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升泰只是听兵将简单汇报,具体情况却不甚明了,听到赵佶发问,不禁微微错愕。而一边的段正淳见状,则吩咐士兵道:“将那刺客带过来。”听这位端王语气,事情似乎有些转机。况且刺客已经被擒住,如今席上还有诸多武功高手在,也不惧会生出什么乱子。

    过不多久,一名被绑成粽子一般的少女被架了上来,正是小姑娘钟灵。虽然已经被擒住,脸上却没有多少恐惧之色,且还不断挣扎着扭动身体,模样显得有些可怜。

    待见到刺客竟然是这样一个清丽可人的小姑娘,席上众人脸色皆变得古怪起来。许多人都禁不住望向那脸色涨红的善阐侯爷,这样一个娇滴滴、瞧来完全无害的小姑娘竟然当做刺客,太离谱了吧!

    高升泰恼羞成怒,沉声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兵将们惶恐下拜道:“回禀王爷、侯爷,刺客正是这小丫头,她混在侍女队伍里企图冲到前边来,被巡查的管事察觉后盘问之下露出破绽来,接着便出手伤人打伤了数名兵丁,下手颇为狠辣。而且她身上还带着一只毒性甚烈的貂兽,凭她口里发出声响来控制,追捕的时候有多人都被咬伤中毒……”

    为了证明此事并非自己安排,高升泰又仔细盘问了数名兵丁,甚至派人将受伤中毒的兵丁抬上来。众人那些受伤兵丁脸色灰白,伤患处涌出乌黑腥臭的血水,显是中了甚烈的恶毒,这才相信那地上看似无害的小姑娘竟然有这般令人不寒而栗的歹毒手段。

    从钟灵被押上来,赵佶嘴角就噙着一丝苦笑。他只道这小姑娘说要教训宋使只是小孩子的气话,却想不到她真的够胆量潜入进来。只是这时机差了些,若叫高升泰借此发挥,将使团给拖在这镇北关,却是不妙。说实话,赵佶原本对小姑娘不乏好感,可是看到被闪电貂咬伤那几人凄惨模样,心中却有些不忍。女孩子或有一些小任性也无伤大雅,但若因此就罔顾人命,那就实在大大的不该。

    养不教,父之过。赵佶看了段正淳一眼,见他只是沉着脸不说话。罢了,且先保下这小姑娘再说罢。左右伤的也不是自己的人,就算全都死掉了,那也是段正淳的罪过。

    一念及此,赵佶站起身来,环揖一周道:“诸位,抱歉了。这女子乃是小王旧识,这当中或有些误会罢。”

    听到赵佶这话,场上众人表情皆变得精彩起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堂堂大宋的王爷竟会识得一个女刺客。赵佶那几名贴身的侍卫倒认出了钟灵的模样,只是那天在货寨里赵佶跟钟灵讲了什么他们却不知,见到这女子出现在此地,只当是对王爷情根深种一路追踪来,因此神色间便生出了几丝促狭笑意。

    正在堂下挣扎的钟灵陡然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转头往上方看去,待看清楚赵佶后一双眸子顿时瞪得滚圆,原本挣扎的动作也僵硬下来,因为嘴里塞着东西,只在喉间发出呜呜的声音。但看她这反应,应是认识赵佶无疑的。

    虽然众人对当中隐情一头雾水,但刺客竟然是大宋王爷的旧识,自然不好再苛待。段正淳摆摆手道:“且先把这位姑娘放开吧。”

    旁边兵将有些犹豫道:“王爷,这女子驱兽的本领……”

    “不妨事,且让小王先跟她说几句。”赵佶接口道,同时走下席位来,站在钟灵面前,叹息一声道:“钟灵姑娘,咱们又再见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下钟灵嘴里塞着的那团东西。大口喘息几次后,钟灵才盯住赵佶问道:“赵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听这一番对话,众人也终于确定这两人是认识的,虽然心中有些不乐意,但大理国的兵将还是上前为钟灵松绑。

    既然将事情揽下来,自然不能没个交代,赵佶又连连对那些受伤的大理国士兵们拱手致歉。只是道一声对不起,便将这笔帐记在了段正淳头上。高升泰却不想此事就此揭过,开口道:“端王爷,此事内中详情,不知是否方便告知?这、这姑娘即是您的相识,为何又要出手伤了府中兵将?”

