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辇内空间不小,摆得下一方案几,数人团坐都不显局促。段正淳很热情,从上车开始就没有住口,一边询问赵佶沿路见闻,一边缅怀自己年少时前往大宋游学的时光。他言语风趣,简单事情也能描述得妙趣横生,因此并不给人喋喋不休的感觉。

    一边与段正淳交谈着,赵佶也一边暗暗审视这位段王爷。

    在出使大理国之前还有这一路上,赵佶也做过一些准备,对大理国加深了一些了解。整个大理国,主要由白蛮和乌蛮构成,而皇族段氏一家属于白蛮。至于常人印象大理段氏属汉人一脉,又或祖上属于汉人,其实并无太大意义。左右他们做了一国君主,也不可能举国归降大宋。当然这或白或黑指的是他们各族服侍颜色,却非人真的或白或黑。

    前些年大理发生内乱,白蛮权臣杨义贞弑君自立,多亏了乌蛮首领高氏一家出兵平叛,段氏一族才能重新得国,而那倒霉的四大恶人延庆太子也就是在这场兵灾劫后余生,其实跟如今在位的段家两兄弟干系不大。不过高、杨两族乃是大理立国之初就有的权臣世家,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无论哪个作主,反正都是将段氏皇族架在空中阁楼上,实权几乎没有。

    这一点,从来迎接使团的段正淳和高升泰不同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段正淳态度热情无比,看得出是真心为大宋使团到来而感到高兴。而高升泰则兴致乏乏,很明显不甚上心,甚至还隐隐有些戒备。若这次大宋出使与那皇族段氏达成某种默契,对如今当权的高氏而言,并非一件好事。仁宗朝大宋军队的悍勇,许多上了年纪的大理人如今想起来尤有余悸,若大宋真的出兵扶植段氏一家,对高氏而言,不吝一场劫难。

    虽然段正淳在赵佶面前谈笑风生,没有流露出什么奇异的神色,但皇族段氏一家目前在国中的窘迫,还是可以从别的地方窥出端倪来。比如说高升泰的善阐侯爵位,善阐就是后世的昆明,常年四季如春,也算是大理国最好的一块土地,向来是皇族的自留地,如今却被高氏霸占,可见皇族式微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抛开这些国势上的波诡云谲,如果单从江湖人角度来看,这段正淳还是相当有魅力的,气度雍容,待人和气。从乔峰眼中隐隐的赞许之色就可以看得出,这位大理段王爷跟江湖上传扬的名气大抵还是相符的。

    赵佶打量段正淳的同时,段正淳也在观察赵佶。他见这位大宋的端王爷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跟自己儿子段誉差不多,但是待人接物、为人处事方面却已经很成熟,自有章法,相比而言,自家儿子委实还太稚嫩,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心里也不由得感叹,盛名之下无虚士,大宋国富民强,远非小国寡民的大理可比,单单从皇室子弟的教育方面就分出了一个高下。

    至于坐在赵佶身边的乔峰,段正淳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因为出入使团,乔峰换了一身普通的侍卫军服却没穿丐帮的衣服,表面上瞧来一切寻常。但是乔峰一双眼睛转过来的时候,虽然神光内敛,却令段正淳警兆陡升,倒不是说乔峰对他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练武之人那种玄之又玄、近乎直觉的气机感应,令段正淳觉得这位侍卫本领不凡,只怕还要强过他几分。他虽是皇室出身,但身上也颇有些江湖人的习性,见到一位高手,总下意识想要切磋比较一番,只是对方乃是大宋端王的贴身护卫,而且瞧端王对此人甚是礼遇。因此段正淳这念头也只在心里打转,不好流露出来。

    大理国境内多山,难得有平缓道路,但在起伏不定的山岭之间,偶尔会有一片平坦的土地出现,高山融雪冲刷下来形成河流,倒也肥沃。如今正是草木茂盛,万物欣欣向荣的盛夏时节,阳光下这些平坦的坝子在群山环绕之间自是别有一番趣味,美不胜收。

    段正淳见赵佶一路频频望向车外景色,便笑道:“端王爷久居汴梁,天下第一等繁华都邑,该是对大理此域清寒景致有些不适了?”

