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等人从大理城北门入城,这时候,那些聚集起来的大理民众还没有完全散去,为了免得太过引人注目,赵佶便在将近城门时上了马车,脱下外边一层正装朝服,罩上了一件淡青色道袍,少了几分威仪,却多了许多飘逸。

    少了使臣身份的约束,赵佶心里轻松许多,他见天色尚早,征求了一下乔峰和钟灵的意见,便也不乘马,信步缓行,顺便游览一下大理城。若是到了镇南王府,少不得还要一番劳碌应酬,未必就会再有闲情。

    身后的依仗车马和大理国安排的许多护卫,赵佶都一并请他们先去王府。那负责接待的大理国官员一脸苦涩,却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不过因为不清楚这位大宋王爷的脾性,他却不敢过于坚持,不过好在大理国皇室向来不乏白龙鱼服的传统,应对起这种情况来也算有经验。那官员招一招手,让诸多护卫化整为零,散布在赵佶一行人前后左右,务要保证这位殿下安全无虞。

    钟灵虽然是大理国人士,但却从未有机会来这都城游玩,身处这繁华都邑中,又没了方才那样喧嚣的慑人阵仗,因此兴致极为高昂,看到什么都觉新奇。在街上走了不久,便被一家店铺摆着的琳琅满目的木雕工艺品吸引过去,把玩了好一会儿,似乎每一个都爱不释手。只是过了片刻后,便放开那些货品,悻悻走出来,情绪稍显低落。过不多久,却又被另一些货品吸引了目光,转而靠近过去。

    赵佶正观赏沿路景致,间或与乔峰交谈几句,倒没有发现钟灵的异常。大理国不愧礼佛之国,作为国都的大理城中,佛塔林立,且每走三五丈就能见到类似佛堂的建筑,而且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供佛的香案并香炉,合城飘满檀香,难怪又被称为妙香国。

    乔峰幼年时家乡便在嵩山少林寺下,加上授业启蒙恩师也是少林寺和尚,身处这佛家香火鼎盛的气氛下,心里不由得就生出一丝亲切感。驻足在一处供奉诸多佛像的佛堂前,感叹一声道:“假使人人都能诚心向佛,戒骄戒嗔,慈悲为怀,与世无争,这天下不知会少了多少纷争。这大理城中百姓诚心礼佛,看来真是世间一处净土。”

    赵佶听到这话后笑了一笑,正待要开口,旁边钟灵却走过来说道:“赵大哥,我去对面街上瞧一瞧,你可要记得等等我啊。”

    “我在这里等着,你可不要走远了找不到回来的路。”

    赵佶点点头叮嘱一声,看到钟灵蹦蹦跳跳走向对面,然后才转头对乔峰笑道:“我却有些不认同乔兄你这观点,佛道之说,不过予人慰藉,那些经义道理,用来修持己身或能养成一位谦谦君子。但若要用来打理天下,却又是祸乱的根源。讲到底,这些玄之又玄的经义,终究缺了真正经世致用的道理,不是教人不争,而是将人欲转向虚无缥缈的求索,反倒失了安身立命、立足当下的根本。便如这满城佛塔,真真正正讲来,到底有无必要?说穿了,将这无知无觉的泥塑佛陀奉于高堂之上,却让有血有肉的苍生百姓挣扎于泥渊之间。舍本逐末,愚不可及。”

    乔峰低头思忖赵佶这一番话,还未及开腔,旁边却忽然有个音量颇高的声音响起来:“你这话不对,大大的不对!”

    赵佶闻言后转头望去,只见那佛堂香案烛台下的阴影走出一个年轻人来。这年轻人衣饰打扮看起来像是一个富贵人家子弟,只是衣衫衣袖上却颇沾染了一些铜锈灰尘污渍,这会儿却两眼放光,定定望着赵佶,似乎有很多不满。

    赵佶刚才那番话并没有刻意压低语调,被人听去也不出奇,而这大理城中礼佛者甚多,有人跳出来反驳也不意外。他随口感慨几句,倒也不是非得争出一个是非,因此闻言后只是笑笑,接着转过身不想与这年轻人进行什么无谓争论。

    而那年轻人却疾行两步,拦在了赵佶面前,说道:“金刚经上讲,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你只看到了虚无表象的佛塔,却看不到恬淡无欲的佛心,这就是人行邪道,难体会到佛家真正意味,却要以此来驳斥佛家的经义,这是不对的。”

