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得场中,段正淳与乔峰便各自将心头杂念尽皆放空,眼中只看得到对方一人。

    大凡武功高强、内力精湛者,也往往六识敏锐,能够明察秋毫之末。若面对的是寻常人,对方只要一动念,血气调集周转的轨迹都瞒不过武功高手的眼睛,于其未发之际便出手直指对方漏洞,迫得对方大败而退。这便是料敌先机,制敌于无形之中。

    但若对方同样也是一名高手甚至尤要胜过自己,先机便不好抢占了。因为你在审视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等待你露出破绽。而且,武道高手对于自身血气运转所透露出的信息都有很强的掌控力,会下意识以此来布置陷阱诱导对手做出错误的判断,同时也会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从而隐藏自己的真正意图。

    所以通常高手之间切磋,都会有一个对峙的时间,这倒不是存心摆谱拿乔。在外人看来,两人相对站立着什么都没做,但事实上较量已经在这个时候就开始了,各自蓄养气势状态抢占先机,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手所趁。

    段正淳身为主人,加上自身的的年龄和身份,本意是想请乔峰先出手,让上半招。可是一待与乔峰对峙起来,才发现这位年纪远远小过自己的丐帮帮主着实了得,明明就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可是却完全窥探不到对方的气机流转,也就完全把握不到对方的意图,换言之,一旦让乔峰先出手抢得先机,段正淳也根本没有把握能够接应下来。

    僵持了片刻,段正淳不敢再托大,张口说道:“乔帮主,得罪了。”言未毕,他脚步一错,猱身而上,右指如笔如剑径直刺向乔峰左肩肩井穴。他指力精纯,这一指刺出,竟激起隐隐的破空啸音。

    “来得好!”

    乔峰喝了一声,挥臂而起,屈指成爪运起擒龙功抓向段正淳前襟。这一抓距离段正淳尚有数尺之遥,段正淳却感到一股澎湃力道将他拉扯向前,猝不及防下身不由己乱了步伐,心中不禁悚然一惊。大理一阳指指力刚猛,段正淳自幼便修炼,如今指力却仍难透出三尺之外。而乔峰这虚空一抓,距离何止三尺,单此一招便显出其内功修为要远远超过段正淳!

    段正淳本欲喝彩一声,无奈此时周身劲力毕集,若是开口必然紊乱了气息。他心里也激起一份好胜之心,武功之强弱,可不是单单只看内功深浅与否。当下便打醒了精神,将一阳指精妙招数行云流水展布开来。

    乔峰此番南来,相当大一部分原因还是想领教一下段家冠绝武林的一阳指,如今总算有了观摩领教的机会,心中自是欣喜。当段正淳将一阳指精妙之处发挥出来时,一些极为精彩的变招,哪怕以乔峰武功之高,往往也要辗转数招才能化解开来。战至酣处,便禁不住喝彩叫好。

    这两人切磋往来,转眼已经过了几十招,自是斗得难分难解。可是局外那些观战者却不免有些失望,只因为两人战了这么久,便连衣袂袍带的摩擦都不见,进退之间的动作也都朴实无华,乍一看去,倒好像两个不相干的人在哪里拳脚比划,却与他们想象中的龙争虎斗相去甚远。

    其实真正高手之间的切磋,既非性命相搏,那么招式进退取舍之间都会留下很大余地,真正的精粹之处只在于攻防之间的取舍转换。况且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不出手则已,一招攻出便都有明确的目的,讲究一击必中,有的放矢,那些花俏的肢体动作能省则省。因此,若是水平和眼界达不到这种境界,自然难窥这当中的精妙玄机。若只当作一场热闹来看,反倒不及街头混混斗殴,抠鼻挖眼,损招迭出来得赏心悦目。

    赵佶虽然也瞪大眼在认真看,但他现在的状态就好像是加减乘除都还没有学会,却要勉强去解奥数题,自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但若单纯观赏这两人辗转腾挪的体态,那也确实有几分味道。段正淳步法潇洒飘逸,出指或缓如敲钟,或急如闪电,一指刺出,必能引得乔峰严阵以待,转招化解。而乔峰却颇有大巧不工的味道,双脚如磐石一般生长在了地上,几乎懒得挪动脚步,但往往平平一掌推出,段正淳便要飘然远遁,转从另一个方向继续攻来。

    如此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两人终于有了一次接触。段正淳出指如电如疾雨,一指点上了乔峰的肘间曲池穴上,而乔峰一掌印在了段正淳的肩头。两人身躯皆晃了一晃,旋即便各撤一步分开,站立了片刻后,乔峰才拱手对段正淳说道:“大理一阳指精妙绝伦,名不虚传,乔某佩服!”

