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深了,赵佶即将睡去之际,忽然有侍卫敲门进房。那侍卫将一件纯金打造的、约莫婴儿手掌大小的护命锁牌递给赵佶,说道:“今天白间钟姑娘将自己这件配饰送去当铺典当,小人自作主张将之赎了回来,只是担心钟姑娘或会觉得尴尬,因此一直收在自己身上,现在交给王爷。”

    赵佶闻言后,思忖片刻,才想起白天在大理城街道上钟灵虽然见了什么都觉新奇,却甚少买些什么,如今才知道原来这小姑娘是因为囊中羞涩,却又不好意思跟自己说,所以悄悄将自己的贴身佩饰给典当了。又仔细一想,钟灵送给自己那香囊,多半是用典当的银钱买来的。

    一念及此,赵佶不禁嘴角泛笑,问了侍卫赎回这小金锁的花费。将银钱还给侍卫后,赵佶将这金锁收了起来,准备等个合适机会再还给钟灵。小姑娘自尊心颇强,若就这样当面还给她,只怕要益发觉得尴尬。

    连日奔波赶路,难得有个安静舒适的环境,经过一夜休息,第二天起身的时候,赵佶精神再次恢复旺盛。镇南王府的下人们虽然不及汴梁城中端王府里服侍的合心意,尤其没有梁师成这样一个几乎肚子里蛔虫一般的人听用,赵佶总感觉有些不适。不过他也未必一定事事都要别人代劳,而且这些夷人女子侍女们含娇带羞,哪怕只单纯当做一道风景来看,也比使团中那些粗豪大汉要赏心悦目些。

    一大早没有见到段正淳,不过段誉却在赵佶起床后不久就过来了,兴致极为高昂的模样,见面后便开口问道:“端王爷,你可是准备好咱们现在就往上关去?上关繁花,清晨时去观赏意趣最佳,此时朝阳初升,那繁花浸淫着露珠水汽,最是娇艳。若再过上一会儿,骄阳照耀,反倒蔫蔫的没了什么神采。”

    见段誉如此热情,赵佶暗道一声惭愧。昨夜他答应了段正淳的提议,只是随口一说,倒也没有当做一件正事放在心里。毕竟他这次来大理国要做的事情不少,上关赏花在他心里却也不算一件正事。不过段誉热情相邀,若直接拒绝的话反倒有些不恭敬。赵佶去征求了乔峰和钟灵的意思,这两个人,乔峰昨夜与段正淳的一阳指切磋一场,可以说是夙愿得偿,这会儿要去哪里自是无可无不可。至于钟灵,自幼过得冷清日子,少有机会游览繁华景致,因此兴致相当高昂,早饭都来不及吃,便催促赵佶早早起行。留下两名侍卫前往天龙寺向其余几位使臣交代一下自己的行踪,赵佶等人便在段誉的引领下前往上关。

    所谓上关,乃是大理城北面苍山当中一处兵关,是扼守大理城进出门户的一道门户。赵佶等人昨天便途径此地,不过因为仪仗队伍前后簇拥,倒也没有什么闲情观赏风景。今天得了清闲,眼见到繁花似锦,游人如织,倒真是一幅难得景致。段誉头前领路,一路上指着山道两侧盛开繁花跟众人讲解,如数家珍,不时引经据典,信手拈来一些典故,就连乔峰这种对花艺之道并不上心的人都听得入神,言谈之间对段誉好感增加不少。赵佶见状,不禁有些吃味,想起自己拉拢结识乔峰时,挖空了心思作悲天悯人状,言谈举止之间都小心翼翼。果然天生主角模板在身的人,做什么都是事半功倍的。

    不过钟灵小姑娘却因为昨天在大理城街上并不愉快的相遇,对段誉不甚感冒,尤其因为随手摘了几朵鲜花把玩,被段誉纠缠着讲了一通花草类皆有灵性生命,更是不耐被说教,冷着脸避开段誉,待在赵佶身边不再往前凑。

    赵佶千里迢迢赶来大理,自然不是为了赏花看风景这么简单,因此对段誉滔滔不绝讲的那些也并不怎样感兴趣,只是限于礼节性的回应。他反而对大理城周遭的地势更加感兴趣,大理城周遭群山环绕,上关、下关两道关口门户更是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虽然不及汴梁城那般繁华,但形胜之处却犹有过之。赵佶自然不相信腐儒所谓“江山永固,在德不在险”的说法,其实汴梁城作为大宋的首都,本身就不是最合适的,哪怕不需要有多么领先时代的眼光,就算在当下这个时代里,也有许多人意识到这一点。只不过这当中似乎有什么忌讳,被当做禁忌一般的存在。