    赵佶只是随口跟乔峰交谈,倒也没什么贬佛的意思,不想却惹来这年轻人的据理力争,便笑着拱拱手:“多谢教诲,失礼失礼。”

    年轻人见赵佶道歉,脸上不满之色才稍稍淡去,不过旋即又开口道:“你方才说佛家的经义缺立足当下的法门,这也是不对的。大般涅槃经讲,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这是在导人向善。楞伽经讲……”

    见这年轻人引经据典,一条条经文引用起来,驳斥赵佶方才所说的话,大有没完没了的趋势。赵佶也当真有些无奈,转头望望乔峰,见他嘴角也挂着些笑意,两人对这年轻人的喋喋不休都有些无语,只能感叹大理国当真佛事昌盛,随便街头一个年轻人都满腹经纶,引经据典大开法会。

    大理国民风本就尚佛,那年轻人讲起佛经经义来很快就吸引了许多人的驻足围观,听到许多妙论,便有人击掌喝彩。

    钟灵蹦蹦跳跳赶回来,看到这里围了许多行人,心下有些好奇,走进人群里到了赵佶身边,歪着脑袋对赵佶笑道:“赵大哥,你把手伸出来,我送你个礼物。”

    赵佶正被年轻人一番佛经道理讲得脑袋都有些发昏,闻言后便伸出手掌来,笑道:“是什么礼物?”

    钟灵将一件绣工并不甚精美的香囊放在赵佶手心里,说道:“你送我丝帕,我送你香囊。这香囊里还装着我刚才求来的一件护身符,老和尚说可灵验了,你收在身上,就算本领差一些以后也不怕了,有佛祖保护着你。”

    赵佶正被人堵着说教佛经道理,却又被送了佛祖保护的护身符。不好拒绝小姑娘的好意,赵佶便接过香囊来,托在手里对那年轻人说道:“阁下妙论,发人深思,方才失言,抱歉得很。你瞧瞧,我也要靠佛家赐的护身符来保平安,如此就此作罢吧。”

    听到赵佶这话,钟灵才晓得这滔滔不绝的年轻人是在为难赵佶,她方才也听到一些这年轻人讲的话,现在便转过头来对年轻人说道:“你讲了半天,都是别人的话,你自己没个想法没个主意吗?”

    年轻人讲了半天也颇觉口干舌燥,只因为听到这人不只非议佛家的经义,言语间对大理国礼佛之风也颇有贬低,这才激起了心里的意气。讲这半天,又见这人承认了自己的失言,也打算就此作罢了。刚刚闭嘴,却忽然听到钟灵的问题,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作答。

    钟灵白了他一眼,然后从赵佶手里接回那香囊,掏出里面的护身符,随手抛在了地上:“我们凡事只求自己,却不再要那铜铸泥塑的胚子来保平安。”

    年轻人见到这一幕,嘴角抽了一抽,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喋喋不休半晌阻住人的道路、引得旁人围观有些不妥。他颇带歉意对赵佶笑了笑,旋即便说道:“孟子有云,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我只坚持了自己觉得对的地方,却给阁下造成诸多不便,抱歉抱歉。”

    赵佶听这人一会儿佛经,一会儿孔孟,倒也觉得有趣,闻言后摆手道:“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罢了。”

    钟灵却凑在赵佶耳边低声道:“赵大哥,这人张口佛祖说,闭口孟子云,果然是自己不会说话的,你怎么招惹到了这样一个怪人?”

    赵逸笑一笑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佛堂里却又走出一名作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走到那年轻人身边低声道:“公子爷,莫再跟不相干的人浪费口舌了,正事要紧。”

    那年轻人听到这话,一拍脑门道:“多亏朱四哥提醒,我差点忘了自己还有重要事情要做。”他又对赵佶作揖致歉一次,旋即便大踏步返回佛堂。

    那中年文士在后疾声道:“公子爷,咱们的正事可是去迎接那大宋使者,您怎么又返回佛堂去了?”

    年轻人头也不回摆摆手道:“迎接大宋使者,自有父王和高侯爷他们出面,少我一个也没什么干系。这佛堂里诸多佛像蒙尘,实在是对佛祖大大的不敬,我清理到了一半,怎可半途而废!”

    赵佶在旁边听到这两人对话,哪还不明白年轻人的身份。他嘴角翘了翘,看着段誉的背影又消失在佛堂里,眼睛微微眯起来。这段誉,怎么说?委实也太不知轻重了些。

    ——————————————————

    继续继续诚恳的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