    听到这话,赵佶转回头来笑道:“段王爷过谦了,久居东京,自是感叹人力无穷,尘世繁荣。不过来到这大理,所见却是天地伟力,鬼斧神工,颇让人有出尘脱俗的意趣。如此出尘之地,该有出尘之人国之,如此看来,大理得国享国,也该是得了佛家‘宿缘’的说法。”

    虽然大理皇室素来有礼佛的传统,段正淳对佛家一道却不甚感冒,哈哈一笑带过,便又讲到别的问题上。只是他们两人一个称呼“段王爷”,一个称呼“端王爷”,虽是一本正经的交谈,听来却总不免引人发噱。旁边的乔峰听得久了,嘴角也挂起一丝淡淡笑意。若换个心性活泼的人过来,只怕就要捧腹大笑了。

    入暮时分,一行人终于到达镇北关。此地守将早得到命令准备迎接大宋使臣的仪仗并宴席,也有附近蛮族闻讯自发赶来,自又是一番热闹景象。

    入了关后,赵佶与蔡京碰面,简短交谈几句。蔡京正色对赵佶说道:“王爷,这大理国形势瞧来好像比咱们预期中还要复杂一些。那位善阐侯高侯爷,这一路行来,言谈举动之际,似乎颇有些别样的念头……”

    赵佶点点头,出使异国兹事体大,他们来之前对于大理国自然也做过一番研究,只是双方之间不通音讯久矣,所知皆是片面。不过蔡京自有变通大才,这方面也不须赵佶来操心,只说道:“该要做什么说什么,蔡学士来拿主意就是了,小王自然无不遵从。”

    蔡京叹息一声道:“咱们小觑了大理国君臣之间的纠葛,如今我只盼不要出什么意外,咱们能够顺利到达大理城宣旨抚慰一番,顺顺当当的完成这趟差事就好了。”

    赵佶听到这话,不免有些意外道:“学士的意思是,莫非那位高侯爷还有胆量阻挠咱们前往大理城不成?”

    “那高升泰未必有这胆量,不过不可不防。两国往来之间,任何丁点疏忽,都有可能酿成大事。”蔡京凝声道,原本以为一件简单差事,如今看来却似乎将要有些变数。此番出使乃是皇帝与新党极力倡导之事,若出了岔子,不只会影响到朝廷的威仪,只怕新法推行又要生出波澜。因此,蔡京心里的压力还是极大的。

    有了蔡京的知会,接下来的宴席上赵佶自是加倍留意小心观察,益发察觉到大理君臣之间的貌合神离。甚至在段正淳祝酒题辞之时,高升泰都屡屡有打断的举动,竟然半分也不顾忌席上还有宋使在场。而其余大理国臣属对此也没有多么惊诧反应,想来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至于段正淳虽然也借着笑言调侃掩饰尴尬,但任谁都瞧得出言谈之间的乏力苍白。就连乔峰都在赵佶耳边低声道:“如此闷气王侯,实在不如抛开这些虚无繁华,做个自在隐士……”

    赵佶闻言后只是笑笑,世事往往难如人意,大半时候虽然前进一步艰辛无比,但有时候纵使想退下来,却也很难如愿。如大理国历代皇帝不乏退位避世为僧,想来也不乏这方面的原因。实在这大理国立国之初便有权臣把持朝局,纵使皇帝想有一番作为那也困难得很,这高氏一家更是一直到大理亡国都把住权柄,也算某种程度上的有始有终了。

    宴饮渐近尾声,接下来不免谈起使团接下来的行程安排。这个问题上,段正淳与高升泰又产生了分歧,段正淳觉得早早将使团接到大理城去接待安顿为上佳,不过高升泰却说使团远来,还需在镇北关多休整一段时间,也能让大理城做更周全的准备。

    这方面,赵佶得了蔡京的提醒,自然倾向于段正淳的提议,便说道:“小王与众位学士身负皇命而来,不敢图一时安逸却耽搁国事。还是在此休整一夜后,明天便即刻上路吧。”

    高升泰在国内虽然跋扈,却不敢公然违逆大宋使者的意愿,闻言后虽然有些不喜,但也只能点头应下来,言道即刻就安排起来。

    正撤席之际,后堂里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高升泰起身询问兵将,旋即脸上露出微不可查一丝喜色,而后便沉下脸来返回席上说道:“不想竟有刺客潜入关内,后堂兵将被伤了数人,方才擒下那女刺客。只是这刺客是否还有同党却未可知,依下官之见,还要仔细搜索彻查一番,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再请大宋天使前往大理城。”

    在宴请别国使者的宴席上竟然出现这种疏漏,本是一件极丢脸的事情,可是高升泰却因找到机会阻止使团上路,竟然半点也不顾忌就在席上讲出来。这话一出口,段正淳与蔡京脸色都沉了一沉,而赵佶则目露思索之色,开口问道:“那刺客是个女的?是个什么模样的女子?”

    ————————————————

    作者专区死进不来,搞了一个多小时,郁闷郁闷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