    赵佶也正为找个说法而犯愁,听高升泰问起来,还没想出一个解释,那边钟灵终于瞧明白了,指着赵佶大声道:“原来你就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个大宋王爷!原来你在骗我……怪不得我去宋人商团里找不到你,原来你……”

    几名侍卫恐怕这钟灵再喊出什么话来,暴露出王爷的什么**勾当,连忙将钟灵扯到一边去,不让她再叫嚷。只是刚才那颇能引起人遐思的几句话却传遍场中,众人也都有了自己的猜测,多半是这位大宋王爷招惹了人家女子,如今被寻上来。那颇有这种经历的段正淳自是脑补的更加具体,明白这些事情很难拿到台面上来讲,当下便对高升泰说道:“高贤弟,既然是误会一场,依我看,这件事也不必再深究了,就此揭过吧。”

    高升泰心里虽有老大不乐意,却也不敢再坚持下去众目睽睽下给大宋的王爷上眼药,只低头道:“可惜了这些受伤的兵将,都是军中好汉子……”

    听到这话,赵佶也转头对钟灵说道:“身上有没有带的解药,给人治伤要紧!”他本就不喜钟灵随意伤人,语气不免就严厉一些。

    钟灵尚对赵佶隐瞒身份这件事耿耿于怀,听到他语气严厉,登时将头一偏,赌气道:“你骗了我,还来凶我……我不,我偏不……”

    “别胡闹,到底有没有解药!”眼见钟灵还在胡搅蛮缠,赵佶也没了耐心,脸色一沉顿喝道。

    听到这呵斥声,钟灵身子一僵,旋即竟捂着脸呜呜哭起来:“你说跟我是朋友、可是你骗我……那天我又去找你还东西却找不到,我难过了好久……原来你就是大宋使者……他们追我赶我,还、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就不给……偏不给!”她终究只是一个小姑娘,虽然有些胆量和任性,但在这陌生环境里被擒住,心里终究还是慌张的,加上发现新交的朋友瞒骗自己,更有一种众叛亲离的苦楚,这一哭起来,竟是再也收不住。

    见小姑娘哭泣不止,赵佶有些为难了,不知再怎么做。段正淳对女人最是心软,听到这凄楚啜泣声心中已经有些不忍,他离席查看了一下受伤那几人的伤势,用醇厚内功并一阳指截住毒血的蹿行蔓延,防止伤势继续恶化,旋即才转头对赵佶说道:“端王爷不必心焦,疗伤驱毒大可等到明天。今日招待不周,当真失礼。不如早早休息,明天才有精神继续赶路?”

    与段正淳自然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赵佶点头应了一声,眼见到小姑娘还在哭泣不止,益发觉得难办,便命人先将她带下去安置。

    宴席就这么散去,赵佶要回去休息之际,却被蔡京唤住,低声问道:“王爷,那女子……”

    赵佶明白蔡京的意思,便回道:“确是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却也没太深厚的关系。不过一个胆大妄为的小姑娘罢了,也不必因为她耽搁了咱们的正事。”

    听到这话后,蔡京才点点头,说道:“王爷以大局为重,不惜为国事自污名声,稍后我会与同僚们解释一番。只是,接下来那女子要如何处置?”

    赵佶听蔡京这番话不乏为自己开脱的意思,同时也隐含规劝意味,当下便说道:“学士请放心,我与这女子也无太深纠葛,稍后几日南行路上,寻个机会送走便是了。”

    见赵佶的确很清醒,没有沉湎女色而不自拔,蔡京才放心下来。大宋士大夫们的观念很特别,若是寻常时节在大宋国内如何孟浪举动那也只是风雅,但赵佶这一桩事若传回去,那就是结结实实的污名了。他既然看好赵佶,自然不愿瞧着赵佶在这种小节上犯了糊涂。

    应付过蔡京后,赵佶才转身走向大理官员安排的住处。只是一想到还要面对钟灵那小丫头,不免有些头疼,要不干脆把人送到她亲生老子那里?

    一想到刚才段正淳瞧他时那惺惺相惜的眼神,赵佶就不免恶意想到,若段正淳晓得了钟灵小姑娘与他的关系后,不知还会否拿这种眼神来瞧赵佶?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