诲。

    枯荣大师叹息一声,然后才说道:“神通不敌业力,哪怕天龙寺众僧镇守大理城,也难保证咱们段家世代传承。当年杨氏叛乱,雄兵数万围困天龙寺,一干僧众也仅只能保住段氏一部分族人,廉义和延庆这对父子却没能幸免于难。你们兄弟想要外引大宋强援,这想法是好的,我们这些老朽也不会反对。”

    “只是一阳指乃是咱们段家武功传承的根本所在,若给外人知晓过去仔细钻研,假以时日咱们段家武学传承所有玄妙都有可能被参透。所以,无论如何一阳指心法绝对不能外传!”

    “我传给这位大宋王爷的六脉神剑经,虽然比一阳指更加精深,但只是一阳指推演到极致的一种功法,就好像一根繁枝,看似茂密,却非主干根本。他所能学到的也仅只是六脉神剑这一项武功,至于段家其他武学传承,却难推导出来。”

    讲到这里,枯荣大师顿了一顿,才又续道:“还有就是,这六脉神剑对内力要求极高,哪怕我苦修数十年,也难施展。咱们段家祖上,能够将之练成的也寥寥无几。武功心法是传授了,至于能否练成,就看这位端王爷自己的造化了。虽然此举同样违背了祖宗家法,但就像你说的,祖先有灵,终究乐意看到子孙世代传承而非抱着一堆武功秘籍灭亡。”

    听到枯荣大师的解释,段正淳不禁感叹,果然人老精鬼老灵。这佛法深厚的老和尚糊弄起人来也绝不含糊,传授一门对内力要求极高的武功,可是这位端王爷分明半点内力也无,教或不教有什么区别?但是在表面上,这六脉神剑比一阳指都要高深得多,甚至连段正淳这个段家人都只闻其名未见其实,段家对端王爷绝对是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