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段誉的身份后,赵佶一时间倒没有了要离开的意思。他往那佛堂走去,想要瞧瞧段誉到底在忙些什么。

    可是刚刚走了几步,那被段誉称作朱四哥的侍卫朱丹臣冷哼一声,箭步上前拦在赵佶面前沉声道:“这位公子,君子论道适可而止,若再穷追不舍,未免失了器量吧?况且,我家公子身份非比寻常……”

    正说着,大理国那些散在四周的护卫们终于赶了过来,见朱丹臣还拦在赵佶面前振振有词,心中叫苦不迭,连忙低声道:“朱大人,借一步说话!”

    朱丹臣横了赵佶一眼以示警告,然后才移步走过去,待听那些护卫在耳边低语一番后,旋即脸色才幡然一变,缓缓转头瞧了赵佶一眼,接着便忙不迭收回视线,脸上已经流露出似笑似哭的表情,额头上涔涔冒出冷汗。身为镇南王府四大护卫之一,他自然深知这番大宋使者南来对大理段家的意义,可是刚才他竟然、他竟然……

    眼见赵佶嘴角挂笑站在佛堂外,朱丹臣心中倍感为难,一时间不知该上前请罪还是该赶紧走进佛堂通知世子。正迟疑之际,便见赵佶已经迈步走进了佛堂,他心中一慌,正待要举步追上去,佛堂门口却早被赵佶的侍卫给挡住。这些侍卫们心中早有不满,只是一直被赵佶眼神制止了,才一直按捺住。这会儿看到脸色发白的朱丹臣要进佛堂,当下便不客气冷笑道:“巧得很,我家公子身份更加非比寻常。”

    明白了这一行人的身份,朱丹臣自然不敢再硬闯,只是局促的僵立在佛堂外。况且他见大宋来的这些军士们气息沉稳,目蕴神光,就算想要硬闯,也未必就会是对手。

    赵佶走进烟气缭绕的佛堂里,借着那烛火光辉埋首香案下,正用绸布沾了香灰小心翼翼擦拭着一尊佛像,神态专注,甚至都没察觉到赵佶的脚步声。

    对于段誉这个人,赵佶并没有什么或好或坏的印象,以前或许会羡慕一下他的好运道,不过穿越过来之后,便连这点羡慕也都没有了。或许还有一点感触,那就是性格决定命运,一个人究竟要不要做备胎,那真的跟是不是高富帅或者矮穷挫没有太大关系。

    段誉这个人,如果说优点的话,那也真是蛮多的,善良、谦逊、温文尔雅,有礼貌,还有就是童心不减,天真烂漫。不过这最后一点,算不算是优点,却是需要商榷的。

    赵佶觉得,一个人葆有童心是一件好事,说明还没有被残酷世道抹杀对这个世界的幻想和愿望,不会蹉跎于一潭死水的现实、甘于平淡,有童心的人就有活力。不过童心是分很多种的,在赵佶看来,与其相信人性本善,不如相信自己无所不能。

    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区别,刚才段誉喋喋不休讲那么多,赵佶半句也没入耳。之所以一直沉默以对没有反驳,一来他大宋亲王的身份大庭广众讨论大理国施政得失确实有些欠妥,二来也委实没有讨论的必要。从段誉张口讲这些劳民伤财的佛塔尽是虚无,那所谓的佛心才是根本,剩下那些就已经是屁话了。或许在这位大理国世子概念里,大理国这些善民信众们只要有佛心,那就真的不再需要衣食住行用度。

    段誉精心将一尊佛像擦拭干净,小心翼翼摆在了香案上,旋即又凑上去认真看一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待转身要清理另一尊佛像的时候,却看到了站在一边的赵佶,颇带惊奇道:“原来你还没走啊,莫非对刚才所讲的经义还有疑惑?我自己见解的也不是很深刻,你若是想要完全解惑,可到大理城西法光寺去拜会法光禅师。他是一位得道高僧,应该能帮你清清楚楚的解惑。”

    赵佶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便走出佛堂。他跟这位镇南王世子真的很难沟通,话不投机半句多,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离开佛堂后,赵佶对乔峰和钟灵摆摆手道:“走吧,咱们继续逛街去。”

    待赵佶等人离开好远,朱丹臣才擦擦额头上冷汗,箭步冲进佛堂中,疾呼道:“世子爷,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啦!”

    段誉仍在擦拭着佛像自得其乐,闻言后头也不抬只笑道:“朱四哥,什么样的大事值得你这样慌张?莫非我父王晓得我没去城外迎接宋使,派人寻了过来?”

