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佶听到这话,不禁莞尔。他刚才没说话,是因为没想到这位小姑娘年纪不大,却是洒脱得很,竟然说走就走,半点也不迟疑。听到钟灵的喊声后,他笑着招手道:“回来罢,你一个小姑娘孤身在外,纵使不去惹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你来。你来咱们一起,过些时候抽出时间来,我一路将你送回家。”

    钟灵听到赵佶挽留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泛起淡淡喜悦,只是心里仍有些顾虑:“可是我怕给赵大哥你惹到麻烦……”

    “放心吧,你的名字早在镇北关我就喊出来了,那段王爷若要为难,早就按捺不住了。他是你们大理国的王爷,地位高得很,想来也不知道你爹爹将姓段的恨到骨子里。”赵佶策马上前对钟灵招招手,又说道:“纵使他知道了又能如何?你是我的朋友,就算在他府里撒野,他也只能忍着让着。若不然,要他好看!”

    听到这话,钟灵笑逐颜开,点了点头,又走回赵佶身边去,说道:“赵大哥你如果不骗我,真的肯送我回家,我一定好好招待你,带你去澜沧江边抓鱼。我爹爹、我爹爹要是敢为难你,我放貂儿咬他!”

    与使团大队分开后,赵佶心里少了几分约束,也不让钟灵再闷在车厢里,便摆摆手让人牵来一匹马,与钟灵并骑而行,在镇南王府中人引领下,走向大理城。行到半途的时候,早先在上关分别的乔峰也寻了过来。他不习惯大理城外那浩荡的官样场面,因此先跟后队去了营地,事毕后再赶来汇合。

    得知赵佶受镇南王之邀请要住进王府里,乔峰脸上闪过喜色,张了张嘴似乎有些主意却没说出口。赵佶见状,便笑道:“乔兄放心,稍后有了机会,定让你领教一下大理国名动武林的一阳指。”

    乔峰笑着摇头说道:“我只是久仰一阳指的威名,心里存些好奇。那位段王爷武功高得很,若真与他切磋起来,我却没有信心点到即止。若因为小小好奇坏了两国的邦交,那实在大可不必。”

    “这个也不妨,真到了切磋起来,咱们不是大宋的使者,只做两个寻常拜会的江湖好汉,那位段王爷怎样也不可能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吧?”赵佶笑道。

    钟灵听赵佶自比为江湖好汉,又想起在货寨中他翻墙的狼狈样子,顿时忍不住抿嘴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赵大哥,难道中原武林连你这样稀疏的身手都算是江湖好汉了么?”

    赵佶闻言一窘,旋即便瞪眼道:“小丫头,你莫嚣张,待我学成了真正的神功,再来同你比过。若是你输了,可不准哭鼻子。”讲到这里他心中一动,若是去无量山寻找北冥神功,钟灵倒可以做个不错的向导。只要找到了无量剑宗后山上那无量玉璧,剩下的事情就轻松了。

    钟灵闻言后撇了撇嘴:“我的本领虽然不高,但也是打小就练起武功了,赵大哥你要胜过我,就算真得到什么惊天动地的神功,没有三年五载的苦练,你也是打不过我的!”

    一行人谈笑着入城且先不提,先一步回城的段正淳回府后即刻便安排府中迎接端王赵佶。请大宋端王住进镇南王府,这决定是段正淳得了司空巴天石提醒后突然想到的。一路行来,看到国内各部族对大宋使者南来的反应,段正淳越发感觉到这番若能成功接受大宋册封,对皇室而言绝对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扭转当下处境局势的机会。

    虽然一路来,段正淳也从使臣们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得知使团这次的确带来了大宋皇帝册封的诏书。不多段正淳却不会天真到以为此事已经一锤定音,大宋仁宗朝时大理皇室就曾做过一番努力,想要得到大宋皇帝的册封,借着贡献侬智高人头之事狠抛了几把媚眼,可惜当时权臣杨氏阻挠,到最后大宋那位仁宗皇帝只说一句“南疆化外,不暇远略”。皇室非但没有得偿所愿,反而自此与杨氏益发梳理,最终爆发了十几年前那场内祸。

    今次大理国恢复朝贡,也是段家兄弟下了很大决心才决定下来。他们得知大宋在位的这位新皇帝有志于边疆,近年来大宋西北与横山诸羌和西夏之间动作频频,因此段家兄弟才赌上一把,希望能借一借大宋之力抗衡高氏。若此次再无结果,按照目下的局势来看,数年之后,大理只怕再非段氏之国!

