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马脸汉子钟万仇的叫嚣,赵佶眸子登时一亮,赶了这么远的路,总算遇见一件令人精神一振的事情。

    乔峰视线则落在被钟万仇砍去一角的桌面上,神色同时微微一凝,低声对赵佶说道:“这姓钟的汉子臂力不弱,看来刀法颇有几分火候。”

    赵佶循声望去,见那桌子断面光滑得很,没有什么毛刺之类的残留。近来他常与乔峰讨论武功之事,身边的侍卫们偶尔也露上一两手,因此眼力也渐渐养了出来。看到那木桌断面后,已经知道这钟万仇果然还是有些本领的。一刀造成这样的效果,已经不单单是蛮力能够做到,想必内功也是有几分火候的。虽然这钟万仇在武林中只是一个龙套角色,但想来对付自己那也是轻而易举,杀人不用第二刀的。

    与钟万仇对面而坐那名中年人脸色却无甚变化,只冷笑一声旋即便也站起身来冷声道:“你马王神纵有三只眼那又如何?此地却非你那万仇谷,若要逞威风,那是找错了地方。瞧在过往交情上,钟兄弟,做哥哥的劝你一句,和气生财。你在这里逞凶,我也不会怕你,左右价钱已经开出来,你若是不愿意,便把货继续往南拉去丢进澜沧江我也管不了。若真动起粗来,磕磕碰碰在所难免。若伤到你家那如花似玉的世侄女,老霍这个鬼样子,可生不出个一般模样的女儿赔给你。”

    这一番话,夹枪带棍,毫不示弱,尤其最后那一句,更是映射钟万仇这个丑样子生不出那般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女儿。

    此时酒楼大堂里客人不在少数,听到这番话后,也都忍不住望过去。只见那钟灵生得明眸皓齿,清丽无比,一双灵动眸子好像晶莹璀璨的宝石,一眼望去仿佛晨间带着雾气的微风扫过心底,许多萦绕心头许久的烦绪都为之荡然一空,确是一位娇俏可人,一眼就能让人生出好感的漂亮姑娘。

    而反观钟万仇,长长一张马脸,眼珠子高得几乎顶在脑门上,鼻子嘴巴却紧凑在一起亲密无间,因而这一张脸上在眼镜和鼻梁之间有大片留白,模样之古怪,引人发噱。

    如此一对父女,任是哪个人瞧见了都要生出几丝怀疑。就连乔峰这种难得忠厚之人,脸上都流露出一些狐疑之色。

    那钟灵一时间想不透霍三泰这话中满满恶意,但见酒楼里众人皆望向自己,也知这话非是什么好说辞。她俏脸一红,指着那霍三泰大声道:“你这人莫嚣张,待会儿我爹爹把你打痛得哭起来,瞧你羞不羞!”

    “死丫头,住口!”

    钟万仇脸色铁青,对着女儿爆喝一声。霍三泰这话正触犯了钟万仇的逆鳞,令他益发火冒三丈,双臂一振,大刀便嗡嗡鸣着向那霍三泰卷去,周身激荡的气劲震开身遭一周的杯筷碗碟,威势煞是惊人。

    酒楼中众人见真的打起来,绝大多数怕被殃及池鱼,快速退出了酒楼,也有几个天生大胆之人却不畏惧,只是挪步到大堂边角里,拍着桌子怪叫助威。而那钟灵因被爹爹劈头盖脸骂了一句,眼圈泛红,小脚一跺转身奔了出去。

    赵佶见钟灵离开,也没心思再看两个大汉的厮斗,便在众人簇拥下走出了酒楼。到了街面上,他左右一瞧,见一抹绯色消失在南面街角,他心中一动,便举步跟随过去。

    此地距离大理国镇北关已经不远,因此出入货寨蛮夷部族中人相当多。这当中也有许多夷族女子,穿戴着迥然不同于中土的衣饰裙装,鬓间颈下搭配点缀着诸多银片饰品,在阳光下光彩生辉,婉约中透出一股爽朗。赵佶等人穿街过市,一身宋人的打扮很是显眼。一些夷族女子见到赵佶风度翩翩,儒雅俊朗,而身边的乔峰也仪表堂堂,英武不凡,完全不同于她们平日见惯了的本地粗鄙汉子,不免多看几眼。更有一些热情的,便将手边轻巧饰品轻抛过来,嘻嘻笑笑,颇得几分掷果盈车的古韵。

