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灵被侍卫们安排在了赵佶房间跨院的斜对面,这会儿她已经停止了哭泣,眼圈通红视线有些呆滞,显然情绪还是差到了极点。她不是不想离开,只是这跨院内外守卫森严,她只要稍有举动,阴影里就不知有多少刀剑遥遥指向了她。

    一人独处的时候,藏在心里的慌乱和恐惧一**泛起来。钟灵也渐渐意识到这次惹上的麻烦似乎大了些,不只她自己没法子脱身,只怕爹爹赶来救她也救不出,或许还要枉送性命。一想到在货寨中所见宋人劲弩的强悍,钟灵额头上渐渐涌出细密的冷汗,越发后悔,原本已经收住的泪水再次无声滚落脸颊。

    全怪那个可恶的赵十一!如果他不骗自己,一早就告诉自己他就是宋人的使者,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来!爹爹说的果然没错,果然男人生得好看就会有满腹的坏心肠!

    这般一想,钟灵心里越发难过。从小到大,她一直跟着父母过得离群索居的生活,住在澜沧江畔的万劫谷里,没有什么同龄的玩伴或是什么谈得来的朋友。爹娘性子古怪,待她忽冷忽热,小姑娘心里积攒了太多愁绪无人倾诉。跟赵佶相处的时间虽然很短,钟灵却罕有的轻松。这个人嘴里说不着边际的话,玩弄的一些小把戏也都错漏百出,但却是第一个钟灵愿意倾诉心事诉苦的朋友。

    这份偶然得来的友谊,钟灵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很看重,也的确因为寻找不到赵佶没来得及道别而难过不已。她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心里没有半点高兴,反而充满了被辜负了信任的落寞和伤心。

    赵佶站在门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一直在观察小姑娘的神情变化。他见钟灵发愣片刻后又默默流泪,模样煞是凄楚,心里对小姑娘的不满便淡了几分。他见过钟万仇在酒楼里一言不合动辄拔刀,这小姑娘闯进关中来虽然鲁莽,但讲到底,生父生而不教,养父教不得法,终究对世间险恶认识太少。

    轻咳一声后,赵佶走进房间里站在门口道:“钟灵姑娘,你还在恼我骗你?方才凶你?”

    听到赵佶说话,钟灵娇躯颤了颤,转头看他一眼,旋即便将身子转到另个方向,也不跟他说话,只是泪水流淌的更猛烈些。

    赵佶有些讪讪坐在钟灵斜对面,说道:“那天我没跟你讲明自己的身份,确是我的不对。我听你说要教训大宋的使者,本来打算要讲出来的,可是你爹爹赶过来,却没机会再跟你说。方才在那宴席上我凶你,一半是做给别人看,你伤了人家那么多人,我总要拿个姿态出来。至于另一半,确是有些不满你的举动。你一个小姑娘潜进这雄兵把守的关隘里,太任性了些。就算没有被抓住,磕磕碰碰受了伤,也是自己身上疼痛,让关心你的人难过。这次要不是我在场,事情就完全不好收场了……”

    “我不要你管……我自己死了活了,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半点关系也没有!”听到赵佶的话,钟灵哭声顿时大作,捂着脸悲声道。

    赵佶没想到钟灵反应这般激烈,心念一动,继而问道:“难道咱们分别后,你爹爹又责骂你了?”

    听到这话,钟灵哭声益发大作:“镇北关要接待宋人使团,不让人随便出入,我跟爹爹被拦在了关外……爹爹他心情不好喝醉了酒,打我骂我、说我是养不熟的狼崽子……骂我翅膀硬了,结识了、结识了外面的野男人要害他性命……我就要进关里来,死在这里,瞧他后不后悔……”

    听到钟灵哽咽话语,赵佶心里也窜起一团火气。他大概明白钟万仇之所以心情欠佳,多半还是因为关里的段正淳,却将怒火迁到女儿头上,讲这样的话,委实太口不择言了些!这钟万仇既然甘心做个接盘侠,却又自己纠结着看不开,与其煎熬得这般痛苦,为什么不放开手来彼此都解脱?又或者寻个机会,干干脆脆跟段正淳分个生死高下。这一场乱七八糟的纠纷里,为什么要独独苛责半点错处也无的小姑娘!

    有那么一会儿,赵佶真想转头去找段正淳,让他自己处理这一桩麻烦。可是看到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心里终究有些不忍。坐在一边见小姑娘一时半会没有停止哭泣的意思,思忖了片刻,他才开口问道:“你的貂儿呢?要不要出去找找?可不要被人抓住给炖了。”

    虽然明知赵佶是在分散她的注意力,钟灵终究还是有些担心,擦一把眼泪,走到窗前轻咳两声清清喉咙,然后撮唇发出一个低沉尖利的声音。过了大半刻钟,忽有一道灰白影子从窗外窜进来,冲进钟灵怀中,正是那闪电貂。怀抱着那貂儿,钟灵眉眼之间才露出些许暖色。

    “王爷……”阴影里侍卫们看到一个东西冲进房中来,低呼一声示警。

    “没事的。”

    赵佶回了一声,然后又转头望向钟灵,笑道:“你这貂儿果然厉害得很,伤了那么多人,自己还有本领逃掉藏起来。”

    “我早说过,我的貂儿毒得很……”钟灵快嘴回了一句,旋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沉下脸来说道:“我又不像某些人,满足大话,讲出什么就是什么!”