    抛开这些暂时无用的思绪,赵佶转而跟钟灵谈论起那大理城南面的无量山。赵佶自己本身的地理知识比较匮乏,原本以为到了大理国,无量山就近在咫尺了。直到进入大理国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无量山还在大理城往南近千里之遥,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到达的。虽然路途有些远,不过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无论怎样,赵佶都要抽时间过去一趟的。

    在山道上,赵佶居然偶遇了蔡京等人。他们在大理国一干文臣的陪伴下,也来观赏这上关繁花,且已经在半山腰的观景亭里摆开了宴席。文臣们之间交流比较顺畅,虽然份数两国,但有诗词歌赋做桥梁,唱和应对一番后相处起来便益发融洽。两国文臣们见到大宋端王爷与大理镇南王世子相携走来,不禁全都起身相迎。

    赵佶虽然不好这文人词会,不过既然遇上了那也须得应酬一番,便请段誉一起入席。文人们相聚,所谈无非风花雪月,尤其在这繁花簇拥的上关山道。蔡京等一群大宋文臣们自是才情横溢,不过大理这些臣僚们都精通词律。虽然不与中原沟通日久,但是大理国也奉行科举取士,以僧人读儒经取士,被称作释儒。席上众人临风把酒,饱览美景,酣饮至浓处,自然有一些精妙的诗词唱和。

    众人兴高采烈时,蔡京却以目示赵佶,两人离席走到偏僻处,蔡京对赵佶说道:“王爷,那高升泰昨夜前去拜访我,讲了许多话。我听他言辞之中,似乎希望咱们大宋能支持他成为大理国主。我也是听了这位善阐侯的讲述,才越发明白如今大理国中这段家处境委实艰难得很。”

    赵佶垂首道:“那蔡学士你是怎样打算的?小王离京时,就得管家叮嘱,我本身就没有出使外国的经验,自然一切唯蔡学士你马首是瞻。”

    蔡京叹息一声道:“这大理国不拘哪个做主,对咱们大宋而言,其实区别都不甚大。只是这一遭咱们出使的不凑巧,段氏得其名,高氏得其实。官家这册封的诏书自然是不容更改的,只是目下这时节拿出来宣读,却非最合适。所以,我打算借着大理国朝廷也在踟蹰不定的这段时间里,咱们兵分几路在这大理国深入了解一番。毕竟,诏书只要一宣读,大理就算咱们大宋的藩属了,日后国体若有变数,大宋少不得要出面干涉。咱们多了解得一分,日后要应对变数自然也就多得几分把握。”

    蔡京的提议,赵佶自然应允,如此他便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前往无量山。不过蔡京话里的意思,赵佶也记在了心里。毕竟日后如果大理国出现变数,或许就需要自己来做主意要如何应对了。赵佶在这里跟蔡京又商议了一会儿,讨论一下要对大理国哪些方面加强了解。

    等到两人商议完,那宴会才进行到中途,其时段誉吟诵一首诗正在席上传诵。传到了蔡京这里,他低吟几遍后便笑着对赵佶说道:“这位镇南王世子诗作倒也工整,只是多了几分匠气。王爷您久无大作问世,有没有雅兴赋诗应和一场?”

    赵佶笑着摇头道:“诗词之道,许久不碰了。勉强作来,贻笑方家。”终究不愿动笔。

    蔡京见状,始确定这位端王爷当真是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若按照以往汴梁城所传的老印象,可绝不会这般沉稳收敛。回到席上,赵佶见乔峰和钟灵都对宴会上的话题兴致缺缺,索性便直接告辞离开。段誉却正在兴头上,见赵佶要离开,一时有些两难。赵佶便也不要他作陪,自己与乔峰等人先回了镇南王府。

    刚刚回到王府,段正淳便迎了上来,笑着对赵佶说道:“昨夜听端王爷讲起对武功一道兴趣颇高,我今早去天龙寺征求了族中老者的意见。若端王爷现在有闲,可愿同我一起前往天龙寺一行?段家在武学一道也颇有些传承,若端王爷有志于武学,便请族中长者指点一二。”

    赵佶听到这话,心中不免一突,段正淳这话的意思莫非是准备把段家一阳指教给自己?这念头一出现,他心里顿时火热起来:“固所愿,不敢请耳!”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