    朱丹臣一脸苦涩道:“若只王爷知道,属下与世子爷您一起受罚便是了,问题反倒不大。可是您知不知道,方才那年轻人便是大宋今次出使咱们大理国的御弟端王爷!”

    听到这话,段誉终于停下了手中工作,朱丹臣还道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张口安慰道:“世子爷您也不必慌张,咱们现在即刻回府将事情与王爷讲上一遍,瞧瞧是否有补救良策。”

    段誉闻言后却摇摇头道:“我不慌,朱四哥你自己倒是慌得很。我只是有些意外,我当面驳斥了那位大宋国的王爷,他竟也不恼,反而肯认真倾听。这份虚怀若谷的气度,当真有泱泱大国的风范。”

    感叹几句后,段誉又低下头去清理佛像,浑然不顾旁边朱丹臣已经汗如雨下,鬓发都紧紧贴在了脸颊下巴上。不过朱丹臣也并未为难太久,过了片刻,段正淳派出寻找段誉的人已经赶了过来,不由分说架起段誉便往回走。段誉却仍挣扎着大声道:“放开我,我还有事请没做完呢!”

    那前来寻找段誉的褚万里沉声道:“世子还是赶紧跟我们回府吧,王爷已经动了真怒,说是您若还不愿回家,便让我们打断了您的腿……”

    听到这话,段誉才渐渐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不再挣扎,转而惴惴起来。

    一行人护着段誉急急赶回镇南王府,段正淳看到儿子满身的脏污,皱了皱眉头,摆手沉声道:“赶紧去洗浴换衫,大宋端王爷马上就要过来了。”

    段誉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人簇拥着拉去后堂。朱丹臣则站在厅中,苦着脸说道:“王爷,方才我们已经见到了那位大宋王爷……”他低声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旋即便偷偷打量段正淳的神色。

    段正淳听到朱丹臣的讲述,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踱着步在厅中走来走去:“这逆子,这逆子……何时才能让我省心一些?大宋使者手里捏着段氏一族的保命符,他不去迎接使者反倒去侍奉那些泥胚子,若真有事出万一那一天,满天神佛能保住他的小命?”

    见王爷这次似乎动了真怒,朱丹臣绞尽脑汁思索着说辞想要减轻一下世子将要遭受的责罚,便故作轻松道:“王爷您也不必想得太过严重,属下见那位大宋王爷也算有度量之人,方才世子与他……”接着将段誉与赵佶的交谈讲述了一遍,又说道:“那位端王爷辩不过世子,自知理屈,却也没有恼羞成怒,而是心悦诚服一再对世子致歉,应该也是一位能说通道理的人。”

    段正淳静静听完,脸色却没有好转太多,沉吟了片刻,才叹息一声道:“人家哪里是辩不过誉儿,分明是不屑跟他争辩。咱们大理国当下是个什么模样,岂是无理取闹几句就能掩盖得去的?皇兄登基以来,几次诏令民间僧尼还俗,严令大理城中不许再兴土木建造佛寺佛塔。咱们大理小国寡民,撑得多少番的折腾?这小子读经读傻了,人前卖弄,不过是自得其乐一番。”

    朱丹臣闻言后便明白眼下是多讲多错,便闭口不敢再说什么。过了片刻,段正淳却自己苦笑起来:“若能一世懵懵懂懂,或能无忧得享天年,瞧这孩子福份吧……”

    暮色降临,赵佶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城中的镇南王府。钟灵站在王府门外看到那气派的牌楼还有长长的院墙,禁不住叹息道:“好气派的家院,这么大的地方,若只住上一家人,太奢侈了吧?”

    众人闻言后不禁莞尔,一名侍卫笑道:“钟姑娘,以后您有机会去东京城看一看端王爷的府邸,那才是真正的气派。”

    听到众人善意开玩笑,钟灵心知自己又说错话,闭上了嘴不再开腔,只缩在赵佶身后,一双眼睛却好奇的左右打量着。脸上带着些好奇,终究还是不解只是一户人家住处,何必要营建得这么夸张?

    段正淳率领王府臣僚一同出府迎接赵佶,那换了簇新衣衫的段誉有些没精打采的跟在父亲身后,似乎还在因为没能完成佛堂的清理工作而耿耿于怀。及至听到父亲威严的声音,才上前一步与赵佶见礼。

    “段世子,我们又见面了。”赵佶笑一声说道,段誉则略带羞赧低下头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继续求推荐票支持。。。。多谢多谢。。。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