    如此热情的表示,颇令没有领教过的众人消受不起。那些侍卫们自是嘻嘻哈哈的回应,可是乔峰内外俱是君子,却做不出什么轻浮表情。他手眼敏捷,探手接住一名女子抛来的金丝珠花,只觉入手颇沉,该是极为珍贵的物件,踟蹰片刻,便捏住珠花走向那女子,单手捧住递了回去。

    那妙龄女子见乔峰走向自己,清泉般水汪汪的眸子登时一亮,玉般莹润的脸颊上飞起两片绯红,却没了方才手抛饰品的豪迈。待见乔峰将自己的递回来,脸上益发娇羞,却不接那饰品,却将娇躯一拧,乳鸽投怀般扑向乔峰。乔峰见状,忙不迭退一步,眼见那女子要跌倒在地,下意识伸手扶一把,不料那女子攀着他的胳膊撞进怀里来。

    这时候,有熟悉此地风俗的侍卫高声道:“乔大爷,此地风俗是您若将物什还给那女子,那就说明您是瞧上了这女子,准备做一夜入幕之宾,结一段露水情缘。”

    乔峰自幼少近女色,又料不到此地女子豪爽作风,猝不及防下被个女子袭身,已经倍觉尴尬。待听到这话,脸膛更是涨得紫红滚烫,他用巧劲荡开那女子,珠花轻轻抛回去,旋即却用了高明轻功,双足一顿直接翻身而起,远远荡出去,半空中朗声对赵佶说道:“我且先走一步,回营等候。”

    情急下展露出这手非凡本领,乔峰虽然已经远遁,却引起一连串惊呼喝彩声。而方才吃了乔峰豆腐的那女子则一脸哀怨,顿足不已,至于被乔峰还回来的珠花,则看也不看,随手就给抛在地上,看来也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女儿。

    眼见乔峰被个女子逼迫得落荒而逃,赵佶不禁莞尔。他见那女子虽不是倾国倾城的容貌,但却也娇媚动人,尤其那一脸失落之色,瞧得出该是对乔峰分外心动的。一时间赵佶倒动了念头要不要把这女子带回营中去,帮乔峰牵线经历一场了无痕迹的异域春-梦。不过这也只是随便一想,这种玩笑,乔峰应该是不喜欢的。

    又继续前行片刻,赵佶在货寨南面的寨墙上看到了飞奔出来的钟灵。小姑娘坐在寨墙上,穿着一双小牛皮靴子的的双腿一荡一荡的,看着倒是有几分悠闲,只是小脸上却无甚笑容。

    赵佶一路走过去,从地上仰头望向坐在墙头上的钟灵,笑问道:“姑娘,寨墙这么高,你是怎么爬上去的?”

    钟灵低头看一眼赵佶,对他这俗套至极的搭讪却不感冒,只将嘴角一撇道:“我能上来自然有自己的本领,只是为什么要告诉你?”

    赵佶袖手站在墙下,继续笑道:“你若是肯告诉我,我也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怎么样?”

    “谁要听你的鬼事情,我自己待在这里散散心,你莫来烦我。否则,我可对你不客气了!”钟灵一脸不悦,垂头望着赵佶说道:“瞧你这样子,倒想我跟爹爹往大宋去见到的那些大官家的儿子差不多。我爹爹说过,男人生得越好看,肚子里的坏心肠就越多。特别是什么官府和王爷!”

    听到这话,赵佶嘴角一抽,心道这钟万仇果真是有痛彻心扉的领悟,才有这样一番透析到本质的认识。不过听小姑娘娇憨清脆的声音讲起来,他心里还是生出几分拐骗小萝莉的罪疚感,不过片刻后又开口道:“你拉我上去,我变个戏法给你看,反正你自己待在上面也无聊。我可是很厉害的,虽然以前没见过,却能猜出你的名字叫钟灵。”

    “你吹牛罢!莫以为刚才酒楼里人多我就没看见你,你听见我爹爹唤我,猜出我的名字来又有什么出奇!”钟灵一脸不屑道:“你真有本领,就不要别人帮忙,自己上来。若是上不来,也只是个胡说八道的骗子,我也不瞧你那什么戏法!要是你还来纠缠我,我可要放貂儿咬你了。我的貂儿毒得很,咬死了你也不必要第二口!”

章节目录

君临天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低调椰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低调椰子并收藏君临天龙最新章节