    赵佶拱手道:“这桩事,确是我的不对,这里郑重跟钟灵姑娘你道歉。你若还是不满意,索性让你这貂儿咬我一口吧,也算不虚此行。不过,须得你身上带着解药,若不然,我可受不住你这貂儿的毒。”

    大哭了许久,钟灵心中抑郁已经消散了大半,心气也平和下来,听到赵佶道歉,沉默片刻后才说道:“你老实跟我说,那天要是我爹爹没过来,你真的会告诉我你就是大宋的使者?你不是存心骗我的,我才肯再跟你做朋友,才肯再叫你赵大哥!”

    赵佶点头道:“这是自然了,我听说你要教训大宋的使者,要让这貂儿咬上一口,心里慌得不得了,还想要讨饶呢,怎么还会隐瞒!不过话说回来,钟灵姑娘你这次进了这里来,难道真想让貂儿咬我一口?”

    “算你了!”

    听到赵佶的话,钟灵终于释然,而后便摇头道:“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不过那天看到你手下的弩箭那么厉害,心里想着那大宋使者的护卫肯定更加了不得,可不要伤到我的好貂儿。所以,我就在关外买了一包巴豆粉,想要找机会……”

    讲到这里,她的话音低下来,却是想到自己算计许久要对付的可不就是眼前的赵佶。一时间说不下去,拍拍手不再说话。

    “肯动脑筋是好的,伤了貂儿不好,伤了我也不好,伤了别人也不好。”赵佶又说道:“被你这貂儿咬伤那几个人,他们抓捕你,那也是职责所在。钟灵姑娘你大人有大量,肯否不计前嫌,给他们一份解药?”

    “我不是大人,我是小人……呸,我也不是小人!总之我是不会给的……”讲起这个问题,钟灵脸色又沉下来:“他们抓住我那是我本领不济,不过却说那些……说……我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要他们痛上几天!”

    见钟灵一脸脑色难以启齿,赵佶也多半明白那些人该是说了什么轻薄话语,令小姑娘羞恼不已。左右也不是自己的部属,赵佶只随口一提,接着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如何?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去找你爹爹?”

    “我不要!”钟灵听到这话,忙不迭摇头:“我现在看见爹爹,心里就难受。我不回去了,你不是要去大理城么?带着我去吧,以前爹爹不让我去,现在我偏要去。我也不麻烦你,到了大理城玩够了就自己离开。”

    见小姑娘态度坚决,赵佶叹息一声,缺乏家庭温暖的小孩,心里就是叛逆啊。也罢,且先留下来吧,总比让她自己一个人在外游荡的好。若真有不方便的地方,再交给她亲生老子段正淳就是了。

    安顿好了钟灵,赵佶回房去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段正淳与高升泰联袂来访,商议何时启程,竟还颇为体贴带来几个乖巧的侍女。赵佶也都收下了,使团中独独钟灵一个女孩子本就不方便,况且段正淳准备得再体贴,赵佶也不会承他什么人情。

    经过一夜,钟灵虽然犹自忿忿,也还是给出了貂毒的解药药方。

    再次上路,赵佶没再与段正淳同车,而是坐在了给使团安排的车架上。至于钟灵,则连同段正淳送来的侍女,一共安排在另一辆车上。赵佶心里虽有些恶趣味,却不想钟灵身世明了后,再惹来段正淳赶去汴梁城跟自己打什么口水官司,虽然这会儿已经给人误解了,但还是尽量避嫌一下吧。

    使团中离奇的多出一个女子,其余几位大宋的使臣倒也没有什么不满,这亏了蔡京跟他们解释一番。无论如何,总算波澜不惊的继续上路,也是好事一件。

    乔峰虽然好奇,却也没多问,那天在货寨遇到的那桩事令他颇有余悸。

    一路南行,再无波澜。若说有什么事,那就是大理境内各部族得知宋使南来,纷纷蜂拥而至,虽然目的如何不好推断,但对大宋使者的欢迎那是溢于言表的。如此热闹的景象,不免让别有怀抱的高升泰心情有些欠佳,不过他却也无可奈何,大理国朝廷对境内各个部族的约束并不很强,他也不敢犯了众怒拒绝这些部族来拜见大宋使者。至于段正淳心里则隐隐有些欢喜,他也未料到大宋使者竟然这样受欢迎,看来回去有必要跟皇兄商议一下加深与大宋的往来,不失为一个制衡高氏的良策。

    又往南行了十数日,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大理城。

    ————————————————————————

    感谢大家的支持,其实很想庄重的ps一下,可是这两天邪门了,作者专区频频崩溃,往往情深意切写半天,一上传网页崩溃了。。。郁闷到死,每天传章节都要话将近一个小时才能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换了系统的原因。。。总之,多谢大家了。。另外就是,希望大家能准备好凌晨的推荐票,继续带我飞翔。。。多谢多谢多谢。。。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