    听到这话,众人只当段正淳一招得胜,尤其那些镇南王府的武官们自知一阳指的霸道,眼见王爷一指点上乔峰穴道,已经禁不住高声喝彩。只是看到乔峰受了一指后手臂仍能自如活动,心中不免也有些佩服,若是他们挨了这一指,只怕要半身麻痹疼痛,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段正淳又过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乔帮主武功出众,难怪能统率丐帮群豪,名动武林。段某今次输了一招,也实在心服口服。”

    旁边小姑娘钟灵却好奇道:“你们两个打斗这么久,哪个也没击退哪个,怎么就说落败了?”

    乔峰笑着抬起手肘,露出衣衫上被一阳指点出的孔洞,说道:“终究是段王爷技高一筹。”

    段正淳却摇头道:“不过是抢了一个巧机,乔帮主这一掌含而不发,若是生死相搏,生受下乔帮主这一掌,只怕段某现在已经筋断骨折,吐血身亡了。”口中这般说着,段正淳心里却禁不住感叹,乔峰武功之高,的确出乎他的想象,若非对方有意收手给自己施展一阳指的机会,只怕十数招前就要落败。难得对方年纪轻轻胜而不骄,在一干手下面前给自己保留了面子。

    一场比斗结束,赵佶也没有瞧出什么玄妙来。他见一场切磋后,段正淳脸色有些苍白,而乔峰额际也隐现汗渍,便笑道:“如此持平之局自是最好,久战力乏,段王爷早早休息,我等也不再继续烦扰了。”

    虽然有些脱力,段正淳还是强打起精神来,将赵佶等人送去镇南王府中安排的跨院住所,安顿下来之后才告辞离开。

    送走了段正淳,返回后赵佶才问乔峰道:“乔兄感觉如何?有没有受到什么伤?”

    乔峰摇了摇头,旋即叹息道:“大理一阳指果然精妙绝伦,难怪能享誉武林。指法变化精妙绝伦,实在令人应接不暇。”他言中有未尽之意,似乎有些遗憾。

    赵佶知道乔峰性格严谨,很少直论人非。但听他只是赞许一阳指不同凡响,却没有对段正淳过多评价,也多少能猜到一些意思。大概就是段正淳限于本身的水平,没能将一阳指的精妙之处完全发挥出来。

    回到自己房间后,段正淳脸上才显露出明显的疲态,着内侍帮忙褪下袍服。王妃上前见他内衫都被汗水打湿了贴在身上,禁不住皱眉道:“好好坐下来饮茶谈天不可以么?非要逞强去跟别人切磋武功!”一边埋怨着,一边为段正淳擦拭着鬓间汗水。

    段正淳坐下来环腰将王妃抱起放在膝上,笑道:“夫人教训的是,为夫自当铭记在心,再不轻易跟人动武。只是这一遭却有些不同,一来端王爷的脸面,二来那位乔帮主委实是位高手,我一时按捺不住,生出了胜负心。不过这位乔帮主武功着实了得,年级虽然不大,内功之高却令人惊叹。依我看来,即便是皇兄只怕也难比肩这位丐帮帮主。”

    王妃听到这话,不免惊诧道:“真的?我看那位乔帮主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怎么就练成了这般深厚的内功?他是妖怪不成么?”

    这问题自然没什么答案,王妃也只随口一说,在段正淳怀中依偎片刻,忽而笑起来说道:“一个王爷,一个乞丐,竟然凑在一起做了朋友。那大宋国礼教严谨,这位端王爷交际却真是广得很啊!”

    段正淳笑道:“那乔峰虽然是丐帮帮主,但却是中土武林中第一等的大英雄。我自己都想与这位乔帮主把臂言欢,交个朋友。不过这位端王爷竟然也能礼贤下士,放低身段与江湖中人论交,也确实让人感到意外。还有刚才端王爷言语中对武功一道颇为推崇,想来也是一个心怀侠武、特立独行的人物。”

    王妃笑着打趣道:“若真是那样,咱们家一阳指是武林绝学,教给他学一学,不是比送什么奇珍异宝还要有效?”

    段正淳听到这话后,身躯一僵,旋即便露出沉思之色。王妃见他表情变化,禁不住道:“我只随口说一句,你竟当真了?一阳指乃是段家安身立命的根本传承,怎么能传给外人!”

    “国将不存,何以为家!”段正淳起身道:“无论这件事是否可行,我得即刻入宫与皇兄商议一番。夫人你且先就寝,不必等我了。”

    ————————————————————

    继续继续诚恳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