    段正淳邀请赵佶只是无奈下试一试,他知大宋礼法严谨,这种于礼不合的安排只怕很难被同意,不想那位端王爷真的答应下来。段正淳自是大喜过望,先一步回府安排,务要让这位大宋端王爷有宾至如归之感。王府中有些摆设不合用,他便直接命人拆掉,转而去皇宫中调集一批禁中御用之物来应急。

    这样一番鸡飞狗跳的布置,自然惊扰到了王府后静修的王妃刀白凤,她虽住在王府里,却仍一身道装打扮,她见王府中忙得一团糟,许多她自己中意的摆设都被拆掉,未免有些不悦,当下便沉声道:“这是在做什么?要把家给拆了么?”

    段正淳回头看一眼薄怒的王妃,趋行凑过去,陪笑道:“竟扰到了你的清静,真是大大的不该!你且去后堂歇着吧,这里的事情也快做完了。”

    王妃却不理段正淳的软玉温存,只是冷着脸说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把家里拆成这个样子!那座石台,为什么要给拆了?誉儿小时候每天都要坐在上面,听着我讲故事。还有那一株……”

    段正淳听王妃指着府中摆设讲起以前一家人快乐生活如数家珍,心里一酸,摊手抓住王妃皓腕,温声道:“凤凰儿,这次回家,你就安心呆在家吧,咱们一家人齐齐整整……”

    “你莫再来纠缠我,我是因为大宋使者到来才住回家里。”王妃手一发力抽了回去,继续问道:“我问你话,为什么要拆掉家里这些摆设?”

    “大宋使团的端王爷要住进咱们家里……”

    见王妃态度依然坚决,段正淳叹息一声,转而讲起了正事。

    王妃听到这话后,眉头皱了一皱:“那使者城里没地方安置吗?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住进家里来?”

    段正淳叹息一声,当下便讲起这当中的利害关系,转而又说道:“凤凰儿你莫担心,那位大宋的端王爷年纪虽然不大,气度却非同寻常,也没有什么纨绔习气,是位极好相处的宗亲。”

    王妃听段正淳讲完缘由,脸色却不甚好,望向段正淳的眼光中也罕见露出关切之色:“时局已经这样艰难了么?不如我再回家跟父亲和兄长商议一下,让他们摆出一个阵势来,兴许能让高侯爷忌惮几分。”王妃母族乃是白蛮大族,在这大理国中也是很有权柄的。

    段正淳伸出手臂将王妃揽入怀中,叹息道:“这些都是小节,现在最要紧是让皇兄成功拿到大宋的册封诏书,如此才能让高贤弟心有忌惮,不会坏了这一番君臣情谊。稍后端王爷驾临,今天晚上我摆出家宴迎接,凤凰儿你便先换下这一身道装来可好?”

    大事面前,王妃收起了小性子,温顺的点点头:“我听你的。”

    顿了一顿,段正淳又说道:“是了,那位端王爷身边还带了一位女眷,有凤凰儿你出面接待,更多几分便利。”

    王妃闻言后却皱眉道:“那大宋来的女子,心性必是高傲得很,我这一生都没走出咱们大理国,只怕跟她也没什么好讲的。”

    段正淳闻言后笑道:“这一点凤凰儿你不必担心,端王爷这位女眷可是咱们大理国本地人氏。”一边笑着,一边将钟灵被误认为刺客等事讲了一遍。

    王妃听完之后,忽然冷笑道:“怪不得这般赞许那位大宋的王爷,原来是物以类聚惺惺相惜。这天下间的王爷,不拘是哪一国的可,可都是一般的**呐……”

    段正淳不想随意讲起一桩事却引火烧身,连忙转移话题,左右观望片刻,开口问道:“誉儿呢?把他叫来我有些事情要交代,那位端王爷与他年纪相仿,彼此之间该有更多话可以聊一聊。若能从端王爷身上学到一些待人接物的法门,往后也能生性许多,不必我再每天劳心劳力的耳提面命。”

    “我的誉儿乖巧伶俐,却不必学你们那些**勾当。”王妃轻啐一声,旋即又奇道:“上午他跟朱四哥出门去,说是要到城外迎接大宋使者?你没见到他?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段正淳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怒道:“这混小子,委实不识轻重大体!这般紧要的关头,他竟也敢胡闹游逛!”

    讲到这里,段正淳沉声吩咐侍卫道:“快去把世子给我找回来,他若不肯回家,给我打断他的腿!”

    ——————————————————

    又一位天龙主角要出场了,天生主角模版啊。。。忽然间好像黑一黑。。。另继续饱含深情的求推荐票,求收藏,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